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85章 不出面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68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不住了。 “贱人,和她姐姐一个德行,难道还要引勾皇上不成?别忘了她可是洛王妃!” 朱宜见状连忙打探四周,看伺候的宫女早就退下这才放下心来,“娘娘,您现在保重凤体为重,千万别为这点小事动怒。” “洛王呢,不都说洛王冲冠一怒为红颜吗?怎么现在还不见他进宫带走那贱人?”只要那贱人走了,皇上的心就会回来的,她有信心,皇上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闻言,朱宜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皇后见状连忙问道,“怎么,难道是皇上不许洛王进宫?” 朱宜看皇后神色激动,连忙解释道,“不是皇上不许,是洛......


    上二章提要:...得体大方的。 “还不快快叩谢皇恩?” 以文媚为首的西夏舞者盈盈参拜,却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文媚看了一眼叶墨和杨昱,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脚却是不听使唤似的上前了两步,“皇上,文媚心仪洛王殿下久矣,想要敬殿下一杯酒,不知皇上能否答应?” 桓帝闻言有片刻的犹疑,毕竟是西夏送来的人,若是不答应,显得有些小气,好像在怀疑什么似的。 可是要是答应的话,阿昱他…… “皇上,既然这西夏的姑娘调戏了我家殿下,不知道臣妾能不能以牙还牙呢?” 叶墨忽然站起身来,神态却是无......


    上三章提要:...生意不知道该是多小呢?又会是多大的手笔呢?” 话里分明是明察暗探,又有些讽刺意味。 叶墨却恍然未觉,更是没有看到苏程瞬间变色的脸色,和杨延昭推杯交盏,似乎是多年的好友一般,没有半点的结缔。 “这个嘛,没法子,小时候家里穷,长大后当然觉得这金银之物越多越好,不过俗话说得好,钱财乃身外之物,有些东西是多少金叶子也买不回来的,例如苏兄,杨兄你觉得呢?”叶墨又饮下了一杯酒,“也不对,苏兄不是东西,不是苏兄不能算是东西……”叶墨把自己绕了进去,最后看着苏程红白交替的脸,站起身来笑了一笑......


    上四章提要:...服用了大还丹!”听到周围纷纷的猜测声,苏媚儿不由反驳道,皇兄才不会作弊呢。那大还丹,还是她亲手炼制的呢! “是吗?那么纤柔公主又在质疑什么?” 你南唐有大还丹,难道我北汉皇室就不能有吗? 你皇兄为了南唐名誉而战,难道我的王妃就不能为北汉名誉而战吗? 那脸上分明是淡淡的戏谑的笑意,可是眼眸深处却是一片寒冷,让苏媚儿一阵胆寒,只觉得这烈日炎炎却不敌他眼中一片冰寒。 “咚咚……” 两声锣鼓声,却是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擂台上,这最是吸引众人目光,幻术和武道的另一场交锋正式拉开了帷幕! “崆峒青叶,还请多多指教。”青叶看着眼前的人,总觉得有些眼熟似的,可是到底在哪里见过,却又没有半点印象了。 “北汉叶墨,公子手下留情。” 蓦然迎上了一双清澈的眼眸,青叶微微失神,这声音竟然有点熟悉,可是…… 只是这片刻间的功夫,沈夫人已然瞧在心里,掩唇笑......


    上五章提要:...,“当然是帅气俊朗年少有为的哥哥咯。” 只是那细长的眸子不经意扫去,却看到杨昱脸上丰富的变化,从笑容到清浅的愤怒,而变化的原因却是因为那两个字。 “哥哥?”俯下身子,几乎在接近半寸就可以把这女人吞下吃的连骨头都没有了。只是叶墨却并不害怕这样的威胁,因为她并不在乎。 这点,她知道,他也知道,不是吗? “墨儿难道不知道三纲五常吗?出嫁从夫。” 咬牙切齿,从来没有人能这么挑战自己,杨昱心里有些许不舒服,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失控。 叶墨以手支颐,眼中有微微的不解,“这......


    上六章提要:...简直是罪该万死! 偏生雨姬不清楚沈嘉音这恼火,只觉得她说的话有问题,便好奇问道,“主人没给我吃过雄心豹子胆,好吃吗?” 这不问还好,一问顿时激起了沈嘉音蛰伏的怒火。 这般装无辜是给谁看?难道这是叶墨那贱人准备送到燕王府上的人吗?故意的装个柔弱模样来糊弄自己? 想到这里,沈嘉音顿时俏脸涨成了紫红色,刷的站起身来一巴掌就要往雨姬脸上甩去。 雨姬偏生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看着这巴掌就要落在脸上,却没有半点动静。 手腕被紧紧箍着,这等熟悉的禁锢让沈嘉音忽然间有些害怕,太过于熟悉的感觉,只是因为这禁锢来自于叶墨。 紧紧抓住了沈嘉音的右手手腕,叶墨声音低沉,却是说不出的玩味,“怎么,雨姬得罪了六弟妹了么?竟惹得弟妹连身份都不顾了?” 一语却是指出了沈嘉音的不是。 明明是客,却教训主人家的奴仆,是对主人的不敬。 亲自动手,却是丢失......


展开+

    众说纷纭,只是祁佑年间的战乱却导致原本国泰民安的大昭纷乱四起,就算后来逸王登基后有作为却还是止不住大昭的战火纷纷。盛世繁华在异常祁佑之变中一去不返,就算是有后来的文景中心却也挽回不了败局。宦官当政,外戚乱政,藩王割据,动荡维持了两百多年。后来大昭为一文一武两个权臣控制了朝政,文臣苏文定,武将杨澜,南唐北汉隔江相对政局至此成立。后来西北部族不堪受匈奴王庭剥削叛出了五支部落建立了西夏王朝,南唐的开国功勋黎氏一族也为南唐始帝所害远遁东海,至此九州大陆五国鼎立局面形成。

    “皇上,皇上……”

    梁久功轻声的呼喊让桓帝醒过神来,“你说阿昱他会不会是周景云。”

    梁久功起先一愣,可是旋即想起了周景云是谁,不由大汗淋漓,跪倒在地,“皇上,皇上三思呀!”

    世间传言纷纷,关于大昭的覆灭流言万千,可是梁久功久居宫廷,却也知道那几百年前的往事。

    世人传言纷纷,却也八九不离十,那康王妃便是逸王母家的表妹,对逸王一往情深,为之献身与人。只是最后逸王派隐士处决了祁佑帝,又将康王妃屠杀于康王陵寝前却是世人所不知的。

    桓帝闻言冷哼了一声,“三思,三思……”他这辈子三思的还不够多吗?只是有些事却是怎么也会发生的,“只是他想做逸王,她却不一定是康王妃呀!”

    梁久功闻言又是一颤,把头埋到了地上,冷宫的阴气侵入体内,让他只觉得像是身处冰窖似的,良久才听到帝王轻轻的声音,“走吧,回承乾殿。”

    那里,才是他之所在。一场镜花水月,到底是骗不了人的。

    “怎么,难道墨儿还真的对他动情了?”

    下巴被杨昱捏在手中,叶墨略有些吃痛,想要挣脱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的束缚,她脑中一闪,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连着声音都带了几分甜意,“莫非是殿下吃醋了?”

    洛王府华丽丽的马车外是宁则抖着肩膀,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可是耳朵却又忍不住的支了起来。

    “吃醋?”杨昱笑了一声,鼻息瞬间和叶墨的交织在一起,“墨儿说的是呢,冲冠一怒为红颜,不过这红颜却是薄命之人,难道墨儿这般想不开?”

    叶墨拧了拧眉头,身体往后一倚靠在了车壁上沉默不语。马车内的气氛古怪,直到宁则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平静。

    “主子,到了。”

    天上依旧瓢泼着冰凉的秋雨,叶墨还没反应过来却被人带下了马车,一身衣衫迅速的被凉意浸透。

    “殿下,她是谁?”

    明明是如同这秋雨一样冰凉入骨的声音,可是听到之后却让叶墨觉得饶是把江山捧到这人面前,也不为过。

    她抬头望去,千金苑的门前站着一人,青色的衣衫似乎与这漫天秋雨一般颜色,朦胧在雨气中的人似乎下一瞬间便会消失在眼前似的。

    樱瓣般的唇失去了血色似的宛如飘零的樱花,不点而翠的眉微微蹙着彰示着主人并不乐观的心态。虽是倾城美人,可叶墨却也为之倾倒。脑中交错着汉宫里的流言纷纷,叶墨唇角弧度微微升起,心却被漫天秋雨笼罩。这便是闻名洛合的兰如公子,果真是人如其名。

    “殿下,公子非要在这里等殿下回来,奴才劝不住。”

    叶墨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杨昱的目光全然放在了兰如身上,向来无所谓的丹凤眼中七分疼惜,两分责怪还有一份愠怒。

    “本王不留无用之人。”

    那褐衫奴仆闻言不由惶恐,连忙求饶道,“殿下饶命呀,奴才下次一定拦住公子的。”磕头如捣蒜,很快额上便是一片红肿。

    宁则刚要动手却听到兰如声音淡淡,“殿下有贵客,兰如告辞了,何林你送我回去。”

    一句话便是让杨昱饶了那何林,叶墨淡淡一笑,却瞥向了杨昱,“不过是个不相干的人,宁则去把马车打扫干净,本王陪你去抚琴。”

    三言两语便把叶墨抛了个干干净净,宁则为难的看了一眼,却还是迫于主子的威势而离开,一时间千金苑门前一片萧索,唯独叶墨一身素衣站在雨中,眼中满是雨水。

    “回去吧,她们都很担心你。”

    头上忽然撑起了一把油纸伞,隔绝了那漫天秋雨,叶墨淡淡扫了一眼来人,目光落在了千金苑紧紧阖上的大门上,秋雨缠绵,隐约着传来袅袅琴音。

    “窦弗,你说他弹奏的是什么曲子?”

    这曲音于他而言并不陌生,答案张口就来,“是《凤求凰》一曲,当年祁佑帝为皇后所作。”他看了眼叶墨,眼中是说不出的伤痛以及疼惜。

    “是吗?”叶墨扯出淡淡的笑意,“人中龙凤,四海求其凰。走吧。”

    她刚要迈步离开,却被人拉住了手腕,脚下步子尴尬的留在那里,进退不得。

    “你这又是何必?刚才你明明看到了的,他对兰如不是一般心思,我告诉你,兰如本是万葩楼的人,是燕王杨炔一手安排的人,他不是逢场作戏,你看清楚了吗?”说完,窦弗胸前不断的起伏着,昭示着他心情的激动。

    叶墨忽然笑了出来,却比秋雨还凄凉,“窦弗,你说了那么多,究竟为什么?”

    是呀,他从来都是沉默寡言的,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为什么这次却这么失态?手中的油纸伞被一阵风吹去,在雨水中滚了两下随着水流飘走了。

    漫天雨幕下,窦弗看着侧身对着自己的人,忽然间板正了叶墨的身子,紧紧抓住她的肩膀,“那是因为我喜欢你!”

    一开始他的确只是存了利用之心罢了,在他的世界里,世上的人不过两种:要杀的人,要利用的人。

    借口保护她三年也不过是想用她来保护自己逃脱西夏一品堂的追杀而已,果然不出他所料,她的确不一般。找到了崆峒剑圣蔚衍的遗物,更是让血薇剑认其为主,成了崆峒剑圣。他目的达到了,三年时间足够他恢复功力将来好摆脱一品堂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信任自己?明明实力不济,却还是让自己跟随在她身边一起去探寻宝藏?难道她就不怕自己见财起意杀了她吗?

    他是一个杀手,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明明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长得一般脾气很坏,贪财好色。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沉沦了呢?

    无关乎她的容颜,无关乎她的脾气。甚至,他希望她并没有去东海,这样她还是那个丑丫头,那个九州皆知的废材,这样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于她,守护于她。

    平静的看着叶墨,可是窦弗却知道他的呼吸是那般急促,他的手是那般紧张的根本松不开。

    “我有什么好喜欢的?”叶墨笑了笑,似乎还是那个没心没肺贪财好色的人,笑意中都带着嘲弄。

    她轻轻便挣脱了他的束缚,转身离开,只留给了自己一个瘦削的背影。

    窦弗眼睁睁看着那远去的人,一点点变小却一点点充斥着心扉,他刚要迈步追上去,却看到那身影缓缓倒下,犹如大厦将倾。

    窦弗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将叶墨紧紧抱在怀里,看着昏迷过去的人,低声喊出了梦中萦绕的名字,“墨儿。”

    昏迷沉睡将近一个月,眼前是朦胧模糊的身影,等到叶墨彻底清醒过来,明天便是九月十八日了。

    “殿下,这花轿都出了门了,好歹你也要出去迎接新娘子呀!”梁久功对于这主子爷彻底无语了,看着屋里面揽着小倌儿,饮着美酒的洛王爷,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个沉睡月余方醒来的新娘。

    一个饮酒作乐不出门的新郎。

    偏生这俩哪个都不是他能得罪的,梁久功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明明是洛王大婚可是帝王却不出面。感情是怕看到这场面被活活气死呀!

    一开始还以为洛王和王妃恩恩爱爱,是难得的神仙伴侣。可是自从洛王妃从冷宫里出来后,原本天天腻歪在一起的人却是一个沉沦温柔乡,一个昏迷不醒久卧床。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分明是寒冰与烈火的存在呀,这该如何去和谐?皇上还说他们夫妻定能够相敬如宾,他看呀,相敬如冰还差不多!

    “怎么了,难道兰如今天这么热情,是不希望本王娶了那母老虎吗?”饮下酒杯中酡红的桃花酿,杨昱勾起了兰如的下巴,轻佻道,“难道兰如是怕本王有了那母老虎,就再不来寻你了么?”

    兰如轻声一笑,玉一般的脸颊因为饮酒而微微酡红,“若是那样,兰如为殿下守身如玉,直到殿下有朝一日想起了兰如。”

    他说的十分轻松,可是眼角却似乎有些湿润,分明是不甘心的样子。

    杨昱见状不由笑了起来,“兰如这模样,本王可是喜欢的很,怎么会为了那鱼目,舍弃了你这明珠呢?”

    梁久功来回踱着步子,偷偷看了一眼,却见杨昱衣衫微微敞开,衣襟松散,隐隐露出里面白瓷般的肌理。

    “殿下……”

    似乎为梁久功那着急上火的声音感到好笑,杨昱声音轻盈,“梁总管,本王大婚,如今本王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呢?”

    梁久功怎么听不出这嘲讽的意思?他还真是王爷不急太监急,可是这差事落在他身上,他不着急上火赶着办,难道还任由着这人胡闹不成?

    “殿下,皇上对殿下婚事最是关心,殿下可不要让皇上伤心呢!”

    话音刚落,里面的笑声戛然而止,良久才传来微微的愠怒,“本王怕,若是娶了她,皇兄才会更伤心呢。”

    梁久功闻言忽然一愣,脸上带着懊恼。当初洛王妃被囚禁在冷宫之中,皇上下旨不让宫中嫔妃前去探望,自己却每每在那里和洛王妃下棋为乐,为此宫里流言纷纷说是洛王妃引勾了皇上,弟妹和皇兄暗通曲款给洛王爷带了一顶绿色的帽子。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85章 不出面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85章 不出面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在众多宾客内窜逃,最后一个箭步落到了澈丹的怀里。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离奇以及迅速,以致于雨姬根本没有预料到小白的当众逃婚! 等杨延昭一声叹息惊醒众人的时候,只听见人群中一声惊呼,“这算是逃婚吗?” 大庭广众之下,代替洛王妃拜堂的其爱宠小白跑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和尚的怀抱里,这不是逃婚是什么? 饶是杨炔那一张寒铁脸也不由裂了一个大缝,看着说出这话的人咬牙切齿。而这人不是别人,恰恰正是原本抱着小白的雨姬! 澈丹一脸兴奋的看着小白,“我就知道小白你有眼光,看我虽然还小......


    下二章预览:...第一日,不着急,不着急。 “小姐,我记得似乎夫人病逝后,他就把夫人的云霜苑给封了,小姐要是想缅怀夫人的话,不妨明日去云霜苑看看。” 叶府的院子命名很是简单明了,小姐为院,夫人为苑,以名字命名。 “也好,现在就去。”去晚了,怕是云霜苑里就没有自己要找的东西了。 泠霜错愕了一下,“现在?” 如今可是都子时了,去云霜苑貌似有些偷偷摸摸的吧? 叶墨看泠霜那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不由笑道,“难道女儿思念母亲,半夜不能寐,前来缅思不行吗?” 好借口,好理由,好小姐! ......


    下三章预览:...异样,只是却又有一小股的火龙向着山下飞去。 “怎么回事?”苏子恒看着飞速离开的那人眼中透着不满,既然来了悬空寺却不来见自己,如今这些人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那护卫似乎没有察觉到苏子恒的不悦似的,直言道,“听说是镇远将军府那边出了事,只是到底是谁,却还不清楚。” 镇远将军府?苏子恒闻言猛地站起身来,只是他到底不是寻常人,很快便镇定下来,“既是如此,我们也去瞧瞧热闹好了。” 地上的女人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身上遍布着伤痕,多数是那三条力竭而亡的狼狗留下的痕迹,下体处是......


    下四章预览:... “其实这里和锦城也没什么区别嘛。”除了美人更多些,吃食更精美些,价钱更贵些,叶姐姐给他的金叶子消失的更快了些,澈丹并没有找到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可是你比之前胖多了。”手感似乎更好了些,简直可以放到蒸笼里面做人肉包子了,泠霜的笑让澈丹觉得毛骨悚然。 “你……你要干什么!” 虽然叶姐姐应该是更让人觉得恐怖,可是为什么他总是觉得泠霜姐姐才是最恐怖的那个人?一个炸药包放在这里,他可是不会顶包的人呀。 泠霜冷冷的笑了一声,“没什么,带你出去看女人洗澡!” 天知道为什么小姐要把这么任重道远的任务交代给自己,而且谁又能告诉她为什么和尚不在庙里吃斋呀念佛呀,反倒是在山下大吃大喝,就算是有十八戒,也都破光了。 如今小姐更是让自己带这个小秃头去寻花问柳,泠霜想想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只是想想刚才出了客栈的小姐,泠霜却还是有些担忧。 苏子恒看小姐的目光太过于灼热......


    下五章预览:...反抗只觉得脸上一凉,接着是一热,顿时眼前模糊了一片。 “啊……”眼前一片红色的烟雾,就连叫这一声雀灵都觉得脸上一片尖锐的痛意。 “呜汪……呜汪……”小白得意的叫了两声,哼,敢小瞧它小白,它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什么叫做毁容!哼,跟着主人那么久,难道它还不会一两个奸招吗? 席庆天看着这傲娇的爱犬,眼中一片惊诧还没说的出口,就闻到从外面传来的一阵熟悉的味道。 “小姐,拜月宫到了。” 前来迎接拜月使者的宫人看到雀灵一脸鲜血,顿时惊诧道,“灵使者,你怎么了?”尤其是......


    下六章预览:...是拿出了当年昭帝杨演谋害兄弟的“证据”,整个北汉顿时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蛰伏在各地的势力纷纷投靠了杨延昭的阵营。 谁也没有想到,当年的婴孩因为昭帝的一时心软,竟是造成了如此大的动乱,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手中没有丝毫兵权的落魄宗亲忽然间竟是揭竿而起,一呼百应。 “守卫皇宫的京畿卫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你赶紧跟我走。”叶墨不由分说便去拉桓帝的手,只是抓到了那手腕的刹那,她有些惊讶,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为什么他的手腕竟是消瘦到这般地步,似乎整个人都只剩下了骨头而已。 两人近在咫尺,叶墨看到了桓帝的脸,整个人顿时愣住了,这样一个人像是被大刑折磨了一般,原本丰神俊朗的脸上如今几乎是干瘦,唯独一双眼睛分明,炯炯有神。 叶墨一愣神,却被桓帝反手抓住了手腕,“是想要帮他?” 他,自然是杨昱。两人都心知肚明。 叶墨笑了笑,眼角带着嘲讽,“帮他?若是你愿意这样理解,那我......


    本章精要    众说纷纭,只是祁佑年间的战乱却导致原本国泰民安的大昭纷乱四起,就算后来逸王登基后有作为却还是止不住大昭的战火纷纷。盛世繁华在异常祁佑之变中一去不返,就算是有后来的文景中心却也挽回不了败局。宦官当政,外戚乱政,藩王割据,动荡维持了两百多年。后来大昭为一文一武两个权臣控制了朝政,文臣苏文定,武将杨澜,南唐北汉隔江相对政局至此成立。后来西北部族不堪受匈奴王庭剥削叛出了五支部落建立了西夏王朝,南唐的开国功勋黎氏一族也为南唐始帝所害远遁东海,至此九州大陆五国鼎立局面形成。

        “皇上,皇上……”

        梁久功轻声的呼喊让桓帝醒过神来,“你说阿昱他会不会是周景云。”

        梁久功起先一愣,可是旋即想起了周景云是谁,不由大汗淋漓,跪倒在地,“皇上,皇上三思呀!”

        世间传言纷纷,关于大昭的覆灭流言万千,可是梁久功久居宫廷,却也知道那几百年前的往事。

        世人传言纷纷,却也八九不离十,那康王妃便是逸王母家的表妹,对逸王一往情深,为之献身与人。只是最后逸王派隐士处决了祁佑帝,又将康王妃屠杀于康王陵寝前却是世人所不知的。

        桓帝闻言冷哼了一声,“三思,三思……”他这辈子三思的还不够多吗?只是有些事却是怎么也会发生的,“只是他想做逸王,她却不一定是康王妃呀!”

        梁久功闻言又是一颤,把头埋到了地上,冷宫的阴气侵入体内,让他只觉得像是身处冰窖似的,良久才听到帝王轻轻的声音,“走吧,回承乾殿。”

        那里,才是他之所在。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85章 不出面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逆天废材:帝尊别乱来

    逆天废材:帝尊别乱来最新章节

        她是冷艳无情的女杀手。
        一朝穿越,成了南宫家人人欺辱的废材小姐。
        生死间,被天地奇兵封天塔认主。
        从此,丹药随我吃,天材任我用。渣男让我抽,绿婊由我杀。
        小小萌兽,黏上我。
        魔尊美人,宠着我...

  • 甜宠无期限:腹黑竹马吃定你

    甜宠无期限:腹黑竹马吃定你最新章节

        脑海中全是那个家伙的影子和强吻她的情景,“你把我的初吻还给我”,瞬间,苏沫儿在没有任何防御之下,被他的双手搂住肩膀,转过180度后完美地送入他的嘴巴,第二次被强吻。"我从来不会道歉,但欠别人的东西一定会还,那我就把你的初吻还给你!"莫子轩将...

  • 死亡直播

    死亡直播最新章节

        刚毕业的帅哥,为钱加入死亡直播,直播发生灵异事件,是真闹鬼还是人为作祟。洋娃娃弹奏钢琴曲,婴儿哭声频传的烂尾楼,吸血僵尸出没的废弃酒店,是鬼吗,不,人比鬼可怕!

  • 最强统帅

    最强统帅最新章节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他的剑术独步天下,一代绝世高手,他的布阵出其不意,以少胜多。一个少年怎样炼成了元帅?他拯救国家于危难,打的入侵者闻风丧胆,驰骋天下,快意人生,给四海一片安祥太平……

  • 工业造大明

    工业造大明最新章节

        王晨,一个人到中年的坏蛋来到了大明,看着满目苍夷的中华大地,不由得端起了自己坏蛋的饭碗在这个前有李自成、后有后金铁蹄、身边环绕着正义感十足的东林党、王晨该怎么在这个血与泪交织的大明混下去呢?

  • 武神轩辕记

    武神轩辕记最新章节

        百年前,武神轩辕伢子在雪山以心论武,以武论道,以道论情,以情论人,风姿神韵,惊为天人,让后世之人无不敬仰。心不杂,武可强,道亦正,情自真,人无憾,为轩辕伢子一生遵循的真理。谁曾想这个传奇般的人物,竟然身怀无数秘密,他和天魔教之间的那段恩怨情仇,困扰着无数后人。无人可逃脱宿命的纠葛,直到轩辕之后和神女传人,流为传说……
        本书以天魔教和轩辕伢子之间百年的恩怨情仇为背景,讲述了孟传情和夜未央两个不同人物,因命运的束缚而卷入一系列斗争中。
        一个生来就很出色,天赋异禀,惊才绝艳,却注定这一生都只是为他人做嫁,呕心沥血,死而无憾。“我这一生,不会与任何人为敌,除了天魔教!”
        一个生来就被算计,韬光养晦,鲜衣怒马,傲笑江湖,却注定生不得志,历经坎坷,浴火重生。“如果这就是天魔教百年来一直无法逃脱的宿命,那就让它在我这一代终结吧!”

  • 最多阅读:昔日旧重逢全文阅读无双鬼才召唤系统全文阅读诱宠小青梅:傲娇竹马碗里来全文阅读万界主宰全文阅读娱乐能成神全文阅读都市超级狂仙全文阅读巅峰权力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