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148章 撕碎了一般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831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时候,金嬷嬷眼中闪过一丝怜惜,只是却把目光落在了窦弗身上。 “别以为就你那点修为就能纵横九州了,当年蔚衍何等修为,最后却不也是死在了那密室之中?这九州大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个长孙繁漪你们就不是对手,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有什么不可以的?” 没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活着的珍贵。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经历过生死?”叶墨冷笑一声,“窦弗,我给你机会,说得清楚,你还是我叶墨相信的人,说不清楚,那你还是你窦弗,与我叶墨再没半分关系!” 窦弗闻言却是身躯一震,看着叶墨却不知道......


    上二章提要:...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也罢,这条命本来就是你救了的,任你处置就是了。” 叶墨看他一副很不乐意的模样,不由笑道,“杨焕,你可别是真的喜欢上了我,所以才不敢的吧?” 殊不知,桓帝闻言却是脸色不变,只是一如既往的神色,“我只是不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而已。” 而且,我也不希望你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 叶墨一听就知道他话里的涵义,还有那没说出口的话,顿时兴趣缺缺,看也不再看采薇宫那边,便往外走。 “但是,你想怎么离开呢?长孙玲珑尸骨未寒,太后那老……又金蝉脱壳,你不如也驾崩好......


    上三章提要:...个女人的话却不愿意跟随自己了? “她没有给我灌迷魂汤,只是告诉我好男儿志在四方,父亲当年知道我心高气傲不让我进入仕途,一则是怕我耽误了苏氏一族,另一方面则是担忧我刚毅易折。如今父亲死了,我要承担苏氏一族的荣辱,我希望延昭你能理解我。” 杨延昭闻言笑了起来,“莫非你觉得我是容不下你吗?阿程,你我一起长大,比之那些青梅竹马又如何?你竟是觉得我没有容人之量?容不下你苏氏一族的繁荣?” 苏程却是点了点头,“是,自从那日起我就确定,就算我一开始襄助了你,将来我也是必死无疑的。你能苦心孤......


    上四章提要:...“还真是废物。” 看到小白没出息的模样,长孙繁漪却也是诧异了一下,没想到当初纵横大荒境的主人如今竟是沦落到这地步,不由让她一时柔情百许,可偏偏又不知道该到底怎么述说,只是紧紧盯住小白一字一句道,“主人你放心,白芷那贱人加诸于你身上的痛苦,终有一日我飘蓝定会施与其身。大荒境的真神,哼,终有一日会成为我们魔的天下!” 小白看着这几乎变形了的美人,小心肝跳呀跳,到最后不由的平静了下来,可是该怎么办却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白芷和飘蓝这两个名字它竟是觉得异常熟悉? 长孙繁漪看小白沉思状,不由笑了笑,缓和了脸色道,“主人你且放心,这里不过是一群小孩子在胡闹,既然那丫头照顾了主人那么久,属下饶她一命就是了。” 切,我主人还用你饶?小白不屑的瞥了一眼长孙繁漪,可是心里想念的却是该怎么逃出这女魔头的魔爪。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小白斜了一眼,看到的却也算是一个熟人,这不就是太后......


    上五章提要:...叶墨觉得害怕,却不知道到底在害怕些什么。 看着昏迷中依旧昏睡不醒的人,那一袭白衣似乎更加惨白,只是看着金嬷嬷的脸却是笃定的。 “我照顾她自是应该的。” 金嬷嬷听到这话却大笑了起来,声音无比的干涩,“九州第一刺客什么时候成了老妈子,窦弗你不觉得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格外可笑吗?” 金嬷嬷指着躺在床上的叶墨道,“她的夫君不照顾她,她的丫鬟侍女不照顾她,窦弗,我倒是诧异你什么身份,竟然说出这话?” 铜盆中的水忽然溅出了一些,窦弗稳稳站住身形,却是径直往外走了出去,“我答应过......


    上六章提要:...望,还是伤心?”叶墨笑了笑,她的确不想失去澈丹这个朋友,或者说因为之前的生死与共,她对这个小和尚早就多了几分喜欢,而澈丹却又是不要求任何的信任自己更让叶墨觉得暖心,以致于对这个毫无关系的小和尚,她向来在乎。 “澈丹,我的生活注定是这般的,若是不能接受我可以送你离开,想要多少好吃的我都能给你足够的金银,只是我的生活却绝不会因此而改变的。” 她的人生在断肠谷开始的时候就注定充满了阴谋诡计,充满了血腥与残忍,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澈丹听到这话却觉得忽然间犹豫不决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了似的,是呀,他早就看穿了叶姐姐的人生,为什么还要斤斤计较,这动荡不平的人生之中怎么会少了血腥? 就算是自己不喜欢却也注定改变不了的,澈丹笑了笑,包子脸上满是释然,“叶姐姐,我想抱抱小白。” 这一会儿他和叶姐姐闹脾气,就连小白也只能看着不能抱一抱真是痛苦至极呀。 哼,小白不满的冷哼......


展开+

    这个时间,怕是洛合城里正是举城欢庆吧!泠霜担忧的看向了叶墨,与之同时,杨焕却是目光深邃看向了长云城的别宫,窦弗目光毫不掩饰的望向了叶墨,而雨姬则是担忧似的,目光游移不定,似乎在想念着什么。

    洛合城,汉宫里一改昨日的悲恸,几乎可以用张灯结彩来形容,毕竟是新皇登基,谁不敢好好伺候呢?

    梁久功看着几乎变了颜色的汉宫,脸上强打着笑意,可是心底里却是戚戚然。

    “梁总管,您这是去哪里?”

    小太监们好不容易忙活了这一通,可是却瞧见大总管竟然步履蹒跚的向着洛王殿下正在休息的承乾殿走去,不由关怀道。

    梁久功看着这一帮兔崽子几乎是透明儿的心思不由笑了声,“没事,我就是去看看洛……皇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梁久功连忙改口。

    那帮小太监却也是人精,看到梁久功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由道,“梁总管,还有两刻钟呢,不如一会儿咱们等着沈总管来安排?”

    沈总管到底是洛王府里的老人,有些事他们这些外人不便插手,可是沈总管却不一样,对于洛王殿下他可是有着养育之恩的。

    梁久功岂会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心底里却也是安慰了些,“你们这么通透,将来也不会遇上什么大麻烦的,记得好好伺候主子就是了,去忙吧,别偷懒了。”

    看着梁久功转身进入了承乾殿,一群小太监不由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机灵鬼似的不由说道,“梁总管为什么说的像是遗嘱似的?”

    “呸呸,胡说八道!”一个憨厚的小太监连忙唾了两口,“干爹怎么会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胡说八道……”

    可是谁都知道,梁久功刚才那话的确是遗嘱似的交代。几个小太监面面相觑,看着梁久功消失在视线中,不由对视无奈一笑。

    “走吧,去准备准备,怎么也不能给大总管丢人现眼。”长得最为结实的小太监忽然间说道,却是命令一般。

    新官上任三把火,洛王的脾气他们不清楚,可是却也知道不是那么容易伺候的。想要在这宫里活命,不然他们怎么存活?

    “嘎吱”一声,杨昱却是头也没抬起来,背对着殿门,似乎在那里思考些什么。

    “殿下,奴才来向殿下请罪了。”

    梁久功跪倒在地,正月里的承乾殿虽是有地龙烧着,可是大理石的地板却是一片冰凉,可是再怎么冰凉的地板,却也及不上梁久功的心。

    几乎他不敢抬头,因为一抬头他就会发现,这里处处都是自己熟悉的影子,却偏偏没有自己熟悉的那个人。

    “梁久功,你是不是恨本王?恨本王让他劳心劳力,几乎就要废了一条性命?”杨昱忽然间压低了声音,笑声中似乎透着得意。

    梁久功闻言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那一脸疲倦的人竟是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还是那名誉洛合,享誉九州的北汉洛王殿下吗?

    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什么眼中是掩盖不住的疲倦?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什么同样是一袭白袍,可是却是这般的神色沧桑,没有昔日的半点张扬?

    青色的胡茬似乎蓬勃生长着,就连眼圈似乎都深深凹陷了一般,脸上的倦怠显而易见,那笑声中透着太多的凄凉,似乎笑的都是悲伤与痛苦。

    “殿下,老奴不敢。”梁久功又低下了头,神色中似乎带着怜悯,可是他却清楚一件事,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骄傲的,并不稀罕任何人的同情或者怜悯,对于他,你需要做的只是保持恭敬,保持着敬畏之心就足够了。

    “是不敢,而不是不,梁久功,你果然是皇兄最为信任的人,那么皇兄对你这个心腹,难道就没有安排好去路吗?本王可记得,皇兄并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对于自己的人,他倒是蛮多情的,不是吗?”

    不错,皇上的确安排好了自己的出路,可是梁久功却并不想要走这一条路,因为在他心中,主子只有一位而已。

    “还是说,你并不满意皇兄的安排,对我这个未来的主子并不认可呢?”杨昱的声音低沉轻缓,似乎在循循善诱,在诱导着什么。

    梁久功闻言不由一惊,抬起头来看着杨昱的目光充满了诧异,“殿下,你,您怎么知道的?”

    迎上了梁久功的诧异,杨昱不屑一笑,“本王还以为梁久功你是多么了解本王的皇兄呢,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不过也只有这么一番心思,他倒是精于算计,几乎把每个人的心思都考虑的面面俱到,甚至把自己也算计到了其中。

    杨昱想到那不知所踪的人不由微微皱眉,却听到梁久功道,“我本来以为皇上已经存了死志,所以才这般妥善安排我的出路的,既然皇上他对殿下您有所交代,老奴明白了。只是老奴先前顶撞了殿下,是老奴的罪过,若是殿下想要治老奴的罪,老奴绝无怨言;若是殿下能让老奴在身边伺候,老奴也绝不敢懈怠。”

    梁久功抬起头来,目光直直迎上了杨昱的那丹凤眼眸。

    直视帝王,这是大不敬的罪名。可是如今,他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呢?

    “果然和皇兄一个脾气,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过梁久功,你怎么知道本王就会让你如意呢,又怎么知道本王定当会满足皇兄的请求呢?你可别忘了,本王最恨的人到底是谁!”

    梁久功看杨昱那渐渐狠厉的脸色,老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意,似乎看到了顽皮的孩子似的,又似乎看到了曾经熟悉的影子。

    “殿下,皇上说您没变,老奴一开始并不相信,可是现在想想,还真是皇上说的那般。”梁久功笑得得意,让杨昱觉得吃瘪,不由嘟声道,“什么变没变的。”

    梁久功却似乎抓到了杨昱的痛脚,不肯松手似的,“殿下小时候闯了祸总是要把罪名推脱给皇上,那时候殿下就会恶狠狠的说话,可是眼皮却是忍不住的会跳起来。”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洛王殿下生病了,然后大病一场之后竟然和皇上并不怎么亲近了。

    那时候梁久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只是看着身为当时身为太子的杨焕一脸的闷闷不乐,便想方设法要去缓和他们兄弟的气氛,可是最后却是洛王大怒,和太子打了一架,而正是因为这一架。

    当时的皇上昭帝将洛王迁出了皇宫,小小的皇子便开始开府立业,创下了北汉历史的新篇章。而皇上也是那时候被昭帝正式当做未来的接班人来培养的。

    梁久功不知道昭帝究竟是为了什么?可是他却直觉的知道,昭帝之所以把洛王迁出府去,很大程度上却是为了保护洛王。

    当时帝后的异样,别人不知道,身为汉宫里的太监,他岂会不知道?

    只是时光荏苒,没想到十多年后,这一切都白云苍狗,可是一切却又是逃脱不得似的。皇上一手安排,最后却还是把皇位传给了洛王殿下。

    梁久功不由叹息一声,只是叹息声回响在这承乾殿,让他骤然回神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不由得愣了一下,却听到杨昱愤怒的声音。

    “那本王倒要知道,皇兄有没有告诉梁总管你,这一切都是他一手安排好的?为的就是看着有朝一日,本王恭恭敬敬的把长孙繁漪那老妖婆的棺椁送到父皇的陵寝,让本王亲眼看到本王的母妃惨死在帝陵里,连一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杨昱几乎是吼出了这一句句话,似乎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碎了一般,可是却又是保持着理智,眼中的怒火却还是掩藏不住,遮掩不了。

    “慕妃娘娘在先帝帝陵?”梁久功忽然间愣在了那里,怎么可能呢?

    当时慕妃不是离开了洛合城,说是此生再也不要见到先帝吗?怎么会陪葬在昭帝帝陵呢?

    几乎是一眼,杨昱就认出了那具白骨。

    手腕处的玉镯甚至是自己当时亲手雕琢的,只是因为那时候自己功力尚浅,拿捏不准火候以致于那玉镯的花纹十分的磨手,有段时间他都瞧到师父手腕上的红肿的痕迹。

    可是慢慢的,那玉镯似乎和师父的手腕浑然一体了似的,甚至于杨昱不用再去看一眼就知道那人便是慕云霜。

    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人,当初救了他性命,又把他引入修行之道的人。

    甚至是生了他的人。

    可是这是不是天大的讽刺?

    他为自己的仇人披麻戴孝,而自己却是忍受着自己的母妃身份不明被人当做了盗墓贼一般的眼光。

    “你说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一切,所以才这般千方百计的算计本王,所以才让我拿到这传位诏书,让我在登上云端之前,却要踏入地狱?”

    衣襟口被杨昱紧紧抓住,梁久功因为本身就有些肥胖,更是难以呼吸,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几乎就要背过气了似的。

    “咳咳……咳……”

    那沉闷的咳嗽声让杨昱回过神来,慌张松手看着那跌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的人,却又不由讽刺道,“本王还以为梁总管早就看开生死了呢,原来却也是这般贪生怕死的人呀。”

    梁久功对于杨昱的嘲弄似乎并不在意一般,闻言却也是笑了笑,“殿下,皇上并无恶意,他一直觉得这皇位本就不属于他,你才是最好的帝王。”

    杨昱闻言却并不相信,“是吗?没想到皇兄还有这自知之明。”

    明明是对桓帝不敬,可是梁久功闻言却也不过是笑了笑而已,“殿下,其实说到底,你气恼的也不过是因为你一手筹谋,到最后这胜利的果实却来得这般轻而易举,让你觉得并不真实,不是吗?”

    他太清楚杨昱的性格了,尽管看着人和十多年前迥乎不同,可是骨子里却是一样的执拗,怎么也都改变不了的执拗。

    而这执拗,是属于整个杨氏一族的。

    就好像睿王对太后的求而不得,先帝对慕妃的一片情深,皇上对洛王殿下的护犊情深一般,那都是印刻在骨子里的执拗,让人不由长嘘一口气,却又不禁低声一叹。

    杨昱锐眼扫了梁久功一眼,直勾勾的盯着他,“谁说的?胡说八道!”却又是遮掩的痕迹,分明有着欲说还休的意味。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148章 撕碎了一般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148章 撕碎了一般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怎么听说那个不孝子竟也是随着她们来了这桃花镇,梅秀,你可别再动这恻隐之心了,知道了吗?” 梅嬷嬷闻言浑身一颤,颤颤悠悠跪倒在地道,“主子,梅秀不敢。” 只是她话音刚落,却是感觉一阵狂风骤雨向自己袭来似的,把自己席卷而去。 “不敢?我倒是不知道,还有什么你不敢的东西!”说着,“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长孙繁漪看着那被自己打偏了的脸,冷声道,“别再给我整那些幺蛾子,本尊的耐心有限,说不定哪天心情不好了,我一个都不放过!” 梅嬷嬷闻言磕头如捣蒜,脸上满是惶恐,“奴婢不敢,......


    下二章预览:...己的心脉。 窦弗没想到叶霖竟是这般狡猾,刚才那一声怒吼引来了匈奴的士兵,他以为叶墨修为对付叶霖并不在话下,却余光望到叶墨脸色惨白,顿时明了那是她动了胎气。 一时间,窦弗连忙赶去营救,却还是眼睁睁看着叶霖手中的宣麟剑刺中了叶墨,而自己去救人似乎为时已晚,只好退而求其次伤了叶霖方是上策。 “你没事吧?”虽然这些匈奴士兵不足为据,可是窦弗还是撑起了结界,将两人保护在其中,而叶墨左肩上伤口看不出深浅,只是血流却是不止。 叶墨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耳边是匈奴士兵越来越震耳欲聋的......


    下三章预览:...蓝若站在那里,几乎不能相信自己听见的话,只是看着宁则扔掉了那匕首,似乎又要离开的模样,不由问道,“那主子现在在哪里?” 看着蓝若,宁则郑重道,“命悬一线,所以我们要保护好主子的基业。”只要还有青山在,就不怕主子醒来后会没有这九州山河! “小姐,阿嬛和青叶都按照你的吩咐行事了,如今想来已经能够收网了,只是,你真的要救活他吗?”看着依旧沉睡不醒的人,泠霜的想法是恨不得这家伙永远都别醒过来。 可是,可是看到小姐的表情,她觉得这样的小姐有些恐怖,还是这家伙赶紧醒过来的好,这样子小姐就......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本章精要    这个时间,怕是洛合城里正是举城欢庆吧!泠霜担忧的看向了叶墨,与之同时,杨焕却是目光深邃看向了长云城的别宫,窦弗目光毫不掩饰的望向了叶墨,而雨姬则是担忧似的,目光游移不定,似乎在想念着什么。

        洛合城,汉宫里一改昨日的悲恸,几乎可以用张灯结彩来形容,毕竟是新皇登基,谁不敢好好伺候呢?

        梁久功看着几乎变了颜色的汉宫,脸上强打着笑意,可是心底里却是戚戚然。

        “梁总管,您这是去哪里?”

        小太监们好不容易忙活了这一通,可是却瞧见大总管竟然步履蹒跚的向着洛王殿下正在休息的承乾殿走去,不由关怀道。

        梁久功看着这一帮兔崽子几乎是透明儿的心思不由笑了声,“没事,我就是去看看洛……皇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梁久功连忙改口。

        那帮小太监却也是人精,看到梁久功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由道,“梁总管,还有两刻钟呢,不如一会儿咱们等着沈总管来安排?”

        沈总管到底是洛王府里的老人,有些事他们这些外人不便插手,可是沈总管却不一样,对于洛王殿下他可是有着养育之恩的。

        梁久功岂会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心底里却也是安慰了些,“你们这么通透,将来也不会遇上什么大麻烦的,记得好好伺候主子就是了,去忙吧,别偷懒了。”

        看着梁久功转身进入了承乾殿,一群小太监不由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机灵鬼似的不由说道,“梁总管为什么说的像是遗嘱似的?”

        “呸呸,胡说八道!”一个憨厚的小太监连忙唾了两口,“干爹怎么会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胡说八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148章 撕碎了一般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邪医傲妃

    邪医傲妃最新章节

        他,冷面冥王,亦是邪医药王。一颗坚如寒冰的心只为她消融,纵横江湖亦是如她所愿。
        她,异世孤魂,却是天命所归。冥王之妻,当朝左相,第一公子,邪医之徒,这样的多重的身份是福还是祸?
        双重身份,他骗了她,她亦是欺骗着他。
        是继续携手走下去,还是从此分道扬镳?
        赢了这锦绣的河山,还是输了万般姹紫嫣红的岁月?
        不问前生,不求来世。今生今世,不负相思。

  • 夜魅影

    夜魅影最新章节

        平凡女孩夜影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公务员,离开父母独自生活。某天无意中结识一名老人后,开始走上与她过去完全不同的道路。老人给予的一件物品,让她在另一空间奇遇不断。也因她的不断学习,不仅掌握了所有技能手艺,还在另一空间过的风生水起。而这些技能手艺也她被带回现实世界,让她在现实世界成为令人敬畏的存在。她,本性安静且不张扬,即使在两个不同世界都是被仰望的存在,却依然神秘,众人只知她的名字魅影,只听到她的骇人的传说。。。。js330

  • 三国之北境之王

    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

        现代白领韩湛在博物馆参观时,意外地从八卦阵里穿越到东汉末年,成为同名的冀州牧韩馥之子。没等他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闲着无事就带着一帮家丁恶仆,到街上去调戏良家妇女的幸福生活。便悲哀地发现,随着便宜老爹的地盘被袁绍巧取豪夺,自己的性命也进入了倒计时。好在刚当上冀州牧的袁绍,为了笼络人心,没有立即将韩家人赶尽杀绝,在装模作样封了韩馥一个有名无实的官职后,还任命韩湛为涉国县令,并让他择日上任。既然无法在即将到来的三国乱世中,当一个无忧无虑的纨绔子弟,为了生存下去的韩湛,便要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历史知识,来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问鼎河山、争霸天下,就从一个小小的县令起步。

  • 狼人娇妻:恶魔首领欺上身

    狼人娇妻:恶魔首领欺上身最新章节

        【不同于传统兽人文,1V1,后期甜宠】不良少女英早早一朝穿越到狼人的世界,被人狼族腹黑大首领逼婚,成为了种族联姻的牺牲品。
        悲惨啊!人家穿越都带金手指,她的穿越却附带毁灭性BUG!为什么这些野兽个顶个的美丽?导致她这种相貌平平要连遭排挤和...

  • 捡个系统当明星

    捡个系统当明星最新章节

        “就你这嗓子还想唱歌?”
        “不,我不光要当歌王,我还要成为全能天王!”
        =========我是分割线=========
        已完结《异能小霸王:纵意花丛》、《欲望都市》、《重生之全能狂少》,请放心收藏~

  • 极品阎罗系统

    极品阎罗系统最新章节

        “嘀!融合完成!恭喜宿主获得无道阎罗称谓!”
        “嘀!触发主线任务:传奇的开始。”
        “任务介绍:作为一个新晋的阎罗,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府简直刻不容缓!去吧!去建造一个属于你的地府,而新的传奇也将从那一刻开始!”
        从此,薛无算纵横万千位...

  • 剑掌诸天

    剑掌诸天最新章节

        三世轮回历劫!  一朝脱劫,鲤鱼化龙!  诸天万界,妖魔鬼怪为所欲为,仙佛神人天地纵横。  以万界为棋盘,从天剑天域开始,凡阻道者,斩!凡不平者,斩!

  • 天下第二美

    天下第二美最新章节

        重男轻女的爹娘,自私凉薄的兄长,一场洪灾,让美丽纯良的小美娘看清了所有真相。从此,乖乖女要黑化。再想欺她负她,统统休想!只是,有位爱脑补的小殿下,总拿她当柔弱小白花。来来来,小美人,不要怕。笑一个,什么事孤都替你扛!美娘:……殿下:你是天下第二美,谁敢第一?谁!美娘:殿下……觉得呢?

  • 最多阅读:醉三国全文阅读青玄道主全文阅读宗明天下全文阅读都市雷电掌控者全文阅读雷剑神帝全文阅读妖孽强者在都市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