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59章 正经模样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42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那位,可从来都是顶顶聪慧的。” ——我是好久没有出现的寂寞的小白的说——“姑姑,听说今个儿是燕王妃和那叶……准洛王妃的比试,你说她们谁会赢呢?” 皇后有些担忧,神色间难以掩饰一丝焦急。 若是燕王妃赢了,以她的性子定会折辱叶墨一番的,这何尝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呢?毕竟,到底是同气连枝,能气一气华妃那贱人也好。可是这叶墨偏偏是汉室的代表,若是输了,岂不是丢了汉室的颜面? 可若是叶墨赢了,若是她纠结当初这月秀殿内发生的事,定也不会轻易饶了燕王妃的。燕王虽不受宠,可是这中间可......


    上二章提要:...也只有本王才能承受的住呀。” 寝殿内一片昏暗,叶墨手中的银针闪烁了一下,却还是收了回去。 “是吗?原来殿下是下面的呀!”叶墨手中一晃,瞬间寝殿却已经明晃晃了,叶墨只觉得身后那人气息似乎粗了一下,下一瞬自己却是面对这那俊颜,下巴被挑起。 “上面下面,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忽然想起了另一个女子,杨昱不禁有些出神,却听到那格外讽刺的笑声。 “原来,殿下也是心中有人的,只是澜衣公子已经被您赶走了,却不知那人是男是女,是否婚嫁呢?” 笑声肆虐,却让杨昱不禁皱了皱眉,“笑得那......


    上三章提要:...若真是进宫来岂不是倒了皇上的胃口,这样一来的话,本宫倒是有机会承蒙圣宠了。” 梦汐听华妃这么一说不禁神色变化,尴尬的笑了笑,“娘娘,您去看看就知道了,听说过会儿皇上也是要去月秀宫的。” 可是若小姐更美了呢,那么是不是这后宫为数不多的圣宠也会被她尽数占了去呢?梦汐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晦暗不明。 “也好。” 若真是那臭丫头的话,我自然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华妃娘娘,您来的还真是及时,太后正愁着呢……” “李总管,怎么太后突然过问起这事情来了,......


    上四章提要:...往。” 苏媚儿闻言愣了一下,“昱哥哥你认识这个女人?”好久不见,难道这女人和昱哥哥认识很久了?难怪昱哥哥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头,好呀,竟敢勾引我的昱哥哥,看我怎么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 苏媚儿一番心思,却全然忘记了适才却是自己险些命丧叶墨手下的。 “骚狐狸,你不也是依旧那么骚包吗?”只是,自己容颜变换,他却是怎么认出来的? 杨昱闻言却只是一笑,似乎才看到苏子恒似的,拱手一礼道,“苏兄可能不认识,这是叶墨。” 桃花债果真是非同凡响,只是…… 杨昱眉宇间闪过一丝异样,旋即却又继续说道,“如今你这模样,我倒是觉得赏心悦目了几分。” 叶墨?当初和洛王杨昱一同前往东海铲除东海恶蛟的叶墨?入充桓帝后宫的秀女,镇威将军府的废材四小姐叶墨? 苏子恒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住,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原来是叶四小姐,适才媚儿无礼了,还望四小姐见谅。” ......


    上五章提要:...我?”小白羞涩了一张小脸,站在叶墨肩头小娇羞模样。 叶墨白了一眼,拎着小白的耳朵往雨姬怀里扔了过去,“想念你占她便宜吗?” 明明那么幼齿,可是跟谁学的这么好色? “那倒不是,只是主人你的旺仔小馒头不如泠霜姐姐的舒服……”小白不满道,雨姬的是小笼包,都不如泠霜的热馒头舒服的。 “小白!” 看我不发威,把我当HelloKitty是吧? 看到主人发威,小白一溜烟的躲到了雨姬胸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呀,好歹这里还是很温暖的…… “你怎么也在这里?” 雪鸾刚踏上甲板,......


    上六章提要:...轻松,以致于这试探之中竟有八九分真心实意。 雪鸾刚踏入屋内就听到了这句话,顿时捏碎了那门框。 “太子哥哥,看来你果然是被这狐狸精迷惑了心神,我今天要为咱黎国除害,杀了这狐狸精,用她火祭巫神!” 手中雪蚕丝蓄势待发,雪鸾看到了那慵懒地靠坐在竹藤椅上的女子,心中却不知是何滋味了。 她向来有黎国第一美人之称,更是黎国圣女,身份超然无人能敌。 可是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竟是如此的倾城姿色,让她都不由嫉妒,心底里叫嚣着撕毁那张脸,毁了这张比她更是出尘,更是妖娆的脸! 妒意? 叶墨挑了挑眉,自己不过就是和东黎沣喝茶品酒聊天下棋而已,这女人有什么好嫉妒的,真是莫名其妙。 “你才是狐狸精呢,你全家都是狐狸精,不许骂我主人!”近墨者黑,很遗憾雨姬和小白一样如今也学会了反驳,娇俏的脸上写着怒意,说不出的生动,却让雪鸾更加气恼。 竟然连侍女都这么漂亮,不是狐......


展开+

    “但是殿下,您当初千辛万苦去搜集证据想要证明叶姑娘的清白,可是叶姑娘早已经有了后手,她并不是非您不可,难道殿下还没弄明白吗?要不然,为何出宫之后,叶姑娘只是派人向您报了一声平安,之后便是搬进了洛王府呢而不是青宁院呢?殿下,叶姑娘分明和洛王早就有了情谊,为何您还要执迷不悟呢?”

    春园一字一句宛如惊雷,在东黎沣耳边炸了起来,是呀,当初自己一心一意去寻找证据证明她的清白,可是到最后他兴奋的拿着那些证据进宫想要证明她的清白,却是听到宫门外的侍卫笑谈这一桩风流韵事。

    他愣愣的站在那里,却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个局外人而已。

    待选入宫的秀女,和封王开府的王爷一段风流韵事,而自己不过是之间的一段小插曲而已。心,早已经明白了这个结果,可是人却还是不甘心呀!

    不甘心,将心赋予却没能收回来。

    不甘心,自己明明看到她喜笑颜开,怎么,她怎么能回头就投向了另一个人的怀抱中呢?

    二十三年来,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动心,结果却是这般,他怎么能甘心呢?

    春园看着东黎沣脸上晦暗不明的表情,心这才放了下来。殿下这些日子一直都不想去思考这些问题,如今自己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一切都摆到了明面上,他不能再这么无动于衷了呀!也许,殿下就这么想明白了也说不定……

    春园心里正暗自高兴了一下,却转眼不见了身边的东黎沣,他连忙向四周看去,却只见到东黎沣竟又是踉跄着折了回去,眼看着就是又要踏入洛王下榻的小院。

    “泠霜姐姐,刚才我可是看到王妃和殿下亲热了好一阵儿呢,您是王妃手下最得力的,就告诉我们呗,殿下和王妃什么时候完婚呀?”

    “就是,就是,瞧着王妃那明艳模样,可不是把咱洛合城里的大小闺秀都比了下去,咱九州这么大,也就咱们殿下才配得上王妃这才貌呢。”

    泠霜闻言却只是笑了笑,刚要开口说话却听到门外动静,不由高喝了一声,“谁在外面偷听?”

    春园顿时急的一身汗都出来了,看着自家殿下那魂不守舍的模样,心里是又急又恼,恨不得自己刚才没说那些激怒殿下,以致于听到了这些。

    可偏偏,殿下却又神魂出窍了似的,竟是站在这里走不动了。

    “泠霜姐姐你听错了吧?是不是不想告诉我们呀,我们可不依哟!”

    东黎沣又听到这一句,只觉得脑中浑浑噩噩,想要走却看不清到底哪边才是方向所在,一下子便倒在了一个柔软的身躯上,只是入眼是一片温柔神色,似乎是当时叶墨失明时候的模样。

    “走了?”

    叶墨看着泠霜脸上微微霁色,不由打趣道,“该不会是泠霜你喜欢上了东黎沣了吧?”

    泠霜闻言没大没小的瞪了叶墨一眼,要不是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早就拉着她大战三百回合了。今天小姐的幻术修为虽只是二阶幻王而已,可是那武道却已经修炼到了一阶剑师水准,要不然也不可能战胜了那一阶幻尊的燕王妃。

    “不过小姐你难道就真的决定抱着洛王这课歪脖子树不松手了吗?好歹黎国沣太子也是一表人才的,又没有什么龙阳之好之类的怪癖,不更是良人吗?”

    看着东黎沣一脸深情的模样,泠霜心底里颇是惋惜了一番,真是没有想到那黎国太子竟是对她家这个语出惊人的小姐这么一往情深呀。

    “良人?”叶墨淡淡一笑,眼底深处却是一片狼狈。

    泠霜看她有些神色异样,连忙岔开话题,“对了,刚才我可是看到沣太子艳遇了哟,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女人,哦,对了,应该是祁雪鸾那死丫头身边的那个侍女,叫祁清的那个人。”要不是因为小姐当初身陷祁雪鸾那死丫头的命案,她也不会记得这么一个人。

    不过,倒是个知书达理的姑娘,不像叫宣三的那混蛋,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门挑衅,要不是因为小姐怀疑祁雪鸾的死因,自己早就干掉了那手下败将。

    也算他走运,这次竟然杀进了四甲,灭了庆严宗的风头。哼,看在这面上,就不跟那家伙计较了。

    叶墨闻言挑了挑眉,“祁清?看来这黎国虽是居于海外,倒是把这大陆上的习气学了个十足。”

    泠霜闻言笑了笑,“什么话呀,黎国本就是从南唐叛逃出去的。”

    叶墨闻言来了兴趣,不由问道,“还有这么个典故,我怎么不知道?”

    泠霜洋洋得意笑了笑,刚要开口却听到一阵戏谑的笑意,“墨儿若是想知道,本王倒是可以告诉你的。”

    泠霜笑意冷在了脸上,只是觉得自己和这实力高深莫测的洛王对阵似乎没什么胜算,再说又是一家人,便悄悄退了出去,装作没看到自家小姐的眼神。

    “殿下什么时候学了黏皮张的功夫,好一张黏皮糖呢。”

    不管叶墨的取笑,杨昱坐在了床头,将叶墨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很是享受这般温情似的。

    “南唐建国也不过百多年而已,始帝晚年喜欢上了炼丹求药,而东黎一族本就是苗疆巫族出身,最是擅长的便是蛊术和巫术。而始帝听信谗言,便是要东黎氏一族炼制丹药,却不想那延年益寿的金丹炼制出来却是出现了问题,试丹的内监死去,始帝因此勃然大怒灭掉了东黎氏一族满门,东黎氏一族仅有的数百族人逃了此难,远避东海,后来建立了黎国。黎国的开国皇帝太宗东黎殇取名为殇正是告诫后世子孙这东黎之殇,传承至世宗东黎昀却也不过是第二代而已。”

    叶墨抬眸看向那丹凤眼,心中想到的却是自己所熟知的一段历史,巫蛊之祸,那段惨烈的历史背后消亡了的是西汉最为坚厚的脊梁……

    “金丹误国,向来都是如此,难怪东黎沣这么个好人对苏子恒却也是爱理不理的。”

    看到叶墨似乎有些叹息,杨昱不禁伸手刮了刮那翘挺的小鼻子,“好人?墨儿你倒是挺追捧沣太子的嘛。”

    只是那手却还是停留在叶墨的鼻头,让叶墨有些诧异,不禁望向了杨昱。

    这般亲昵的动作,不是以往两人的那种胡闹,也不是月秀殿内做给太后桓帝等人看的深情,这般的亲昵却似乎自然而然一般,让叶墨有些不适应,连忙就要躲开。

    只是去路却被一双修长的手拦住了。

    “怎么,墨儿你这是害羞了?瞧,这脸都红了呢。”

    那手竟是赋予了魔力一般,让叶墨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只是她刚要反驳却又听到杨昱一句低声的询问。

    “墨儿让丫头们放出话去,难道是恨嫁了不成?本王也很是心急,你说这可怎么是好?”丹凤眼中是一片明亮,一闪不闪的望着叶墨,似乎满是深情。

    只是叶墨却是弄了个明白,这家伙分明是在和自己胡闹,偏偏自己又当真了。只是,敢和自己胡闹,可就要拿出足够的本钱,否则,她可是嘴下不留情的。

    “殿下,可曾听说过这么一首诗?”

    叶墨转过身来,却是趴在了杨昱胸前,抬头望着杨昱,眼中却是一片正经模样。

    “愿闻其详。”

    杨昱很是享受此刻的气氛,足够的暧昧,也足够的让他心荡神驰,从来不知道这女人竟是举手投足都这般风情万种,以致于他不自禁的话便出口了。

    “君问婚期未有期,夷陵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夷陵夜雨时。”

    叶墨说完却是抬头看着杨昱,神色间多了一份玩味。

    他们都是聪明人,又何须这么遮遮掩掩呢?

    “夷陵,难道墨儿也和太后一样有颗礼佛的心?”杨昱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是唇角弯弯,嘲讽意味明显的很。

    只是他的手却是很不老实的向胸膛下走去,却被叶墨一巴掌拍开了。

    “滚开,殿下……”

    “小姐,皇上派了梁总管来看望你。”

    泠霜忽然闯了进来,看着床上打闹的两人顿时傻眼了,这“有伤在身”的两个人怎么竟还有力气这般玩耍?也不怕闪了腰吗?

    杨昱很是遗憾自己这亲密时刻又被这不解风情的家伙打断,无奈的摇了摇头,“告诉梁总管让他稍等片刻,本王……”

    叶墨看到泠霜还愣在那里却是推开了杨昱,“泠霜,过来帮我换药,殿下要去和梁总管说话呢。”

    又被这女人抢了先机,杨昱却也不争辩什么,笑着起身,却又猝不及防的在叶墨额头落下一个吻,“这算是利钱,回头本王再给你算本金。”

    叶墨回过神来,却看杨昱已然施施然的离开,只是行动间却是略有些跛脚,向来该是“重伤初愈”的缘由了。

    “去看清楚那祁清想要干什么,若是有人阻挠的话,就回来。”

    泠霜领命就要出去,只是忽然间却回头问道,“小姐,你对那黎国沣太子果真没有半点男女之情吗?”

    那样的人品,匹配她家小姐不无可能,毕竟也能远离北汉这个是非圈。虽然如今有洛王府的婚事在身,可是依照小姐的手段,想要逃脱,还不是易如反掌的吗?

    叶墨迎上了那双疑惑的眼眸,并没有说话,只是那眼中的泠泠笑意却是那般的清楚的告诉了泠霜答案。

    “我知道了。”

    不知为何,得知这个答案,泠霜反倒是心中一缓和,也许自己也明白那东黎血誉满天下,可是绝非小姐的良配。

    泠霜刚出了这卧室,梁久功已经随着杨昱来到了门外,只是看着里面没有动静,便赔笑道,“看来老奴来的不是时候,不过皇上交代了若是洛王妃身体不适,这明日的比试不去也罢,毕竟一个虚名,怎么及得上洛王妃身份尊贵?”

    杨昱但笑不语,梁久功知道这位主子爷的脾性,连忙告辞,哪里有半点大内总管太监的样子,倒是让内室的叶墨不禁一笑。

    “都说咱们殿下是出了名的笑面虎,怎么臣妾倒是觉得像是冷面金刚呢,怒目以示,众生畏惧?”

    杨昱站在门外,听到里面传来的调笑声,却不禁一笑,也许她说的不错,自己把目光太过于放在了洛合城,以致于忘记了夷陵山那里,毕竟,夷陵山和峄山的庆严宗不过一江之隔而已。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59章 正经模样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59章 正经模样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龙阳之好么?青叶也算是一表人才的,怎么着也配得上他了吧…… “墨儿难道不相信本王的诚意,所以这才一再试探本王?若是本王欺骗了墨儿你,让本王……终生不举!”杨昱信誓旦旦,可声音到最后却只是传入到了叶墨一人耳中而已。 “噗……”叶墨忍不住笑了起来,唇角微微弯了些弧度,那笑意却是直达心底,只是还是不忘记挖苦杨昱,“殿下,要是一辈子只能做受的话,菊花岂不是会经常的凋谢?可真是悲伤的很呢。” 这关菊花什么事?杨昱不由皱了皱眉头,刚想要问,却发现佳人已经走向了擂台,唇角都还带着那浅浅的弧......


    下二章预览:...墨你个贱人,竟然敢这般羞辱我,若是王爷知道了,定不,定不轻饶与你!” 叶墨冷声一笑,看着面红耳赤的柳如烟,眉眼中满是讥诮。 “是吗?那么柳美人不妨去和殿下说说,我也想知道殿下会不会教训与我呢?” 赤果果的挑衅,柳如烟急匆匆的就要往外走,却一不小心迎面就撞到了人。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撞我?”说着右手就高高挥起,眼看着就要落在来人的脸上,柳如烟只觉得手腕一阵疼痛,撕心裂肺让她叫苦不已,猛地抬起了头,却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王,王爷……” 杨昱左手握着柳......


    下三章预览:...表情,似乎看到的只是一场笑话而已。 “你……我杀了你个贱人!” 陈悦容忽然发疯似的扑向了叶墨,手中拿着的武器却是从头上拔下来的玉簪。 手腕,被紧紧握住,陈悦容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眼神中满是怒火,恨不得将她烧死。 “说我是贱人的人都死了,陈美人你是觉得贱人好呢,还是死人好呢?”叶墨手腕轻轻一拧,听到了那一声清脆的“咔擦”声以及披头散发的陈悦容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陈美人好好和殿下告个别吧,再见,哦,是再也不见!” 走出了容院,叶墨还能听到里面那撕心裂肺的声音,......


    下四章预览:...的,娘娘好好将养,将来定会有子嗣的。” “燕王妃可真是可人心儿的紧,叶墨你和洛王也要大婚了,回头可要为洛王府传宗接代,别再和洛王这般胡闹了。” 皇后话音刚落,沈嘉音这边一口茶水吐了出来,脸上是古怪之极的表情。 “燕王妃怎么了这是?”皇后忙是关怀道,果然如朱宜所说,燕王妃沈嘉音和叶墨向来不和,她们之间,只要有机会,就定会闹得十分精彩的。 沈嘉音犹疑了一下,看着皇后似乎有些不敢,可是瞥向叶墨的眼神却很是得意,透着幸灾乐祸的色彩,“娘娘刚才说的话让我想起了这两日大街小巷的传闻,很是热闹。” “噢?是吗?”皇后神色淡淡,似乎并没什么厌恶的。 沈嘉音见状,似是壮了胆似的,“臣妾也是听说的,前些日子洛王爷为了救人,一掷千金,甚是豪爽。”她停了一下,继续道,“而且,那个男人还被安排在千金苑,听说洛王这几日都是歇在那里的。” “怎么可能?”皇后甚至震怒,“如今洛......


    下五章预览:...看不由呵斥道,“胡闹,这是什么时候还这般胡作非为?”只是他想起自己呵斥的人乃是桓帝心腹不由缓了缓脸色,“梁总管,你怎么能任由殿下这般胡闹呢?” 梁久功更是有苦说不出,他哪里愿意这样呀?只是…… “大人,吉时已到,开始吧!”宁则提着笼子,面无表情的提示道。 杨延昭无奈,只好高声唱诺,“吉时已到,新郎接新娘!” 北汉桓帝十三年九月十八日,时洛王杨昱与镇远将军之女叶墨大婚,王窃以太后爱宠阿狸为替,迎接新人。 然妃亦非常人,令其仆携爱宠小白代为出嫁,众人哗然。 若说......


    下六章预览:...是恨不得化成小刀子把澈丹的爪子砍了。 马车里是泠霜和叶墨联手布置的结界,结界内并没有半点晃动,让叶墨很是满意它的隔音效果,“果然不晃了。” “叶姐姐,为什么我觉得那位面具哥哥那么讨厌我呢?” “那是因为你眼神有问题。” “没有呀,师父从来都是说我眼睛贼奸贼奸的,什么好吃的都藏不住的。” “那就是他眼睛有问题。” …… 澈丹无语,看着显然散发着生人勿扰的叶姐姐,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叶墨怀里的小白一动不动,恨不得能把小白架到火上烤似的。 “澈丹,你名字谁起的?”拎出了小白,叶墨故意逗弄着手中的小家伙,因为拜堂的事,小家伙似乎对自己很气愤,到现在还没有和自己说过话。 眼馋的看着在叶姐姐手中打滚儿的小白,澈丹随口答道,“师父呀,他想了好久才给我起的这个名字的。” “扯淡吧?就这名字肯定是你师父粗话说多了,所以这随口起的,你被骗了。”澈丹,扯......


    本章精要    “但是殿下,您当初千辛万苦去搜集证据想要证明叶姑娘的清白,可是叶姑娘早已经有了后手,她并不是非您不可,难道殿下还没弄明白吗?要不然,为何出宫之后,叶姑娘只是派人向您报了一声平安,之后便是搬进了洛王府呢而不是青宁院呢?殿下,叶姑娘分明和洛王早就有了情谊,为何您还要执迷不悟呢?”

        春园一字一句宛如惊雷,在东黎沣耳边炸了起来,是呀,当初自己一心一意去寻找证据证明她的清白,可是到最后他兴奋的拿着那些证据进宫想要证明她的清白,却是听到宫门外的侍卫笑谈这一桩风流韵事。

        他愣愣的站在那里,却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个局外人而已。

        待选入宫的秀女,和封王开府的王爷一段风流韵事,而自己不过是之间的一段小插曲而已。心,早已经明白了这个结果,可是人却还是不甘心呀!

        不甘心,将心赋予却没能收回来。

        不甘心,自己明明看到她喜笑颜开,怎么,她怎么能回头就投向了另一个人的怀抱中呢?

        二十三年来,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动心,结果却是这般,他怎么能甘心呢?

        春园看着东黎沣脸上晦暗不明的表情,心这才放了下来。殿下这些日子一直都不想去思考这些问题,如今自己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一切都摆到了明面上,他不能再这么无动于衷了呀!也许,殿下就这么想明白了也说不定……

        春园心里正暗自高兴了一下,却转眼不见了身边的东黎沣,他连忙向四周看去,却只见到东黎沣竟又是踉跄着折了回去,眼看着就是又要踏入洛王下榻的小院。

        “泠霜姐姐,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59章 正经模样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撞邪

    撞邪最新章节

        我天生异禀对旁门左道有着异于常人的领悟力,修行邪术事半功倍。什么!我是坏人,哈哈哈!随你怎么想,我的道路我做主。
        喜欢的加企鹅群:482557680
        一起来谈论剧情和不同的想法。

  • 九阳至尊

    九阳至尊最新章节

        那一年,陈远山养了一只很丑的小猴子。
        很久以后,世上多了一个齐天大圣。
        “如果还有来生,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天神佛,都烟消云散。我的一生,只要斗、战、胜!”

  • 第一宠婚:天价萌妻太难追

    第一宠婚:天价萌妻太难追最新章节

        “报告少爷,少奶奶透支了您的金卡”“再给她送十张去,这点小事儿不用告诉我”“报告少爷,少奶奶说想去月球旅行”“买下月球五十年开发权,让她玩个够”“报告少爷,少奶奶带着小少爷逃跑了!”“谁敢收留她,我就要他家破人亡!”自从惹上豪门恶霸,安小夕...

  • 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最新章节

        一个韩娱老读者写的韩娱。js330

  • 玄界澡堂

    玄界澡堂最新章节

        城西澡堂,一个盛产强人的地方。城西澡堂,仙女妹子魂牵梦绕的故乡。城西澡堂,那是男人们向往的天堂。城西澡堂,有灵泉沐浴,神水飘香。城西澡堂,按摩师的手法高,能助你潜力增强。城西澡堂,有神功无数,无上秘法满箱。js330

  • 大道长歌

    大道长歌最新章节

        &#;&#;混沌天开,始分正邪阴阳;
        &#;&#;仙魔两界,无谓孰正孰邪;
        &#;&#;幽幽冥界,一路长恨悲歌;
        &#;&#;失忆少年,一切从梦开始。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总裁撩妻日常

    总裁撩妻日常最新章节

        权诗洁中过最大的奖,是买了50块钱刮刮乐刮出来了5块钱!
        然而,某天太子爷陆大总裁竟然对她说:“女人,我对你好像有瘾!”
        她轻轻打个喷嚏,那个男人急忙把全国最好的主治医师请来!
        她随便称赞一下美食,那个男人赶紧把厨子请...

  • 我什么没干过

    我什么没干过最新章节

        我是庄璧,或许是因为名字的原因,所以总是死在一种情况下。但我知道,这是地府的系统出错了,所以在系统修复之前,我总得干点啥。

  • 最多阅读:浴血兵魂全文阅读神医嫡妃:王爷在下妾在上全文阅读甜蜜来袭,专宠伪装小萝莉!全文阅读网游之狂仙全文阅读北地领主全文阅读剑.道无敌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