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127章 叶墨的答案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810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不用答应便是,要不然你们该知道我的脾气。” 茶盏应声落在了地上,滚烫的茶水将地毯溅湿,一应的谋士见状不由的低声答应道,“是。”一时间气氛都沉闷了几分。 杨延昭忽然觉得有些心烦,挥手让众人退下,自己独自坐在那里却又有些心神不宁。 杨昱的势力究竟在哪里他都没有弄清楚,可是如今的一切让他有种错觉,似乎自己这般苦心孤诣,却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 而最终你方唱罢我登场,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已。 “苏程,苏程,你为何要弃我而去呢?”想起自己那莫逆之交,杨延昭心头更是有些烦躁,苏子瞻......


    上二章提要:...丹看着还在不慌不忙谈论着生意的两人顿时着了急,“叶姐姐,九转玲珑诀我师父知道,回头……”他话还未说完,却听到一声惨呼声。 原来苏子恒听到澈丹这话不由心神一急,竟是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形,这藏珍阁的密室顶竟然轰然塌陷,一块巨石落了下来,正好砸在了苏子恒的背上。 他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上再无半点血色,可是手中却还是拿着那半卷九转玲珑诀,竟然是死不松手之势。 叶墨稳着身形走到了苏子恒身边,伸手便去抓那九转玲珑诀,只是苏子恒却还是不死心一般,死死抓住竟是不松手。 “除非我死,不然......


    上三章提要:...鞭落下是自己头上,却只是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响声,还有苏子恒淡淡的声音,“走吧。” 金陵城外,苏子恒的踪迹消失无形。 而泠霜此时却是驾驶着马车再度回来,“叶姐姐,难道你想要把那刁蛮公主救出来?” 澈丹的声音充满了疑惑,看着叶墨的眼睛满是不解。 救苏媚儿?那倒不至于,苏子恒想要突破修为上再上一层,可是需要苏媚儿炼制的丹药的。 “我想知道到底我是什么时候认识苏子恒的。” 自从来到金陵城就一直被苏子恒变相的困在了唐宫,以至于叶墨并没有时间去好好浏览一番金陵城的繁华。 ......


    上四章提要:...片的脏污,叶墨见状不由皱了皱眉。 “怎么会出事的?”叶霖人未到,声音远远就传了过来,等到看到地上女人的惨不忍睹,凶狠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叶墨身上,“叶墨,她是你表姐,你究竟还有没有人性!” 被叶霖这么一吼,泠霜即刻就恼了,什么叫做有没有人性,小姐好心来救人,结果却被误会,还真是好人没好报,只是叶墨却是拦下了她。 “父亲,女儿有没有人性父亲最是清楚不过的,毕竟女儿可是父亲你的女儿呢。”误会自己,难道她还会害怕吗?对于这个父亲,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期待,又哪里有什么被误会被欺骗的委屈。 此时此刻,叶墨倒是有些后悔了,自己应该早一刻赶到的,也许这样心中会更加爽快一些。 “你,你给我滚!”看着甄萌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叶霖心中没由来的一股无名怒火,挥手就要教训叶墨。 只是他的大手还未到达叶墨脸上,却是被紧紧握住动弹不得了,“叶将军,本王的王妃,似乎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上五章提要:...“是呀,是呀……”几个老者见状也忙不迭的附和,要知道这些年叶氏一族颓败,唯有叶霖一枝独秀,若是能把叶庸这个不成材的东西和叶霖心尖上的甄萌联系在一起,对于叶氏一族来说,这可是求之不得的。 叶墨看几个老头眼红模样不由一笑,继续说道,“既然甄表姐和堂兄一见钟情,男欢女爱也算是人之常理,不如父亲成全了两人,也算是一桩美事,不是吗?” 一桩丑事被她这么一说变成了美事一桩,几个脑袋清明的人顿时转过了这个弯儿,一时间整个院子都清净了许多,叶霖的沉默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原本失魂落魄的莲儿忽......


    上六章提要:...我和梦汐都前往夫人指定的那人那里学习,我学习武道,梦……梦汐学习幻术,只是她总是偷懒,却又甜言蜜语哄得那人很开心,也就那样算了,再后来我们学成归来,才知道夫人已经去世多年,而小姐则是被桓帝钦定为秀女,即将入宫。” 叶墨皱了皱眉,记忆中总是有些混乱,就好像自己并不知道泠霜和梦汐究竟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甚至于对母亲的音容相貌她都没了记忆。 零零散散的像是电影的一个个分散的镜头,这种不确定的感觉让叶墨觉得很不好。 “梦汐的实力究竟如何?” 不浅不淡的一句话,泠霜顿时愣了神,良久才低声道,“她一直说自己不过是二阶幻师,可是……”泠霜忽然抬起头来,跪倒在地道,“泠霜有错,竟不知她故意隐瞒实力,当初见死不救!” 自从梦汐被赏赐给华妃,泠霜再粗线条一个人也瞧出了这里面的不对劲,分明是小姐的人,可是如今却成了华妃的心腹。 而且冷宫的密室她也曾去过,自然瞧出了梦汐的不同......


展开+

    黄武一时间“咿咿呀呀”简直口不能言,看着杨昱不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他面前站着的便是名动九州享誉洛合的洛王杨昱?

    黄武连忙去看身后人的反应,想要确定自己是被人欺骗了的,可是一群原本与他高谈阔论的人却似乎都不认识他了似的,都是看着来人的脸,然后又沉沉低了下去。

    “你就是洛王殿下?”

    杨昱一脸温和的笑意,一身白色的锦袍更是衬托的其出尘了几分,脸上的笑意竟然都妖孽了起来,“自然是如假包换的。”

    他目光停留在叶墨身上,似乎带着些笑意,可是落到桓帝身上后却是没有了半点笑容,梁久功看到此险些都要称呼出来,连忙要站起身子来行礼却是被一只手按住了。

    可是按住他的那只手太过于冰凉,让梁久功有些诧异的抬头去看却见是窦弗面无表情,手已经缩了回去。

    饶是黄武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如今却也是什么都说不出口来了,而杨昱却是一脸的笑意,看着黄武道,“本王也想知道此种真相,不知道黄公子能不能给本王解释一二呢?”

    黄武只觉得自己现在是浑身上下都是汗一般,似乎被浸泡在了水缸之中,大冬天的彻骨寒冷,偏生这洛王殿下又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似乎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似的。

    “小的,小的……”

    那一直缄口不语的蓝衣劲服男子忽然开口道,“人站在你面前都不认识,还提那些以讹传讹的话,也不怕丢了你那张老脸。”

    被这么冷嘲热讽一顿,黄武更是脸色一窘,却听到杨昱轻声呵责道,“人人都有言语自由的权利,只是有些时候祸从口出呢,黄公子还是小心些为妙,别回头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说呢,黄公子?”

    黄武简直觉得自己是在魔窟里走了一遭,如今忽然间能够又重新呼吸了,不由点头如捣蒜道,“是是是,洛王殿下教训的是,小的,小的知道了。”

    第一回合,杨昱完胜。

    只是杨昱的到来却也让这天香居原本鼎沸朝天的状况一去不复返,杨昱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虽是面满春风,可是却带进来的是十足的寒意。

    终于有一个士子忍不住了似的,张口问道,“洛王殿下,如今杨延昭叛军攻打皇宫,难道您不去支援皇上?”

    杨昱闻言却是眼睛无意间瞥了桓帝和叶墨一眼,然后才又笑着道,“难道公子不相信皇上的能力吗?区区叛贼而已,不足挂齿。”

    那士子闻言不由一阵张口结舌,郁闷不已,桓帝只有那区区数千人的京畿卫而已,真的能够抵抗住杨延昭的五万大军吗?

    可是自己若是说相信,便是再也得不到答案了;若是说不相信的话,岂不是动摇军心,在这里妄议朝政?

    最后,那士子却还是又坐了下来,看着杨昱低头道,“洛王殿下说的是。”

    第二回合,杨昱完胜。

    他话音刚落,却是又有一个声音响起,“既然洛王殿下也对皇上有信心,为何却还是带来了三万勤王大军?还是说殿下另有所谋呢?”

    就连叶墨都不由看向了那站起身来的士子,眼睛里多了些嘲弄,还真是有胆大心细的人呢,知道杨昱怎么也不会杀他,不过这样的人不能为己所用,便只能除去。这人却也真是大胆,却也不知道到最后,他这般拿自己的命去赌,能否给自己赌回来一个前程呢?

    一时间在,整个二楼的气氛再度凝滞,街头巷尾传唱着的声音再度传来,孩童的青稚,却也带着别样的风趣,杨昱不由笑了笑,“冲冠一怒为蓝颜,六宫粉黛无颜色?这顶帽子还真是大,本王可是担待不起。”

    他声音轻飘飘的,却似乎绷紧了在场的众多士子的心,每一个人却又都齐齐看着他,似乎想知道下一刻他嘴里究竟会说出些什么。

    “黄公子,你觉得本王姿色如何?”忽然,杨昱开口问道,目光无意间落到了黄武身上。

    黄武原本就为杨昱的容颜所惊,如今听闻杨昱问自己,更是觉得嘴里干涩的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似的,良久才道,“殿下容颜姣姣,世间男子无人能出其左右。”

    杨昱很是受用一般,点了点头道,“这倒是真的,既是如此,那你们觉得什么样的男子又会入本王的眼呢?”

    闻言,叶墨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还真是没想到对着这么一帮酸腐的士子,杨昱竟也是有心情在这里卖弄风情,改明儿自己缺钱了干脆把他卖入万葩楼,向来凭借杨昱这三寸不烂之舌还有他的这姣姣容颜,自己三生七世都不用愁了。

    一应的士子不由面面相觑,却又听闻杨昱道,“那黄公子可知道本王王妃风姿?”

    黄武咽了口唾沫,点头道,“洛王妃乃是锦城镇远将军府四小姐据说是绝色倾城,殿下曾经为王妃承担了杖责之刑,这才玉成了好事。”

    “确有其事。”杨昱点头道,却又是好奇地看向那一脸诧异的士子们,“既然世间男儿无能能及得上本王风姿,而王妃更是绝色倾城的美人,本王又何必费尽功夫去找什么独一无二的男人,这世人呀总是喜欢以讹传讹,竟是这般就毁了本王的声名,黄公子,你说你若是本王又会如何呢?”

    黄武只觉得口干舌燥,良久才郑重道,“殿下何等人才,却是被这帮小人侮辱了名声,小的虽是不能上战场杀敌立功,可是却也是会捍卫殿下的名声的。”

    黄武完全忘记,刚才自己便是那“小人”。

    杨昱似乎也没在意似的,赞许的点了点头,“的确这等小人行径着实可耻,本王不屑于与之辩解,所以这才毁了名声,还真是对不住父皇和皇兄的爱护。”

    他说的言辞切切,任谁都是会不由自主的相信他的说法似的,可是这有何刚才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众士子心中不由纷纷猜疑,却听到那之前质问杨昱的士子问道,“不知这些又与洛王殿下此时此刻的行动有什么关联呢?”

    是呀,你好不好男风,和如今这作壁上观有什么关联?

    杨昱却是摇了摇头,“读书人要耐得住寂寞,岂能这般沉不住气?”他言下有些唏嘘,颇是让那士子一阵难堪。

    叶墨见状也不由冷笑了一声,想要选择杨昱,却也要被杨昱选择才是。

    那士子似乎听到了叶墨的冷笑声似的,目光骤然落到了叶墨的身上,可是却并没有说什么。

    杨昱见状方才慢慢说道,“本王并不喜好男风,却为世人传言说是龙阳君,就连本王的王妃曾经也是误以为本王爱好,可见这世间至亲至近都有可能不信任你。如今本王不过是勤王而来,大军入城不过才三个时辰,这消息已经沸沸扬扬,难道这位公子你觉得这事情很正常吗?”

    那士子闻言不由一愣,俗话说众口铄金,如今在街头巷尾都是在传唱着洛王冲冠一怒为蓝颜,这又岂是正常的事情?

    很明显是有人在恶意中伤洛王,而目的就是让洛王声誉扫地,这样子……一时间,他简直不能够再想象,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想出这么恶毒的计策?

    “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觉得杨延昭这个螳螂又还能蹦跶多久呢?”

    只是这话一出,那士子不由脸色一凉,连忙问道,“那殿下,究竟谁才是那黄雀?”

    谁是黄雀?

    不止是那士子,就连其他人也不由的都看向了杨昱,似乎想迫不及待的知道这个答案似的,杨昱却好整以暇,目光落到了叶墨身上。

    “这个问题,你们觉得呢?”

    他似乎是在回答那士子的问题,却又似乎在询问叶墨的看法,一时间竟是整个二楼都静寂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叶墨的答案,似乎又在等待着杨昱的答案。

    坐在叶墨对面的桓帝却是敛了眉目,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赞叹道,“果然,这天香居是销金窟,也算是不枉我走这一遭,你不是还要去其他地方吗?走吧。”却是无视杨昱一般,只是杨昱却又是挡住了叶墨的路,竟似乎有些赌气似的。

    梁久功哪曾想到桓帝竟然会对洛王发脾气,而且似乎还是为了洛王妃,顿时觉得大汗淋漓,可是这里又不能暴露身份,他简直是被放在炭火上烤,难受的很,浑身都是冷汗。

    “洛王殿下对王妃一片情深也好,对那兰如公子无情也罢,只是这事却与我无关,还望殿下不要拦着我的去路。”

    竟然跟自己撇的这么干净?杨昱脸色一黑,恨不得掀开那面纱,让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女人正是去了南唐害得他牵肠挂肚却又神不知鬼不觉回了洛合城的洛王妃。

    可是他到底不能!

    “那不知道姑娘若是嫁人,可否愿意嫁给本王呢?”

    姑娘?他这话一出,黄武顿时愣了,这不是那位公子的夫人吗?这,这洛王殿下怎么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别人的妻子?

    这要是传出去,可真的就是毁人名誉了。

    叶墨本以为他会冷嘲热讽,却也没想到他竟是会问了这么个问题,不由愣了一下,余光瞥到桓帝的面色,不由笑了笑,“洛王你已经太守有妇,而小女子也罗敷有夫,你说呢?”

    竟是拿这话堵自己的问题?自己这个王妃,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竟是越来越聪明了。

    “好一个罗敷有夫,那就希望姑娘你恪守妇道。”杨昱大笑着离开,却是再也没有瞧那叶墨和桓帝一眼。

    叶墨郁闷的皱了皱眉,竟然被他绕了进去?真是可恶!

    第三回合,杨昱完胜,叶墨落败。

    只是那一应士子看到杨昱离开不由得追了上去,嘴里叫喊道,“殿下,洛王爷,等等我……”

    一时间原本是士子云集的天香居二楼却是安静了下来,桓帝站在那里看着大街上那些士子拦住杨昱的情景,嘴角蜿蜒起一丝笑意。

    “以不变应万变,果然是你一手培育出来的人。”那黄雀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一番,结果却是被杨昱三言两语给解释了清楚。

    而且更是为自己顶了多年的龙阳君的称呼正名,而这一切,叶墨不用深究也知道原本就是落在杨昱的谋算里面的。

    好一个老谋深算的狐狸,还真是狡猾的很!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127章 叶墨的答案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127章 叶墨的答案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觉得大有希望,连忙道,“老先生可是有办法救治我家公子的病?” 席庆天捻了捻胡须,不由道,“这公子说起来和我倒是有些渊源,二十八年前有位夫人曾经去找我看病,她所中的毒便是这万里荒原。” 那时候自己也是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为了一睹那芳容竟是答应了给这夫人治病,而最后他绞尽脑汁还真得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若是想要把体内毒素排出,唯一的方法便是在怀孕期间,将一身毒素过渡到胎儿身上,只是若是真的如此,这胎儿即使将来生下来,也只能活到十岁而已。” 席庆天想起当时自己翻遍了医术,......


    下二章预览:...眸中竟是有成年男子也没有的决意,又似乎这不过是一场平常交易,他并不很是在乎。 叶墨看着他那模样,不由笑了起来,就算是年逾不惑,可是终究是一副小孩子模样,很大程度上,有些气质是怎么也装不出来的。 只是看看澈丹,再看看越人,叶墨忽然打破了这个惯性的念头。身边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真真假假事实如何她也没心情去知道了。 “我想,我与越人你并没有什么好交易的。” 从黎明时刻的宣武门,再到汉宫里的一切,这最后一日竟是这般波澜,叶墨忽然间觉得有些累了,那些交易似乎也并不能打动自己的心......


    下三章预览:...。 “蓝若公子若是不相信我的话,我自然也没有办法,只是……”叶墨忽然间笑了起来,“你扶风阁我叶墨还看不在眼里,不过是一个有眼无珠的男人而已,三条腿的蛤蟆难找,难道两条腿的人还稀缺吗?我想依照我叶墨的条件,不至于连一个男人都找不到吧?” 蓝若看了眼叶墨身边的人,虽不是惯常的打扮,可是他却也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人到底是谁,不由得心中更满是怀疑。 而还未待他说话,叶墨却又是开口道,“白豆腐,我想你要是加入扶风阁,穆阁主想必会十分欢迎的。” 蓝若不由看了看背后,竟是发现不知何时叶墨......


    下四章预览:...么多的变化。 苦瓜闻言若有所思,可是半晌却也是无奈的摇头道,“不如我和师叔一起去看看师叔祖,说不定师叔祖看到我们两人也会回心转意的?” 苦瓜的建议得到了澈丹的采纳,很快两个人便来到了悟空大师的房门外,可是却没想到房间内却是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一别经年,没想到臣妾竟是在这里再度遇到太子殿下,真是缘分。” 长孙繁漪也没有想到,自己感觉到了桃花镇的鬼魅气息便循着气息寻来,可是最后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故人。 只是百多年过去了,白云苍狗,自己还是一层不变的容颜,而东林太子却已经是沧桑老者,更是一个光头和尚了。 澈丹几乎想要冲进去去救师父,可是不知为何偏偏是冲不进去,竟然连那房门都打不开似的,苦瓜见状顿时明白其中关键,连忙道,“快去找叶施主她们来帮忙。” 澈丹想也不想便急匆匆的跑开去找人,却不想自己走后,苦瓜却是轻而易举便迈步进入了那房间内。 看到来......


    下五章预览:...后叶墨的身上,目光中充满了怜惜,让长孙繁漪微微错愕。 “你说什么?”长孙繁漪几乎不能相信,自己苦苦寻找多年,曾经擦肩而过,如今换来的却是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你的命,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她想要的,只是眼前的这个人而已。 可是尽管那气息是自己熟悉的,可是整个人却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脸上的笑意春风和睦,不是魔神大人会拥有的。 魔神大人总是一脸的冷峻,似乎一座融化不了的冰山,无论是谁都别想将其融化似的。 可是眼前这人却是一脸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几乎感受不到半点......


    下六章预览:...怎么会是自己的女儿? “怎么不可能呢?”叶墨淡然一笑,却是扶上了窦弗的手向外走去,“父亲,也许母亲现在和昭帝在地下做了一对恩爱夫妻,希望父亲有自知之明的好。” “昭,昭帝?”叶霖伸手想要抓住叶墨的衣角将这事问个清楚,可是那扬起的手却是无力的落下,就连他的头也骤然垂下,唯独一双眼睛不甘心的看向叶墨离开的方向,分明是死不瞑目! 包围着营帐的匈奴士兵想要上前,可是却又恐惧着这两个陌生男女,一时间犹豫在那里竟是进退不得似的。 “给我杀!”一声怒吼响彻了军营,叶墨却是听了个清楚,正是左贤王伊稚斜的声音。 一道人影几乎冲到了最前方,与叶墨四目相对之后却是愣在了那里,“你是谁?” 他原本以为重伤了叶霖的该是什么强人,却不料竟是这么一个弱质芊芊的美人,倾国倾城的容貌,让他不由心中一动。 “左贤王,难道你就不想那单于宝座了吗?” 一语既出,四下哗然,左贤王看......


    本章精要    黄武一时间“咿咿呀呀”简直口不能言,看着杨昱不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他面前站着的便是名动九州享誉洛合的洛王杨昱?

        黄武连忙去看身后人的反应,想要确定自己是被人欺骗了的,可是一群原本与他高谈阔论的人却似乎都不认识他了似的,都是看着来人的脸,然后又沉沉低了下去。

        “你就是洛王殿下?”

        杨昱一脸温和的笑意,一身白色的锦袍更是衬托的其出尘了几分,脸上的笑意竟然都妖孽了起来,“自然是如假包换的。”

        他目光停留在叶墨身上,似乎带着些笑意,可是落到桓帝身上后却是没有了半点笑容,梁久功看到此险些都要称呼出来,连忙要站起身子来行礼却是被一只手按住了。

        可是按住他的那只手太过于冰凉,让梁久功有些诧异的抬头去看却见是窦弗面无表情,手已经缩了回去。

        饶是黄武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如今却也是什么都说不出口来了,而杨昱却是一脸的笑意,看着黄武道,“本王也想知道此种真相,不知道黄公子能不能给本王解释一二呢?”

        黄武只觉得自己现在是浑身上下都是汗一般,似乎被浸泡在了水缸之中,大冬天的彻骨寒冷,偏生这洛王殿下又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似乎什么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似的。

        “小的,小的……”

        那一直缄口不语的蓝衣劲服男子忽然开口道,“人站在你面前都不认识,还提那些以讹传讹的话,也不怕丢了你那张老脸。”

        被这么冷嘲热讽一顿,黄武更是脸色一窘,却听到杨昱轻声呵责道,“人人都有言语自由的权利,只是有些时候祸从口出呢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127章 叶墨的答案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最新章节

        穿成草包丑女,被渣男休弃?!
        不怕,她医术无双,疤痕一除,艳惊天下。渣男回头,一脚踹之。
        契神兽,炼丹药,坐拥万能神鼎,更有神秘空间法宝无数!
        皇孙贵族,世俗高手,谁来惹她,她杀他个片甲不留,抢得他一贫如洗。
        夺兵权,横扫五国,建立...

  • 鉴宝秘术

    鉴宝秘术最新章节

        从小酷爱古玩,游戏之中也选鉴宝师职业的张天元,在一次意外昏迷之后,竟然在现实中学会了游戏里的鉴宝秘术。
        通古贯今的陶瓷、古色古香的家具、珠圆玉润的宝石、青史留名的字画、神秘悠久的青铜器具等等,都成为了他涉猎的对象。
        原本只懂...

  • 浮屠

    浮屠最新章节

        一桩离奇诡异的悬案,一个扑朔迷离的惊天谜团,一支传承千年的邪恶血脉,一段血色迷离的恐怖传言。
        山河巨变,沧海桑田,九颗天外陨石坠落在地平线,豺狼虎豹如鬼魅般出现,凶焰滔天,黑雾蔓延,嗜血狂魔冲出地狱、重现人间。
        他手持天蚕宝剑,跨越尸山...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最新章节

        【萌宠+强势逆袭+爽文】
        一觉醒来,她成了相府的大小姐,然而这个嫡出的大小姐并不受宠,被姨娘和妹妹在外面把名声败坏尽,矮穷挫成了她在京城响亮的噱头,为了生存,和当时形势的逼迫下,她逃出相府,男扮女装成了一个小兵,军队崛起,战功显赫。
        一...

  • 通灵热线

    通灵热线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没有网络覆盖、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王者农药,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人用什么来消遣娱乐吗?在那个只有卫星电视和固定电话的年代,有一种叫做热线电话的东西。你可以通过电话购物,也可以通过咨询,甚至可以找人陪你聊天,聊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 倾城名伶:十四爷娇妃

    倾城名伶:十四爷娇妃最新章节

        陈圆,一朝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红颜祸水…陈圆圆,别人穿越不是公主便是皇妃,她却是面黄肌瘦,缺爹少娘寄人篱下的小可怜。
        别人穿越都是什么‘康乾盛世’天下太平。她却穿越到明末清初天下战乱,而且这个时空并不是她所熟知的那段历史所载。
        他,有着...

  • 虫屋

    虫屋最新章节

        微胖的男人,拿着扫帚走到院子里,他扫了扫落叶,转过头,看门上的牌匾——虫屋。  “再不现形,就把你们做成花肥。”

  • 最强兵王闯都市

    最强兵王闯都市最新章节

        他是让整个地下世界都震撼的孤胆狼王,是美女总裁的贴身助理,是特种兵世界的王者,是令各国元首头疼的兵王!张云,一代兵王,这个世界最强悍的单兵力量,携风云之势,一路高歌猛进,在这花花都市轰轰烈烈的开展了一系列热血、刺激、惊险、香艳的奇幻之旅。

  • 最多阅读:末世武尊全文阅读三国之魏武曹操全文阅读混沌纪元全文阅读掀起变革的魔法师全文阅读绝世高手再闯江湖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