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万万册小说网 >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 凤翔九天最新章节列表> 第50章 三魂出窍五魄升天

第50章 三魂出窍五魄升天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33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里收获就是了。 灯花闪烁,却是那银质的剔子一挑,爆出了另一个闪耀。 “怎么,女飞贼做的不错?” 刚回到云尧宫的寝殿,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叶墨心中一凛,却不提防自己竟是落入了杨昱的怀抱中。 “墨儿呀墨儿,本王还以为你是刀枪不入的,谁料却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就这般就失魂落魄,还真是丢人现眼的很!” 鼻息中是那女子淡淡的馨香,却让他不由心神一动,就连这呵斥声都软了几分。 “比得上殿下猪狗不如,堪堪只做那土黄肥肉卷吗?” 杨昱闻言却只是一笑,“如此牙尖嘴利,......


    上二章提要:...呢?她要死,叶墨也要死,就连宣三你,也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猖狂的声音响起,在整个寂静了的庭院里却是那么的虚弱无力。祁清看着已然明朗了的天色,笑了笑,“洛合城,乱吧,乱吧,乱了,我才能为所欲为,他才能得偿所愿。” “什么,雪鸾一夜未归?”东黎沣皱了皱眉,临行之前,父皇特地交代要自己好好照看雪鸾,可是如今这竟是彻夜未归。 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那可还了得?那样的话,整个黎国怕是都会陷入慌乱之中的。 “春园,吩咐驿馆的人快去寻郡主,另外拿着我的令牌去洛合城府尹,让......


    上三章提要:...” 算账?好一个恩怨分明,可是东黎沣挑了挑眉头,心中却有些窃喜。 昨天,她到底是放过了雪鸾。 “若是不急,就缓两天吧,毕竟九州会试就要开始了,两天后我会前往北汉洛合城,不如同行?” 九州会试?叶墨忽然想起当初泠霜也曾对自己提及过这么回事,只是没想到却已然迫在眉睫了。 “泠霜姐姐,小姐定会吉人天相的。”上官嬛脸上依旧是一片蛇纹的恐怖,可是眉眼间却多了几分生动。 泠霜拿起了桌上的荔枝,指尖一动就挑开了那绛红色的外皮。“小姐肯定没事的,断肠谷都死不了的人,怎么会丧......


    上四章提要:...华妃不由一声娇呼,连连求饶道,“王爷,奴家错了,你就饶了奴吧。” 燕王却是笑了起来,“小妖精,你还真是够滋味!” 比那万葩楼的红娘都知道如何引勾男人的心,只可惜自己的皇兄不知道怜香惜玉,把这么一个美人留给了自己。 “王爷,雁儿可是爱慕王爷,这才……” 甜腻的声音忽然被那裂帛声撕裂,华妃朱唇流连在燕王胸膛前,脸上却是一丝冷冷的笑意。 男人,想要的不过是她的身体而已。 一阵戏弄,燕王正是兴致勃发之时,却听到外面一阵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 顿时,沉迷在寝殿的两人一身冷汗清醒了过来。 “他怎么来了?” 异口同声,燕王连忙收拾了自己的衣袍,却也不禁瞪了华妃一眼。 他现在可是谷欠火焚身,却偏偏…… 却不知华妃更是窘迫,刚要找衣衫穿上,却听到燕王一阵低吼,“快去浴桶里。” 说着,自己已是抢先躲在了浴桶中。 华妃不是笨人,......


    上五章提要:... 手,不知何时环在了叶墨的腰际,静静的拥抱着她,杨昱脸上是闲适的笑意,似乎说的那人并不是自己。 叶墨恍然未觉,只是凝眉思索,良久才低声问道,“几分胜算?” 以身饲饵,其实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还有那东西。 “怎么,我可以理解为墨儿你在担心本王的安危吗?”杨昱忽然又咬住了那耳垂,细细品尝着那馨香。 对于某人的自恋和咬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叶墨看了眼海面,笑道,“我去。” 玉白的牙齿忽然停下了动作,凉薄的唇并没有离开那耳珠,可是却微微开启。 “只是,若是......


    上六章提要:...转身向着窦弗走去。 “何况,你猜测出来的又有几分真实呢?我凭什么相信你!” 话音刚落,那隐约的杀气又盛了几分,这女子杀了右护法不说,更是质疑预言师的预言,绝对不能让她就这么走掉! 崆峒派的众人心里想法一致,脚下动了起来,没多时就已经形成了剑阵。 “你们都先退下。”玄言看着杀气腾腾的众人,摇了摇头,“我有话要对姑娘说,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兴趣听听呢?” “没兴趣!”叶墨直截了当的拒绝,脚下却没有停顿。 四周,紧紧跟随着的是怒目以示的众人,长剑所指,正是叶墨。原本想是浑水摸鱼的术者此刻都退得远远的,却也不愿就此离开,只是站在远处看热闹。 扭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红衣黯淡,叶墨冷笑出声,“不要逼我出手,否则我不介意让崆峒从此消失。” 杀意,似乎是从地狱而来,笼罩在众人心头。修习武道几十上百年,却不料竟是被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威胁,众人心头无不一凛,却......


展开+

    “鄙人郝建,不知洛王妃有何指教?”郝建对这洛王妃的传闻却也知晓一二,刚才更是见识了她的牙尖嘴利,蓦然被点名颇是有些意外。

    “好……好贱?”叶墨笑得花枝乱颤,指着郝建只觉得自己笑得肚子疼,这孩子是多不招爹妈待见呀,竟然起了这么个名字?

    好贱?好贱?

    越是想着,叶墨就越是笑了起来,对面郝建颇是有些恼怒,毕竟他也是受够了旁人的嘲笑,只是碰触到叶墨眼中的清澈,原本的七分恼怒,却是消失无形了。

    这样一双眼睛,里面的笑意却只是单纯的笑意,与刚才的那牙尖嘴利,与刚才的那咄咄逼人大是不同。

    “墨儿向来嬉笑无常,郝道兄见谅,本王在此道歉了。”杨昱的声音温和,脸上惯有的戏谑收敛起来,竟是说不出的郑重。

    凌烟楼的目光汇聚至此,好事者不免有些幸灾乐祸,这西夏的术者郝建虽是名字难听,可是实力却是不容小觑的,洛王妃年轻惹事,怕是不能善了咯!

    而最是暗怀心机的,当属沈嘉音无疑。

    郝建又如何,她想要的只是叶墨那贱人的性命罢了!

    “洛王殿下言重了,王妃性子可爱得很,是殿下您的福气。”

    郝建这话一出,端坐的西陵昊神色这才松弛了下来。这郝建性子向来暴烈,没想到这次竟然没对洛王妃出手,还真是万幸,只是……

    “怎么了,难道郝建你又被嘲笑了?”

    西陵昊听到这声音,心中旋即浮上了一层阴云,三弟他……想到这里,西陵昊摇了摇头,神色间说不出的复杂。

    “秦王殿下姗姗来迟,难道就不怕错过好戏?”

    西夏三皇子西陵廷,无师自通兵家谋略,十六岁时主动领兵出征匈奴,一战成名而被西夏昌帝封为秦王,掌管西夏二十万兵马。

    而与之对比,西夏的皇长子西陵昊虽是忝居太子之位,却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在秦王西陵廷的光芒下,几乎没有了自己的存在感。

    叶墨打量着西陵廷的同时,西陵廷却也是毫不顾忌的将目光落在了叶墨身上。

    “前些日子听闻洛王妃是个传奇人物,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古人有言佳人一见,倾国倾城,诚不欺我也。”

    西陵廷声音冷冽,即使是恭维之音,却也说不出的冷淡,让这凌烟楼的热闹瞬间都降低了几分。

    叶墨淡淡一笑,“容颜易老,不过转瞬即逝而已,所谓以色事人,色衰则爱弛。倒是不比秦王殿下名扬九州,威风赫赫,定会流传千古的。”

    西陵廷定睛看着叶墨,总觉得她这话里竟是透着淡淡的讽刺,似乎对于这皮相并不看在心上似的。

    可是这世间女人,谁不是把这容颜看得万分重要呢?

    虚伪的女人,西陵廷心底暗骂了一句,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庆林高坐在那里,看着底下的争才斗艳,心底里却是隐隐的担忧,此番大赛,宗主的心思是否能……

    “庆林兄怔怔出神,可是想到了往事?”

    玄言把众人神色纳入眼底,突然的问话让庆林愣了一愣,他刚要回答,却看到玄言忽然站了起来,“诸位,既然抽签结果已然揭晓,那么就开始第一轮比试吧。”

    “崆峒果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小小的护卫竟是实力高深不可测,果真是人才辈出。”

    因为第一轮轮空,杨昱懒洋洋的随着叶墨坐在看台上,看着唯一参与比试的崆峒弟子,神色颇是玩味。

    叶墨撇了撇嘴,人才辈出,小小护卫?

    崆峒的左护法又岂会是小小护卫?玄言这老狐狸把看家的老底子都拿出来了,却还是遮遮掩掩的,不就是想要告知世人崆峒并没有衰落吗?

    “以往这九州会试总是五国和庆严宗各六人,合计也不过是三十六人,今年雪鸾郡主暴毙死去,以致于黎国只有五人参加,可是熟料到这崆峒竟又是掺和进来了呢?”

    提及雪鸾,杨昱唇角有一丝浅笑,似是讽刺,却又笑得戏谑,而后说道“崆峒”二字时,声音却是绕了一个圈一般,百转低回,说不出的魅惑,竟似要引诱什么似的。

    “只是听说崆峒剑圣已然出山,却不知为何竟是不见了踪迹呢?”以致于,竟是左护法和另一位武道高手参与,饶是杨昱智计百出,却也看不透玄言下的这局棋究竟是何意思,而崆峒剑圣——夜华,如今她又身在何方?

    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光亮,只是再去捕捉时却已经晚了。

    “殿下,听说那崆峒剑圣可是个厉害的角色,小心碰到她,你就要另辟蹊径,练习那葵花宝典了。”

    叶墨咯咯笑道,那倾城容颜上更是说不尽的万千风情。

    “葵花宝典?”杨昱琢磨了片刻,不自觉的呢喃出声,似乎他并没有听说过这宝典什么的,难道是……

    深邃的目光投射到叶墨脸上叶墨却罗帕轻掩唇角,声音很是低迷,“殿下可知,这葵花宝典的修炼要诀?”说着,不待杨昱反应,叶墨接着说道,“正是‘欲练此功,挥刀自宫’呢,殿下若是修炼这等神功,怕是最最恰当不过了。”

    想到洛合城乃至整个北汉,甚至于九州大陆的传言,叶墨脸上明媚的笑意更是多了几分。

    杨昱玉白的牙齿狠狠敲打在一起,蹦出了几个字,“我若是练了此功,墨儿你岂不是春闺寂寞,正好红杏出墙吗?”

    叶墨闻言笑意更是浓郁,“殿下倒是提醒了我,若是殿下真有此打算,那可要为我准备好面首三千才是,毕竟夫妻一场,恩爱百日嘛。”

    “那墨儿大可以放心,就算是为了你的‘性福’,本王亦不会这般想不开的。”右手紧紧握住叶墨的手,杨昱脸上却依旧是春山带笑,似乎那咬牙切齿一般的话并不是他说出来的。

    叶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可说出的话却差点把杨昱气得三魂出窍五魄升天,“也是,毕竟到时候殿下就只能在下面了,被别人强攻了,总是不好的;再者,要是抢了梁总管的饭碗,多不人道呀。”

    汉宫里正伺候着桓帝的梁久功忽然鼻子一凉,“阿嚏!”

    桓帝被这么突来的一声吓了一跳,手中的笔一颤,硕大的墨珠落在了宣纸上,倒是给那洁净无瑕的宣纸浓墨重彩了一笔。

    “怎么了?”桓帝虽是冷脸了些,但是对这个自幼照顾自己的老宫人却也是诸多关怀的。

    梁久功汗了一汗,连忙认罪道,“许是夜里着凉了,奴才该死。”

    桓帝皱了皱眉,看着宣纸上的墨滴,低声道,“也不知,阿昱如何了。”

    凌风苑内叶墨和杨昱自是不知御书房里的这段小插曲,况且杨昱脸上的笑意显然为带了几分薄怒,甚是惊人。

    “那墨儿不妨等着,看本王能否人道!”

    低声的警告,回响着叶墨的耳际,惹得她颇是有些不耐。

    “殿下能否人道关我何事,还望殿下自重,这里可是高手如云,耳朵都好使的很。”

    叶墨一双细长的眸子紧紧盯着擂台上,显然并不关心杨昱此刻脸色如何。

    两人原本的谈笑风生就落入了有心人眼中,擂台下不乏高手,以致于“不经意”都听到了两人的交谈,顿时脸上似笑非笑,看着那谪仙模样的洛王,更是忍将不住。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没想到洛王名动九州,不仅有龙阳之好,更是惧妻如虎,难道果真是不能人道的缘故吗?”

    “是呀,听说洛王府里的如花美眷可都是独守空房的,洛王虽是时不时小坐一番,却从来都未曾……”

    擂台下的讨论竟是有愈演愈烈之势,以致于青叶一招败了那庆严宗弟子之时,盯着擂台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看清楚那一招的更是不过一二而已。

    主持着“乾”字擂台的是庆严宗的一个长老,看着自家弟子落败,脸上不由有些挂不住,只是更让他尴尬的却是刚才那致胜一招究竟是什么,他竟是没有看清楚,一张老脸几乎都被他丢回了楚江了。

    “崆峒青叶胜!”

    那长老一声顿时吸引了擂台下众人的目光,叶墨唇角微微勾勒,转身离去,只是一番话却让“乾”字台下的看客们纷纷赧然。

    “倒是不知,男人八卦起来竟也是如此的可爱呢。”

    男人,八卦,可爱……

    这三个字浮现在脑中,杨昱却是手中折扇一挥,随着叶墨施施然离开,擂台上青叶脸上笑意温和,只是看着那离开的身影却微微皱了皱眉。

    只是叶墨却并不知晓,只因为她的玩笑,九州大陆竟掀起了一波寻宝行动,而所寻之宝正是她提及的“葵花宝典”,而她更没有料到的是,一句玩笑话却埋下了深深的祸根,成为了她心底不能碰出的痛。

    “怎么,四哥可是为四嫂探好了底细,省得到时候给咱们皇室丢人现眼?”

    回到北汉代表居住的汉轩时,沈嘉音便堵住了两人的去路,只是那一声“四嫂”喊得却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叶墨便是那鱼肉,任她刀俎。

    “音儿!”燕王脸上有些挂不住,低声吼了一句,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以致于看向叶墨和杨昱时,他的脸色有些羞愧。

    “还未恭喜六弟妹旗开得胜呢,只是六弟妹如今却也是小心些为妙,万一明日抽签遇到了庆严宗的弟子或者匈奴人怎么办?一个是石头般不懂情欲,一个鲁莽之极不懂得怜香惜玉,可是别毁了六弟妹这如花似玉的脸呢。”

    手,忽然高高抬起,沈嘉音见状,却是慌忙往后退了一步,眼中满是警惕,“你想要干什么?”

    她可是记得清楚,当初这贱人一鞭子将自己这月色花容破坏,若不是她求来了良药,又岂能恢复?

    可饶是如此,沈嘉音也知道自己脸上到底是有浅浅的疤痕的痕迹的,以致于每每摸到那痕迹,她都恨不得杀掉叶墨,食其肉,茹其血!

    叶墨一脸无辜,可怜兮兮的看向了杨昱,“殿下,我只是看六弟妹发髻上有一片枯叶,想要给她拂拭去而已,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呢?”

    燕王闻言望去,果然见沈嘉音发髻上堪堪立着一片落叶,有些枯黄模样,“音儿,还不向四嫂道歉?”

    燕王小心取下那枯叶,脸上却有些不解,“这不过是夏日天气,怎么就有了枯叶呢?”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50章 三魂出窍五魄升天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50章 三魂出窍五魄升天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明就是狗狗都不如的东西,这家伙黑不溜秋的还那么笨,哪有自己这么可爱? “泠霜姐姐,主人喊你呢,赶快回去吧!”雨姬忽然的出现让泠霜皱了皱眉,快步走了出去,心中却是忧虑不已,小姐如今正是固本培元的时候,应当是正在用功才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呢,莫非是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泠霜的脚下越发急了几分,浑然没有注意到小白已经从她胸前蹿了出去,而雨姬也被人拦住了去路。 “哟,小美人,你是哪家的丫头,不如跟了本王子,回头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总好比做那下贱的奴才吧?” 雨姬被眼前的......


    下二章预览:...,笑意直达眼底。 只是刚才那话却是让他有些犹疑,几乎是脱口而出。是自己习惯了和她的针锋相对,所以才这般的?还是,发自内心的想法呢?杨昱刚想要探究一下自己的心思,却听到了久违的声音,不由微微头疼。 “昱哥哥,叶墨那……她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还来参与比试?难道真的是传言那般,她不过是假受伤,想要博取同情?” 苏媚儿的声音有些尖锐,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可是侧目的对象却最终落在了叶墨身上。只是却还是不忘耳听八方,这九州会试向来是九州五国皇室的比试,却也是修行中人挖掘八卦内幕的大好时机…......


    下三章预览:...大军的秦王,怎么着也不会牵扯上瓜葛吧? 不过……叶墨转念一想,自己是将门虎女,却不也是和江湖,和宫廷各种牵扯吗? 窦弗唇瓣一动,可是最后却还是没有说话,好在叶墨已经熟悉了他的作风,颇是了然的点了点头。 “莫非是你当初出任务的时候面对的敌人正是西陵廷,因为西陵廷那家伙一表人才,白豆腐你芳心大动,竟是违背了命令,以致于最后你只能把这禁忌之恋埋藏心底,只是如今再度见到老情人所以这才十分激动,以致于失了原本模样?” 叶墨说话的速度很快,却也没有窦弗脸色变化的快,几乎有那么一瞬间......


    下四章预览:...行事大胆呢?” 行事大胆? 众人脑中无不想起了之前的流言。 论行事大胆,谁有比得过你呢? “墨儿向来恪守妇德,本王甚是欣慰。” 忽然间众人觉得,也许这洛合城里没有人敢声称厚脸皮第一第二了,因为这席位被洛王府的主事人稳稳的占据着,很是牢靠的占据着。 “多谢殿下夸奖,臣妾受之有愧。” “墨儿你谦虚了。” 桓帝看着这妇唱夫随的两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笑意,让身边的皇后有些诧异。 她有多久没看到皇上这般的笑意了?似乎进宫后只见过一次而已,那次还是洛王从边关传来消息,说是收回了被匈奴侵占的漠北五城。 她清楚的记得皇上细细询问了洛王在边关的生活琐事,再三确定洛王并没有受伤,这次露出了浅浅的笑意,那笑意不同于以往的冰凉疏离,是那么的温暖,让她当时深深的惊愕,也记住了。 如今,记忆中的笑意并没有什么不同,就连人也都是同一个。 难怪有人......


    下五章预览:...着那因为恼怒而微微蹙起的眉头,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叶墨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脸上带着笑意的男人郑重道,“既然皇上已经赐下了婚期,这段时间我就回青宁院住着了。只是你这般处置了王府里的女人,怕是皇上到时候不会轻饶了你的,到时候你可别把我给供出来!” 杨昱闻言挑了挑眉,“都说夫妻患难与共,好歹这次也是本王和墨儿你联袂合作才能清除了这么一群聒噪女人的,墨儿你怎么能让本王独挑大梁呢?说起青宁院,本王倒觉得还真是缘分天定呢,这青宁院岂不是本王藏娇之处?” 明明说的是正事,却还被这个男人这般......


    下六章预览:...了腰背道,颇是有着主子的风范。 “朱宜姑姑说笑了,还请姑姑照看好娘娘的身体,我等改日再来探访娘娘。” 一时间,安坤宫又再度恢复了平静,只是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却是怎么也都消散不尽的。 伴随着皇后小产的消息,洛王妃被打入冷宫的消息更是传遍了整个洛合城,青宁院中泠霜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唯独雨姬抱着小白紧张的走来走去。 “呜汪……”小白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虽然美人在卧,可是也不能这么折腾狗呀……它,它好可怜的…… “雨姬,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泠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几遍了,可是雨姬却还是一个劲儿担忧,“要不我们去找洛王帮忙吧?让他去把主人接出来好不好?” 泠霜闻言却是面色一沉,如今洛合城中谁人不知,洛王殿下独宠千金苑的兰如公子,一掷千金的故事更是传遍了整个洛合城。 小姐被困冷宫已经成了整个洛合城的笑话,洛王府根本不可能搭救小姐的。 ......


    本章精要    “鄙人郝建,不知洛王妃有何指教?”郝建对这洛王妃的传闻却也知晓一二,刚才更是见识了她的牙尖嘴利,蓦然被点名颇是有些意外。

        “好……好贱?”叶墨笑得花枝乱颤,指着郝建只觉得自己笑得肚子疼,这孩子是多不招爹妈待见呀,竟然起了这么个名字?

        好贱?好贱?

        越是想着,叶墨就越是笑了起来,对面郝建颇是有些恼怒,毕竟他也是受够了旁人的嘲笑,只是碰触到叶墨眼中的清澈,原本的七分恼怒,却是消失无形了。

        这样一双眼睛,里面的笑意却只是单纯的笑意,与刚才的那牙尖嘴利,与刚才的那咄咄逼人大是不同。

        “墨儿向来嬉笑无常,郝道兄见谅,本王在此道歉了。”杨昱的声音温和,脸上惯有的戏谑收敛起来,竟是说不出的郑重。

        凌烟楼的目光汇聚至此,好事者不免有些幸灾乐祸,这西夏的术者郝建虽是名字难听,可是实力却是不容小觑的,洛王妃年轻惹事,怕是不能善了咯!

        而最是暗怀心机的,当属沈嘉音无疑。

        郝建又如何,她想要的只是叶墨那贱人的性命罢了!

        “洛王殿下言重了,王妃性子可爱得很,是殿下您的福气。”

        郝建这话一出,端坐的西陵昊神色这才松弛了下来。这郝建性子向来暴烈,没想到这次竟然没对洛王妃出手,还真是万幸,只是……

        “怎么了,难道郝建你又被嘲笑了?”

        西陵昊听到这声音,心中旋即浮上了一层阴云,三弟他……想到这里,西陵昊摇了摇头,神色间说不出的复杂。

        “秦王殿下姗姗来迟,难道就不怕错过好戏?”

        西夏三皇子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50章 三魂出窍五魄升天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铁掌无敌王小军

    铁掌无敌王小军最新章节

        铁掌帮第四顺位继承人王小军根本不相信现代社会还有所谓的武林,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继承帮主的位子然后把帮里的四合院卖个好价钱去环游世界,可是事不遂人愿,警察、神盗门、唐门纷纷找上门来。王小军这时才知道自己的门派在神秘组织“武协”里占有重要的地位...

  • 特传 短篇

    特传 短篇最新章节

        都是特传短文
        有恶搞也有温馨系列的
        有的有CP,有的没有
        反正就是我脑残脑补生出来的,有些是大大点文的
        欢迎到会客室找我
        有些有作者乱入
        这里的文我在另一个网站发过了,因为那边我的用户名有雪字,所以文章里面看到的雪是我喔

  • 轻音少女

    轻音少女最新章节

        经过重重的困难轻音部六人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但接下来她们即将面对最大的阻碍——家人!
        真爱是否能永恒?想要让家人接受这种恋情的愿望能否实现?
        轻音!甜文!在一起吧!

  • 双面总裁宠妻入骨

    双面总裁宠妻入骨最新章节

        婚前,他承诺婚后非她自愿绝不碰她。 婚后,他理直气壮地让她履行夫妻义务。 理由一: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理由二:不能让老婆空虚寂寞冷! 传言,他有病、他人格分裂、他不能人道、他还打女人。 他用实际行动打破传言: 他身体健康,人格健全,一夜七...

  • 异界之武步天下

    异界之武步天下最新章节

        诛魔神,斗魔将,杀武尊,灭武圣,异界破苍穹,武极步天下。
        第一卷:临苍云,初相遇 一见钟情难忘记 白衣衫,红颜泪 九天之上情为谁 东风恶,欢情深 怒斩武圣,只为伊人情丝根深。
        第二卷:万界山,风云起;三灵武者斗群才...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最新章节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花开时百花杀。
        一场爱恨纠杂的阴谋导致她上错花轿,嫁给了一个动不动要弄死自己的药罐子夫君。
        三年后……
        “爱妃,本王觉得你我之间的缘分乃是天定,不论如何都分不开的那种,”某王若有所思的感慨。
        被点名的女子放下手中信笺,斜眼看着他,淡淡道:“不好意思,肆意怀了猴子叫我去江南陪她安胎,你七弟来信说漠北搞事情,叫你带兵远上北疆。”
        某王一声哀嚎,“爱妃,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帝师夫妇日常

    帝师夫妇日常最新章节

        张猎户家的女儿生得威武雄壮,赤手空拳打死过老虎,十里八村的小伙子没有一个敢娶她的,可愁坏了张猎户夫妻俩。直到有一天,一个文秀俊雅的书生带着个拖油瓶前来投宿……

  • 都市超品小仙医

    都市超品小仙医最新章节

        【免费火爆,日更万字】三年前,他远走他方!三年后,他霸道归来!他,一手遮天,所向无前;一步登天,屹立巅峰!他,手握逆天医术,身怀绝世武功;霸道嚣张,一往无前!

  • 最多阅读:神印王座全文阅读风流鬼事全文阅读天庭朋友圈全文阅读十方帝尊全文阅读末日尸王养成史全文阅读重生之吞噬龙帝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