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87章 放尊重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70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叶墨的交织在一起,“墨儿说的是呢,冲冠一怒为红颜,不过这红颜却是薄命之人,难道墨儿这般想不开?” 叶墨拧了拧眉头,身体往后一倚靠在了车壁上沉默不语。马车内的气氛古怪,直到宁则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平静。 “主子,到了。” 天上依旧瓢泼着冰凉的秋雨,叶墨还没反应过来却被人带下了马车,一身衣衫迅速的被凉意浸透。 “殿下,她是谁?” 明明是如同这秋雨一样冰凉入骨的声音,可是听到之后却让叶墨觉得饶是把江山捧到这人面前,也不为过。 她抬头望去,千金苑的门前站着一人,青色......


    上二章提要:...想起适才主子的举动,不由苦笑了一声。 “这下子,你倒是真的可以功成身退了。” 叶墨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听影居里,而且自己抱着的似乎不是什么充气娃娃,而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醒了?” 头上传来杨昱冰凉的声音,叶墨抗拒似的远离那身体,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睡姿不甚雅观。 “今个儿是哪一天?”叶墨没想到那几个女人竟然是这么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睡了几天,只希望没有放了苏程的鸽子就好。 “难道墨儿你不该关心一下本王是如何处置那几个伤害了你的人吗?”这女人,害得他......


    上三章提要:...而已。 可是西陵廷却神色震动,久久不能恢复。 眼前的女人会是崆峒剑圣? 那么窦弗落在她手中,自己凭什么去夺回来呢? 可若是这穆易信口开河却也并不可能,毕竟刚才她躲过了自己的神识,神不知鬼不觉的便进入了凌音阁。 只是,有这女人在,自己的大业怕是…… 想到这里西陵廷不禁脸色愈加黯淡,看向了窦弗,却见后者竟也是神色有异,似乎不能置信一般? 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秘密,可是这男人却是一言道破,让窦弗竟有一种无地适从的挫败感。 之于夜华,自己败给了穆易。 ......


    上四章提要:...只是小白才不敢这么放肆来着,自己可以接受人鬼恋,接受异性恋,接受同性恋,却不能接受人畜恋呀! 杨昱感受到那唇腔对于自己的排斥,不过瞬息间那牙关已然紧闭,似乎对自己这个外来户很是排斥,他想要再去探索却发现那牙关就是死死咬住不松开。 “叶墨,是我。” 耳边似乎响起了低沉的声音,叶墨迷糊之中却记不清这声音究竟是谁的? 是东黎沣吗?如此的温柔,简直能够溺毙了人去,自己也曾经有过瞬间的心动,可是却知道他到底不是属于自己的,毕竟他们的人生迥然不同。 自己不可能为他而放弃调查,而他也不可能为了自己而放弃家国。 恋人无望,也许这辈子他们只能是朋友,却不知这朋友又能否做得成? 是白豆腐吗?白豆腐可真是像极了那狗血至极的玄幻剧中的男二号,只是可怜了紫萱,喜欢了三生三世,却最后不过是白首相对,故作不相识。 若是她,宁愿一时的轰轰烈烈,而不要这一世的怀念,只陷入过......


    上五章提要:...更是诞下了沈国公唯一的子嗣,这才母凭女贵成了沈国公夫人的,只是当年之事洛合城中颇有传言,半真半假倒是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西门家更是鸡犬升天不可一世,早就引起了洛合城中公卿们的厌恶。 “闹得越大,才越好呢。”叶墨低声一笑,却是把几人的算计看了个清楚明白。 西门金莲能嫁入沈国公府,岂会是那般没脑子的人?这一番闹,可正是应了月秀宫那位的要求呢。 而沈国公看似不满,却实际上什么也没说,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依旧是不偏不倚中庸之道。 唯独是月秀宫那位,只是几样礼物就把自己推向......


    上六章提要:...是造诣上的高低,泠霜你如今差的也就是这上场经验了。” 叶墨有些可惜,当初在断肠谷,若不是泠霜经验欠缺,也不会被那黑衣人得逞。毕竟,她可是为数不多的女剑师,如今更是即将跻身剑尊行列的。 杨昱听到叶墨这叹息,不由咬住了她的耳垂,“本王倒是不知,墨儿你又是什么水平呢?剑尊还是幻皇?” 擂台四周的人偶尔目光投向这边,却又是很快就转移开了,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似的,叶墨却面不红心不跳的,“殿下一试即知。” 杨昱闻言却是松开了薄唇,声音微微冰凉,“本王等着墨儿你亲口说出呢。” 叶墨闻言心头闪过一丝警惕,却还是慵懒的坐在那里,似乎没听清杨昱的话似的。 如今他们是夫妻,可更多的却是盟友,不过是利益相关而已。而敌人嘛,却也不尽数相同。 “小姐,看样子青叶公子稳操胜券。” 不知为何,青叶第二轮的对手却还是这庆严宗的人,似乎这修行界的两大巨头对上了似的。而另一......


展开+

    梁久功原本就觉得这场婚礼太闹剧了,如今更是听到有人这般说辞,登时一股子老火冲上了心头,“来人,把这胡说八道扰乱喜堂的混账东西给我押下去,回头我请皇上亲自处理此事。”

    梁久功为人向来圆滑,这般却是把后路都封闭的死死的,显然是对杨炔说的这话。

    杨延昭自忖今日自己是主持这婚事的人,而梁久功显然比自己更了解桓帝的心思,便附和道,“梁总管说的在理,虽说这喜堂上不拘大家怎么闹腾,可是也不能这般诬陷皇室宗亲,要不然还让别人以为咱们北汉皇室软弱任由着一些不相干的人欺负呢!”

    杨延昭话音刚落,那小和尚闻言鼓掌道,“这位老伯伯说的在理,我叶姐姐是个再好不过的人,怎么会这般小肚鸡肠女人家家的,对了宁则大哥哥,叶姐姐那里去了?我听说今天是殿下施主和叶姐姐大喜的日子,可是特地来看望他们的,我还带了贺礼来了呢。”

    宁则看到小和尚不由苦笑了一声,沉稳的神情终于破功,“澈丹小师傅,你怎么来了?”贺礼他没见到,只是看着澈丹脚下的鸡腿骨,宁则觉得头有些痛了。

    “宁则大哥哥你还真是笨,我不是说给叶姐姐和殿下施主来贺喜的吗?对了师傅说成亲的人这里是有喜酒的,我能喝点吗?好渴……”

    废话,你吃了那么多肉能不渴吗?只是这喜酒什么时候能当白开水一样喝了?

    喜堂内众人莫不是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破了戒律的小和尚,吃肉喝酒,难不成还好色呢?要不然怎么会认识洛王妃?

    不过话说这洛王妃也够狠得,竟然连这么小的小师傅都不放过,实在是太狠了……一些人脑中自动脑补了叶墨威风赫赫逼着某小和尚,口称“从了我,给你好吃好喝的”的画面,十分的和谐。

    回答澈丹的是小白温柔的犬吠,响彻了整个喜堂……

    “汪汪……呜汪……”

    雨姬不知道小白和这个小和尚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是听小白这激动的模样一下子松了手,然后看着系着红丝带代替主人充当新娘的小白一个凌空飞跃狗爬式的落在了地上,然后飞速的在众多宾客内窜逃,最后一个箭步落到了澈丹的怀里。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离奇以及迅速,以致于雨姬根本没有预料到小白的当众逃婚!

    等杨延昭一声叹息惊醒众人的时候,只听见人群中一声惊呼,“这算是逃婚吗?”

    大庭广众之下,代替洛王妃拜堂的其爱宠小白跑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和尚的怀抱里,这不是逃婚是什么?

    饶是杨炔那一张寒铁脸也不由裂了一个大缝,看着说出这话的人咬牙切齿。而这人不是别人,恰恰正是原本抱着小白的雨姬!

    澈丹一脸兴奋的看着小白,“我就知道小白你有眼光,看我虽然还小,但是我绝对会好好对待叶姐姐的,只要我有俩番茄,肯定有她一个的。”

    小白兴奋的点了点头,埋在澈丹怀抱里一脸害羞模样。哼,它才不要和那个又蠢又肥还被主人踢坏了小半辈子的大肥猫看对眼呢,虽然澈丹没有胸,不过勉强也能接受吧……

    就算原本再怎么幸灾乐祸的看待这门婚事,可是到如今成了一场闹剧,在座的宾客也都看不下去了。

    而里面最最着急的当属梁久功了,看着雨姬那依旧保持着不可思议模样的小脸,他想笑都觉得嘴巴僵掉了。怎么洛王妃那么通透一个人儿,身边的得力侍女就这么笨呢?

    “闹洞房闹洞房,殿下和王妃可算是大的好算盘,让咱们直接闹了喜堂不去打扰他们双宿双飞了,杨大人主持了这么久也累了,还要麻烦你继续款待宾客,老奴要先行回宫复命了。”不是他老狐狸,只是这情况若是自己不跟桓帝解释清楚,怕是他们君臣之间便有了隔阂,如今这特殊时期,他可不想帝王身边连个得心应手的伺候的都没有。

    杨延昭刚反应过来,还没骂一声老狐狸就看到梁久功浩浩荡荡离开了,顿时嘴巴里吃了黄连似的,有苦说不出。

    好在虽是两位当事人胡闹不负责任,洛王府的总管沈总管却是早就以防万一了,看着适才还一脸错愕的宾客纷纷入席饮酒作乐,笑谈着方才这婚事带来的谈资,杨延昭恨不得自己打个地洞钻进去,却被皇室宗亲拉着灌起了酒。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一帮子宗亲贵胄出去松口气,却见喜堂前的楹柱下一身红色衣袍灿烂,杨延昭不由暗暗吃惊,想起了当初洛合城里的流言纷纷,却还是上前招呼道,“难道沣太子也是不胜酒力,和延昭一样出来偷个懒?”

    因为主持的是婚嫁喜事,郎中令的礼服也是带着喜庆吉祥寓意的,可是和东黎沣经年不变的红衣胜火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些喜庆,只是杨延昭却觉得今日这红衣格外的萧索。

    东黎沣含笑摇头,只是一双眼眸却望向了远处。即使是这般胡闹,可是却也没有听说她退婚的消息,即使是因为忿恨杨昱劣性不改,可她却是自己多病多灾。

    那个原因几乎要呼之欲出,可是东黎沣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也许上苍让他遇见叶墨,便是为了今日这遗憾吧。

    杨延昭也不是多话之人,两人静静站在那里看着府内的晚秋丹桂飘香,各自想着心事。也不知过了多久,杨延昭听到脚步声,他以为是哪位宾客,一回头却看到一双盈盈妙目正忘情看着东黎沣。

    他大觉尴尬,轻咳了一声,却听那美人说道,“太子,时候不早了,春园公公让奴婢来寻太子。”

    杨延昭原本以为这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可是刚要转身离开却不经意瞧到东黎沣身体一颤,似乎因为这声音而勾起了什么不美的回忆似的。

    他不是古道热肠的人,更何况东黎沣是海上岛国黎国太子,更是和他这个汉室宗亲没有多少牵连,当即便笑了笑离开。

    东黎沣依旧背对着祁清,可是眼光却已经迷离了些。

    “太子,还是在想着叶姑娘?”祁清眼神幽怨,只是心中浮起的却是另一张面孔,若是他能有东黎沣的一半痴情该多好?

    其实,宣三也是有的,只是这痴情偏偏没有给自己而已。

    “住口!”东黎沣愤怒的转过身来,低吼了一句,只是当看到祁清眼中盈盈水泽时,嘴唇翕动半天最终道,“后日我们回去,回去后我定当会给你一个名分的。”

    祁清却没有破涕为笑,“我知道太子喜欢的人只有叶姑娘,祁清身份卑贱不敢妄想,只希望能够常伴太子左右,不需要什么名份。”

    东黎沣看了她一眼,连大厅也没有进便直接离开了。

    祁清看着那用“仓惶落逃”来形容再合适不过的背影,唇角微微扬起了一丝笑意,还真是个痴情种子,不过……

    东黎沣走得很快,以致于根本没注意身后是否有人住了出来。祁清刚想要追赶,右手却被拉住了。

    “殿下,这可是洛王府,被人瞧见可就不好了。”

    被称为殿下的人笑了一声,“怎么,有了新欢便忘了本王?没想到本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祁清闻言却是泪水一流,说不出的委屈模样,“秦王殿下何必这么糟践祁清?祁清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秦王殿下英明神武,可若不是为了殿下您,祁清何至于委身他人?殿下若是不信任祁清,就让祁清去死好了!”说着,她便是要一头撞向走廊两侧的石柱上。

    西陵廷岂会容得她横死眼前香消玉殒?顿时一把拉住祁清,将她带入了怀抱,“清儿这是何苦?这里可是洛王府,不是吗?”

    祁清满脸委屈,“既然秦王殿下知道,那还是放尊重些。殿下放开祁清,祁清要去找……”太子东黎沣这几个字,祁清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西陵廷看她为难模样,手在她胸前的隆起处轻佻的一按,立马被反弹了起来,让他不由一笑,“洛王府又如何,难道还能难得住本王?”他语气狂傲,似乎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似的,“清儿这么着急去找那人,难道还真的喜欢上了他?一个废物!”

    饶是不指出姓名,却也知道西陵廷不屑一顾的人正是黎国太子东黎沣,因为东黎沣除了身份之外无一处能比得过自己,和自己那个废物大哥一模一样!偏偏,却又喜欢鸠占鹊巢!是在可恶的很。

    祁清原本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她抬头看着西陵廷,红红的眼睛充满了怀疑,“殿下觉得清儿是那等放荡之人?若不是为了殿下,我……我何至于……”

    想起自己和意中人根本再无可能,祁清眼泪不要命似的流了出来,怎么都止不住。

    西陵廷原本就是为了调戏而已,没想到怀中佳人竟是真的泪流不止,当机便抱着祁清一跃而出,地点却是洛王府的后院。

    “殿下你要带祁清去哪里?”因为洛王大婚的缘故,洛王府的守卫加强了一番,可是却还是弱的可怜,西陵廷自恃修为,更是对其不屑一顾。

    看着祁清那紧张的模样,西陵廷忽然一笑,“自然是带你去证明本王的真心。”

    因为洛王府的美人涉嫌陷害王妃被遣送回家,而对外宣称则是洛王妃善妒不容人。总之结果便是洛王府向来百花绽放的后院如今除了新修葺不久的洛王夫妻的主院,其他的院阁都空无一人,就连打扫的婆子也不过是维持洛王府的颜面而清扫一下而已。

    今日府中喜事,打扫的婆子都有一杯喜酒,以致于西陵廷寻到最角落的一个院落时,空无一人。

    祁清自是明白西陵廷心思,心里不屑一顾偏偏挣脱了西陵廷的怀抱就要往外面跑,只是她才多少本事,怎么可能逃得出去?一下子就被西陵廷又拉扯了回来。

    虽然这院落没了主人,可是一应的物事却并不缺少,西陵廷将祁清放到了床上,感受到自己因为她那无意之举而蓬勃的念想,看着祁清的眼神都直接而热烈。

    “殿下,祁清还要回去呢。”欲迎还拒,祁清最是清楚这等把戏对男人的诱惑力,刚一起身却被西陵廷扑倒在床上。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87章 放尊重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87章 放尊重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曾摘下来的。 谁知道他这好记性结果却是接过了一个烫手山芋。大喜之夜洛王夫妇都回到了王府里,偏偏澈丹小师傅拉着王妃叙旧,这一叙旧便是一夜。 好吧,花烛不洞房,反正咱们家殿下也不是那么好色的人(澈丹:因为他好的是男色,别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次夜,澈丹又趁着洗澡的功夫跑到了杨昱的房间谈论佛法,这一谈又是一个晚上。 这民间尚有新婚三日不离房的说法,怎么到了自己殿下这里就这么难了呢。 宁则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那么多抱怨,而对象则是一个小秃头! 用过午膳,他明明吩咐小丫头......


    下二章预览:...这般模样,不由着急,“三姐,就算叶墨是姓叶,可是你觉得她真的这般在意将军府,在意叶家吗?别忘了当初她可是硬要徒步进城折磨你我的,就连姨丈她都不放在眼里,你觉得她还真的把将军府当回儿事吗?” 叶遥闻言不由眉头一锁,叶墨看似对父亲尊重万分,其实却是再胡闹不过,顶着孝义的名头胡作非为哪里把将军府放在了眼中? 而且,当初桓帝之所以让叶墨选秀入宫便是为了警告父亲,可是她不说在洛合城中安分守己,却是这般的胡作非为惹是生非,更是和洛王闹得天下皆知。 一时间,叶遥的脸色不由沉郁了许多。眼见得......


    下三章预览:...杨昱猿臂一伸把叶墨揽进了胸前,低头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脸笑道,“不如何,墨儿就这般放心本王吗?” 叶墨面色不改,看着一脸深情的杨昱眨了眨眼,“殿下向来风流多情,我自然该是不放心的,只是前些日子洛合城流言纷纷,殿下为臣妾抛弃了那不良癖好,臣妾自然是要选择信任殿下的。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不是吗?” 夫妻之间?杨昱闻言低声一笑,唇畔溢出的笑意有些轻快,“是吗?本王倒是忘了本王和墨儿还是夫妻呢,是不是有些事也是夫妻之间才能交流一番的呢?” 成亲一月有余,别说洞房,就连最是浅尝辄止的一个......


    下四章预览:...” 小女孩的话顿时让小男孩收起了一脸兴奋,脸上颇是有些尴尬的悻悻色。 “是呀,有些小姑娘都七老八十了,还顶着一张孩子脸,真是,还真是老不要脸呢。”虽是这两个小孩子没有来得及自报家门,叶墨却也知道这两人来自哪里的。 “放肆,你竟然敢辱骂本使?”小女孩努力的想要挺胸抬头,可惜胸前的小青桃实在不给面子,比叶墨的还不如,到底是孩子身体。 席庆天看这俩人掐起来顿时连忙劝阻,万一自己一不小心被祸及了,到时候哭都来不及,这俩孩子看着虽小,可是一旦得罪却是要命的呀!可是他刚要劝,却被叶墨和那小女孩双双瞪了一眼,弄得他一脸苦色,只能默默哀求自己不要成了池鱼。 叶墨看着那搔首弄姿却又没有半点女人风韵的小女孩,不由掐腰笑了起来,“真是奇怪,难道小姑娘你真的七老八十?还真是奇怪,奇怪呀。” 那小男孩看叶墨一脸叹息神色,顿时好奇问道,“奇怪什么?” 他声音青稚,任谁听到这......


    下五章预览:...经年累月使用,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罂粟的味道,身体八成已经被掏空了。 只是她余威尚在,席庆天见到她早就三魂没了七魄,不如把他弄走最好,所以方才她才会故意激怒拜月宫主,而这一切果不其然。 拜月宫主闻言却是一惊,就算是席庆天,单单这般看两眼也不会瞧出自己的身体的真实状况的,更何况他早就怕了自己,又岂敢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可是她却没有料到眼前的这小丫头竟是有这么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眼就看穿了自己。 一时间,长年累月久居上位的拜月宫主愣在了那里,良久才开口道,“果然你和阿云一样聪明,不过你......


    下六章预览:...唯独有一人而已。 看到叶墨真真实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叶雁心中不由的一阵冷寒。甄萌死了,可是父亲竟是没有对叶墨下手,是不是,她真的低估了叶墨? “姐姐倒是气色不错,父亲很是挂念姐姐的。”笑吟吟的看着华妃,叶墨脸上的古怪笑意让华妃不由身子一颤。 “小妹说笑了,皇上,如今这洛合城里危机四伏,皇上日理万机,还惦念着臣妾,真是让臣妾,臣妾感动。” 小腹微微挺起,微微透露着疲倦,玉一般的脸颊上有些委屈似的,长长的睫羽上挂着颤颤巍巍的泪珠,委实是一个美人。 只是良久,她弯曲着的身子却没有被人搀扶起来,她不由诧异了一下,抬头看向了桓帝,“皇上,臣妾……” 只是她看到了桓帝一脸的沉寂,不由身子又是一颤。 “起来吧。”桓帝轻飘飘的一句,便转身离开,唯有叶墨上前一步,低声细语道,“姐姐如今身子重了,还是不要行此大礼的好,如是折损了腹中的孩儿,岂不是得不偿失?” ......


    本章精要    梁久功原本就觉得这场婚礼太闹剧了,如今更是听到有人这般说辞,登时一股子老火冲上了心头,“来人,把这胡说八道扰乱喜堂的混账东西给我押下去,回头我请皇上亲自处理此事。”

        梁久功为人向来圆滑,这般却是把后路都封闭的死死的,显然是对杨炔说的这话。

        杨延昭自忖今日自己是主持这婚事的人,而梁久功显然比自己更了解桓帝的心思,便附和道,“梁总管说的在理,虽说这喜堂上不拘大家怎么闹腾,可是也不能这般诬陷皇室宗亲,要不然还让别人以为咱们北汉皇室软弱任由着一些不相干的人欺负呢!”

        杨延昭话音刚落,那小和尚闻言鼓掌道,“这位老伯伯说的在理,我叶姐姐是个再好不过的人,怎么会这般小肚鸡肠女人家家的,对了宁则大哥哥,叶姐姐那里去了?我听说今天是殿下施主和叶姐姐大喜的日子,可是特地来看望他们的,我还带了贺礼来了呢。”

        宁则看到小和尚不由苦笑了一声,沉稳的神情终于破功,“澈丹小师傅,你怎么来了?”贺礼他没见到,只是看着澈丹脚下的鸡腿骨,宁则觉得头有些痛了。

        “宁则大哥哥你还真是笨,我不是说给叶姐姐和殿下施主来贺喜的吗?对了师傅说成亲的人这里是有喜酒的,我能喝点吗?好渴……”

        废话,你吃了那么多肉能不渴吗?只是这喜酒什么时候能当白开水一样喝了?

        喜堂内众人莫不是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破了戒律的小和尚,吃肉喝酒,难不成还好色呢?要不然怎么会认识洛王妃?

        不过话说这洛王妃也够狠得,竟然连这么小的小师傅都不放过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87章 放尊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麻衣神算子

    麻衣神算子最新章节

        爷爷教了我一身算命的本事,却在我帮人算了三次命后,离开了我。
        从此之后,我不光给活人看命,还要给死人看,更要给……

  •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最新章节

        姐妹情深,兄妹情深,侯门一入深似海,爱恨情仇无止休。天赐良缘,天作之合,千里姻缘一线牵,鸳鸯误点为哪般。爱新觉罗?胤禛、年冰凝;爱新觉罗?胤祯,年玉盈,两兄弟、两姐妹,阴差阳错遇见你,生生世世不分离。本文讲述雍正皇帝与年妃的爱情故事,基本尊...

  • 重生之帝国大亨

    重生之帝国大亨最新章节

        七年的监狱生活,
        把一个英气勃的有为青年变成了一个迷茫颓废的中年大叔。
        出狱的第一天,
        一场大雨又把他送回了中学时代的青葱岁月!
        这是一个重生者与天比高的故事!
        充满了青春的回忆,人生的思考,交织着纸醉金迷,爱恨情仇,并最终踏上巅峰。
        ……
        来吧!
        让我们跟随着主角的脚步一起回到过去!
        一切从头开始,一步一步踏节而歌,叱咤风雨,笑傲江湖!
        ……
        ……
        (本书于17k小说网,盗版的读者请到17k小说网看正版,同样免费的哦!)
        (鲜花、收藏、红包,谢谢!)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重生之帝国大亨》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仙成道立

    仙成道立最新章节

        造化争流,佛修智慧,道修仙途,恒古以来,不变其意。
        诚心求索,人秀佛佐,仙成道立,因果循环,不变其理。
        大道衰落,仙将下界,拯救末世,乾坤颠倒,惊天浩劫。
        群仙诸佛,如花寂灭,天道铸魔,一代奇侠,七石传说。
        女娲娘娘留下箴言,七彩时,六色分,五颜定,功德无量,无量量劫迁。

  • 女总裁的贴身男医

    女总裁的贴身男医最新章节

        他是一名医生,他是一名天才医生,他是一名仁心仁术热血爱国的天才名医。只为一个曾经的美丽邂逅,一个相濡以沫的经历,令无数男同胞羡慕嫉妒恨的人财两得抱得美人归。于是,他的人生被披上了一件斗士的外衣,为了大义也为了美妻和红颜知己……本文纯属虚构,...

  • 医世风流

    医世风流最新章节

        翩翩少年,扬眉淡笑;一身贫寒,感叹人生不过如此,却意外苏醒了一代神医的记忆。    从此,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人生苦短,当一世风流。js330

  • 深宫欢

    深宫欢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沦为弃妃。深宫之路,处处危机。皇帝不宠,皇后凶猛。齐少凡不禁痛斥:我到底算哪门子的贵妃?
        等等,怎么还招惹了一位杀人不眨眼的王爷了?
        这位王爷长得俊美无俦,还手握重兵权倾朝野。
        齐少凡决定:要抱住这位厉害王爷的大腿不撒手!...

  • 墓中无人

    墓中无人最新章节

        护犊子是所有动物的天性,即便他的儿子要吃他,那也是他自愿,你要动他儿子,他做了鬼都不会放过你!

  • 龙武道劫

    龙武道劫最新章节

        【火爆玄幻】浩瀚九州,万族林立,崇尚武道,强者为尊。古有大能一怒星辰陨,众强争霸九州红.........修炼者,练体魄,夺造化逆天改命。寒门少年徐子辰至西南边陲横空出世,天骄争霸,拳碎虚空,以无上神威打入那神秘的浩瀚世界,踏上逆天改命的逆袭之路.............

  • 最多阅读:异常世界见闻录全文阅读开发次元世界全文阅读超级篮坛巨星全文阅读吻安甜妻:老公,轻轻亲全文阅读天才俏医妃全文阅读乡村修真高手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