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47章 扬眉吐气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30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好心好意来看望,却被这么冷淡对待,让她少女的一颗芳心都碎了。 不会的,昱哥哥从来对自己都是温文有礼的,才不会这么冷淡的,一定是,一定是他身下的这个狐狸精引勾了昱哥哥,才害得自己被冷遇的。 “你个勾引人的狐狸精,还不滚出去?” 苏媚儿气冲冲的来到床榻旁,她倒是要看看这狐狸精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竟然做出这恬不知耻的事情来! “是吗?那么殿下,你想要谁滚出去呢?”叶墨伸手在杨昱的胸口随意勾勒,不懂风情,偏装风情的举动惹得杨昱不禁喉头一紧。 这小妖精,自己怎么就忘了她可......


    上二章提要:...以不要他的认可,可以不要自己曾经想要得到的一切,只要有一个人,陪伴着自己就够了。 瞥了一眼那紧紧拽住自己的手,宣三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保护郡主,我职责所在。” 周身荡起一阵气劲,将祁清的手生生震开了去,连带着也把人推到了地上。 手刚巧落在破碎了的茶壶的碎瓷片上,顿时鲜血淋漓,可是却没有那心痛来的猛烈。 “那只是你的职责,你也可以选择放弃呀!我放弃所有跟你走,难道就不比你的所谓的职责吗?” 祁清的声音再没有半点压抑,撕心裂肺的痛楚,“什么职责,不过是你痴心......


    上三章提要:...我心烦!” 叶墨闻言笑容讥诮,“郡主还真是架子大,不如我送你点见面礼如何?” 话音刚落,雪鸾手中的雪蚕丝竟是节节碎裂,化为齑粉落在了地上。 “你,你竟然毁我雪蚕丝!” 那可是爹爹送给她的生辰礼物,斩刀夺刃不在话下的,可是为什么却被这女人给毁了? 叶墨笑了笑,“你该庆幸,我没有毁了你的脸!” 说着,就被那雪鸾推向了宣三。 “回去好好看着你们家郡主,病没好就别乱跑,万一咬错了人,可就不好了。” 咬人?这狐媚子竟然骂自己是疯狗?雪鸾俏脸通红,看着抱着自......


    上四章提要:...有想象中的圆润,让他微微有些不满。 那是自然。只是这话叶墨却只是心里念叨了一句,脸上风轻云淡什么都看不出。 “怎么,殿下有了锦囊妙计?” 将头放在了那肩头上,鼻中是海风的畅爽以及淡淡的馨香,“以身饲饵,怎么样,算是锦囊妙计吗?” 叶墨眼眸一沉,声音多了几分冷冽,“你疯了,若是不成功,那……” “那么便成仁,也许皇兄会伤怀我这个弟弟的英年早逝,给我建造一个庙祠,以供后人瞻仰,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替我把关,这一颦一笑可要将本王的风采雕琢的淋漓尽致,也不枉你我相识一番不是?” 手,不知何时环在了叶墨的腰际,静静的拥抱着她,杨昱脸上是闲适的笑意,似乎说的那人并不是自己。 叶墨恍然未觉,只是凝眉思索,良久才低声问道,“几分胜算?” 以身饲饵,其实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还有那东西。 “怎么,我可以理解为墨儿你在担心本王的安危吗?”杨昱忽然又咬住......


    上五章提要:...之癖也就罢了,可是就连这小和尚都不放过,这口味可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呢。” 叶墨看着羞红了脸的澈丹和寒着一张脸的杨昱,很是不怀好意的调戏道。 “女菩萨误会了,贫僧可没有可没有这断袖之癖,没有的。”澈丹连忙坐起身来,却不料驾车的宁则不知为何突然间没控制住马,车子一晃竟是把澈丹又甩到了杨昱怀中。 八爪鱼似的紧紧抱住杨昱,那模样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宁则,怎么驾车的,要不要本王再教教你?”杨昱一字一句道,只是丹凤眼却是盯着叶墨,恨不得立刻把她吃了一般。 宁则连忙摇了摇头,天......


    上六章提要:...如此大的转变呢? 为叶墨的话再度气结,骷髅依旧倚在那墙角,指着那破铜烂铁道:“你说那是破铜烂铁,破铜烂铁?破铜烂铁……” 叶墨转头看去,却发现那骷髅浑身上下竟是又苍白了几分,似乎更是虚弱了,只是那颤抖着的手指似乎在表达着他的愤怒! “喂,你还好吧?”叶墨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忍,似乎自己面对着的是一个回光返照的老人,即将要死去需要一些安慰。 骷髅看着那走进自己的小姑娘,忽然大声叫道:“不要过来!” “怎么了?”叶墨停下脚步,看着失色的骷髅很是不解,怎么自己竟是靠近不得呢?窦弗跟随在叶墨身后,竟在那骷髅脸上看到了一丝恐惧。 不错,正是恐惧! “他似乎是……” 叶墨偏头看向窦弗,想要听他的解释,却又听到那骷髅的干涩的声音,“不准说!” 叶墨看着瞬间闭嘴的窦弗,不由笑道:“原来白豆腐你怕鬼呀,竟是被一个骷髅头吓着了。” 窦弗现下对于叶墨......


展开+

    “小姐,这是今天早晨才传来的消息。”泠霜语气中透着钦佩,阿嬛的速度还真是快。

    薄如蝉翼的绢上是娟秀的字迹,叶墨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阿嬛果然知人善任,不过……”

    记得当初和澈丹看到了林卿兮的记忆,摇身一变成了慕容玦的水玉,疯疯癫癫死在了杀手剑下的林卿兮,难道自己竟是猜错了?

    毕竟,林卿兮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古人”了,还能和太后那老妖婆有什么关联?果真是自己想多了吗?

    “怎么,墨儿这是邀请本王登堂入室吗?”

    门外,传来的声音戏谑,不是杨昱却又是谁?

    “昱儿身体倒是不错,不过几日功夫就恢复过来了。”太后脸上带着关怀,似乎真的高兴杨昱的复原似的。

    叶墨就坐在杨昱身侧,看着那御台上的人,眼色一沉,却是一抹嘲讽讥笑,她刚要说话却听到沈嘉音缓缓开口,“四哥向来逞强,这次竟是为了叶四小姐这般伤筋动骨,可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冲冠一怒为红颜’,只是眼下这九州会试在即,四哥原本该挂帅的,这下要是强撑着出场,怕是……”

    语气里透着担忧,沈嘉音看着沉默不语的两人,眼角闪烁着讥诮。既然这大好的机会你们拱手让出,我若是不抓住机会,岂不是愚笨至极?

    “音儿,住口,这事自然有太后主持,岂有你插嘴的余地?”燕王声色俱厉的教训让沈嘉音顿时觉得委屈,只是却又不敢声张,只是低下了头更让人觉得几分可怜。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重,燕王皱了皱眉,起身向太后请罪道,“太后,音儿被儿臣惯坏了,说话向来心直口快,还望太后,四哥不要计较。”

    心直口快?还真是快得很,生怕自己不能威风赫赫,拔得头筹似的。

    只是,叶墨低头一笑,这九州会试是何等的场面,难道沈嘉音你就真的以为自己的绝世高手了吗?

    “怎么,叶墨你还在记恨着燕王妃?燕王妃向来被沈国公娇宠,性子难免骄纵了些,燕王,回头也好好管教一番,省得在九州会试上出丑。”

    太后话音一落,叶墨不禁赞了两声,好一个老奸巨猾。

    三两句话把自己和燕王妃甚至于燕王都敲打了一番,更是把这脏水都泼到了自己身上,可是这究竟是谁领队,却又不言明。

    瞧着沈嘉音脸上的喜色,叶墨不禁心底冷笑一声,这皇家呀,还真是杀人于无形。

    “太后,小妹向来有点小孩子脾气的,还望太后见谅。”华妃无奈的看了叶墨一眼,却是恭敬的向太后请罪。

    “若是洛王妃有爱妃你这般知乎礼节,恪守妇道,那这汉宫岂不是无趣得很?”桓帝忽然迈步进来,让华妃脸色一顿。

    这是什么意思?知乎礼节,恪守妇道……难道他竟是知道了什么?霎时间,华妃的脸色苍白了几分,一颗心坠入冰窖一般,几乎不敢抬头看桓帝神色。

    “爱妃身子向来虚弱,怎么还不起来?”桓帝走近一步,只是想起那肮脏事来,却又是移动了几分脚步,“难道要朕亲手搀扶爱妃起来吗?”

    华妃本就心虚,听到这话更觉得桓帝语气里是莫大的讽刺,饶是她向来心思百转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回皇上的话,近来娘娘身子虚弱,向来行动缓慢了些,还望皇上恕罪。”华妃身后的宫女忽然跪了下来,言辞切切,“前些日子,娘娘一直担心四小姐的事情,以致于伤着了身子,将养了些日子却也没休息过来,以致于今天御前失仪,还望皇上看在我家主子爱护幼妹的份上,饶了娘娘。”

    叶墨闻言望去,却对上了梦汐那一双恳切的眼神,似乎华妃如今这般确实是因为自己似的。

    只是看着桓帝的神色,她倒是猜测不出什么,似乎……

    “怎么,你这是觉得朕在怪罪爱妃吗?”桓帝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倒让梦汐有些害怕,只是箭在弦上却又没有退后的余地。

    小姐,既然你舍了我,那么我又何须对你手下留情?况且,那真相你若是得知了,我……想起那风雨凄然的夜色,梦汐心头越发坚决。

    “对了,你不是叶墨的侍女吗?怎么如今竟是在采薇宫当值,宫里难不成还缺了宫女不成?”

    华妃原本缓和了的心又是一紧,却是慢慢站起身来,“皇上,臣妾久别家中,甚是思念家中父母,故乡风土,所以就让梦汐留在宫中给臣妾讲述这些年来的琐事,只是后来小妹出事,臣妾想梦汐也是无处可去,就留在身边,也算是睹物思人,借以缅怀小妹了。”

    华妃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倒是让桓帝为之一噎,若是再这么纠缠下去,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哪里还有帝王心怀?

    “皇上,如今可不是计较华妃的那些琐事的时候,原本皇室定了的是洛王府挂帅参与,既然此番昱儿身受重伤,那么就让叶墨代替吧。夫妻一体,一荣共荣,一损俱损,你说呢?”太后笑容慈和,似乎在征询桓帝的意见,叶墨闻言却险些破口大骂。

    夫妻一体,一荣共荣,一损俱损?我擦,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怎么,洛王妃不同意太后的话?”

    洛王妃?叶墨看向杨昱,却见他剑眉飞斜入鬓,却是掩不住的笑意。她抬头望去,却看到皇后一双杏圆的威严妙目却是看向自己,叶墨恍然,心底里低声一笑,她竟是忘了,自己就是洛王妃呢。

    “皇后娘娘,洛王妃可是咱们北汉有名的废材小姐,若是让她担当咱们汉室的代表,岂不是贻笑大方?”

    说话的却是一水红色宫装的美人,说话的时候发髻上的金簪一颤一颤的,十足的嘲笑讽刺。

    “禧妃是在怀疑太后的决定吗?”

    早就看不惯这几个妃嫔了,今个儿竟还是和自己作对,想到这里皇后不禁心中恼怒,只是看着身侧的太后,却是把祸水给引了过去。

    果然,禧妃闻言不由惶恐,“臣妾不敢,只是担心洛王妃,洛王妃实力不济,坏了咱们汉室的英明罢了,还望太后明察。”

    太后唇角微微一动,声音温和,“禧妃倒是想得远,不过是一场比试而已,赢了输了有什么要紧的,只要不堕了咱汉室的胆气就够了。皇上,你觉得呢?”

    这话简直是堵住了桓帝的后路,叶墨看向帝王,却只见他神色一如既往,似乎对于这早就了然于胸,只是总觉得他那唇角的弧度却分明是讽刺的,而她身侧杨昱却还是妖孽的笑意,似乎一点不放在心上。

    “既然……”

    “既然太后将这么大的担子交与叶墨,叶墨又岂能让诸位失望?大丈夫马革裹尸,却也是死得其所。”

    桓帝被叶墨抢了话,脸色微微有些沉,只是听到这话却也不禁笑了出来,“说什么话呢,尽力而为就可以了,那些名誉什么的,也不过是虚的。阿昱,虽是你不能上阵了,可是却也要好好看着叶墨,知道吗?”

    桓帝的话可谓是恩威并重,杨昱脸上笑意不减,似乎对于这关怀并不意外,一如太后的想法。

    “我自是省得,嘶……”说着杨昱却是倒吸了一口气,似乎又触动了伤口,叶墨听到这抽气声不由关怀道。

    “怎么了,又触动伤口了?”

    太后高高在上,却也不禁面露关怀,“昱儿这是怎么了,还不赶紧去宣御医?”

    杨昱脸上的笑意却是更加勉强了,“多谢母后关怀,不过是伤口崩裂而已,儿臣回去收拾就行了。”

    看着那颇是难看的俊颜,叶墨掩下心底里的笑意,刚要搀扶着杨昱离开,却听到桓帝声音有些急切,“什么不过是崩裂而已,梁久功还不去宣御医?来人,把洛王安置到云尧宫去,这些日子你和王妃就暂且住在宫里,到时候再去凌风苑就是了。”

    凌风苑,此番九州会试的会场所在,地处洛合城北郊,汉家别院。

    “那就听凭皇兄安排了。”话到嘴边,杨昱却是答应了下来,叶墨感觉到抓着自己的那双手似乎很是用力,好似在隐忍些什么,可是看向桓帝,却是一片光风霁月。

    “那叶墨告辞。”

    搀扶着杨昱离开这月秀殿,叶墨却只觉得似乎有芒刺在背,以致于那胶着的目光一直缠绕在自己身侧似的。

    “这云尧宫有什么来头吗?”

    杨昱依旧紧紧抓住叶墨的胳膊,而听到“云尧宫”三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无形,“母慈子孝,也不过是一场戏而已,哼。”

    那般的冷笑,叶墨只觉得熟悉,一如自己,只是这个“子”说的是自己呢,还是桓帝?

    似乎,这汉宫也越发有趣了,叶墨看了看四周的巍峨,“殿下,是不是也早就算计好了呢?”

    算计好了一切,从雪鸾的死开始,这一切却都是落入了他的局中,还有她的。

    救了自己一命,甚至把两人绑在了一起,摆脱汉室代表的身份,却又把这九州会试推向了另一个未知,或者是他的灵异算计之中。

    而对于太后那老妖婆,却也是借机惩戒了自己,殃及了他这个池鱼,甚至于把这九州会试打乱,而从中谋利呢?

    只是这一场谋算,到底是鹿死谁手呢?

    察觉到叶墨骤然的冰冷,杨昱停下了脚步,依旧是那戏谑的神色,“难道墨儿你是在玩真的吗?”

    那无辜却又戏谑的模样,让叶墨忍不住想要伸手一拳,将那俊颜扁成个猪头!

    “怎……么……可……能……”一字一句,叶墨狠狠抓住杨昱的胳膊,“殿下难道伤口不痛了吗?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是呀,谁先在意谁就输了,自己玩不起这场游戏,所以……无心,绝情!

    夜色迷离,叶墨看着那玉华宫中的人,唇角浮起一丝浅笑,梦汐,你果真是深藏不露呀,只是为何如今去也是着了急了呢?

    “怎么,难道还要我扶你起来不成?”

    华妃看着那跪倒在地的人,掩饰不住的冷意。那臭丫头如今竟是比自己都美艳了几分,这人,莫不是她一早就安排好送来的吗?

    “娘娘,梦汐不敢。”

    梦汐瑟缩着肩膀,眼中却是恐惧,让华妃微微满意了些。丫头就是丫头,怎么能抢的了主子的风光?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47章 扬眉吐气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47章 扬眉吐气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 “嗯。”玄言点了点头,却又让庆林有些怀疑,这一个字的“嗯”却到底是什么意思? 眼见得这崆峒和庆严宗的长老都已经到来,守候在凌风楼的武者和术者本以为这会试的第一项就要开始,却迟迟不见两位巨头发话,不由有些着急。 叶墨转过了头,就听到泠霜解释道,“西夏太子和黎国太子还没有到,怕是要耽误些时间……” 她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朗朗的男声,带着些歉意,却又十分的坦然。 “我来得迟了,还望各位见谅……” 叶墨闻言望去,却是看到一长身玉立的男子,一身天蓝色的写意......


    下二章预览:...,一时间有些犹疑,“既是如此,那奴婢恭祝王妃明日顺利比试,宫里还有事情,奴婢就先告辞了。” 送走了梅嬷嬷,杨昱还没走进内室,就听到里面的抱怨声。 “亏她还是皇帝她娘,这么小气,御医院多取点药材会死呀,泠霜把这灵芝和人参收好了,等哪天你家小姐我心血来潮了,炼丹用。” “装个病就骗来了这么多赏赐,满足吧你。”杨昱没好气道,刚走进了内室外面却又传来了宁则的声音。 “殿下,黎国沣太子前来看望王妃。” “看吧,都是你惹得桃花债,这都追上门来了。” 杨昱坐到了叶墨身边,......


    下三章预览:...何不可?” 一身黑色武士服显得西陵廷多了几分英俊,宽肩细腰,猿臂扩展,却也是一个俊朗至极的人物。 “西夏地处北汉西北,地处偏僻,这肤色嘛也多是黑黄之色,没有北汉和南唐的水土养人,只是这大夏天的一身黑色衣衫最是吸热,那一身臭汗难道还不够他们洗澡净身用的?这样子都憋不白,估计这秦王一辈子也成不了奶油小生了。” 叶墨啧啧叹息,看看人家青叶举手投足间莫不是风度翩翩,饶是西陵廷攻势急若迅雷,可他却也是不缓不慢,有条不紊,当真是翩翩佳公子,风流倜傥人呀! “嫁人若叶郎,此生不悔呀。......


    下四章预览:...位美人选布料?” 言下之意却是饶了陈悦容一命,只是柳如烟却是要被丢出府门了,而且……宁则想也不想就知道,主子怕是这辈子都栽在这个女人手上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大家都劳心劳力的,毕竟王妃也是个妙人,经常听他们斗嘴,自己都习惯了,若是哪天不见他们拌上两句,怕是自己耳朵都会痒痒吧。 “是。” 泠霜却是站在那里不动弹,活像没听到杨昱的咳嗽声似的。 “泠霜姐姐,我看他好像病的很严重,你看都咳嗽了好几声了,是不是要把他和主人隔离呀,省的感染了主人。” 雨姬的话让杨昱脸色一黑,只是瞬间却还是恢复了常色,“雨姬,你眼睛变蓝了。” “啊?哪里,哪里?”雨姬闻言连忙跑出去找水,泠霜见她捂着脸就往外跑,很是不放心的追了上去。 “殿下可真是智商着急的很,也就是能骗骗雨姬而已。” 杨昱诧异的低头,却看到自己爱怜的抚摸的竟是小白,顿时俊颜又变了颜色,更该死的......


    下五章预览:...边关传来消息,说是收回了被匈奴侵占的漠北五城。 她清楚的记得皇上细细询问了洛王在边关的生活琐事,再三确定洛王并没有受伤,这次露出了浅浅的笑意,那笑意不同于以往的冰凉疏离,是那么的温暖,让她当时深深的惊愕,也记住了。 如今,记忆中的笑意并没有什么不同,就连人也都是同一个。 难怪有人说皇上最宠爱的不是后宫里的妃嫔,而是自己的兄弟。 皇后忽然觉得打了个激灵,那么自己现在享受的又是什么?到底是帝王的宠爱,还是陷害? 明明是夏末的燥热,她却觉得有些冰凉入骨,耳边响起了叶墨那......


    下六章预览:...话一般。 “不知道秦王殿下的提议可还有效,正好今日夜某手痒了。” 西陵廷刚要说话,却看到苏媚儿又气冲冲的跑了回来,指着叶墨道,“你为什么不追上去给我赔礼道歉?” 叶墨看了看苏媚儿,眼神中充满了不屑,“纤柔公主记得下次出门带脑子,白白送上去挨打的事,夜华从来不干。”说着,她看了一眼瞬间变身大熊猫的秦原,眼中满是同情。 被戳穿了心事,苏媚儿看着众人打量的目光,这次是真的泪奔离去了,只是秦原远远跟着却也不敢再靠近太多,生怕遭了池鱼之祸。 “你怎么知道她是故意的?” 叶墨颇是玩味的看了一眼苏程,“下辈子投胎做女人你就知道了。” 苏程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却听到杨延昭朗朗笑声,远处有人大步流星走来,朗声道,“王爷,马匹和弓箭都准备好了。” “你来到这难道就是为了气一气南唐公主?”目光却是落在了叶墨手中的弓箭上,一般的弓箭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


    本章精要    “小姐,这是今天早晨才传来的消息。”泠霜语气中透着钦佩,阿嬛的速度还真是快。

        薄如蝉翼的绢上是娟秀的字迹,叶墨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阿嬛果然知人善任,不过……”

        记得当初和澈丹看到了林卿兮的记忆,摇身一变成了慕容玦的水玉,疯疯癫癫死在了杀手剑下的林卿兮,难道自己竟是猜错了?

        毕竟,林卿兮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古人”了,还能和太后那老妖婆有什么关联?果真是自己想多了吗?

        “怎么,墨儿这是邀请本王登堂入室吗?”

        门外,传来的声音戏谑,不是杨昱却又是谁?

        “昱儿身体倒是不错,不过几日功夫就恢复过来了。”太后脸上带着关怀,似乎真的高兴杨昱的复原似的。

        叶墨就坐在杨昱身侧,看着那御台上的人,眼色一沉,却是一抹嘲讽讥笑,她刚要说话却听到沈嘉音缓缓开口,“四哥向来逞强,这次竟是为了叶四小姐这般伤筋动骨,可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冲冠一怒为红颜’,只是眼下这九州会试在即,四哥原本该挂帅的,这下要是强撑着出场,怕是……”

        语气里透着担忧,沈嘉音看着沉默不语的两人,眼角闪烁着讥诮。既然这大好的机会你们拱手让出,我若是不抓住机会,岂不是愚笨至极?

        “音儿,住口,这事自然有太后主持,岂有你插嘴的余地?”燕王声色俱厉的教训让沈嘉音顿时觉得委屈,只是却又不敢声张,只是低下了头更让人觉得几分可怜。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重,燕王皱了皱眉,起身向太后请罪道,“太后,音儿被儿臣惯坏了,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47章 扬眉吐气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有部小说

    有部小说最新章节

        【原创】 主角易林,大一医学系新生,因为逃了一节课,躲过了丧尸爆发时第一时间处在人群中的危险,经过一番对情况的了解,为救自己追求的女同学,协同室友一起逃出寝室楼,来到系院的教学楼营救女同学……。主要剧情就是,人与人与丧尸与植物与动物的一场地...

  • 宠物娇妃不要脸

    宠物娇妃不要脸最新章节

        “麻麻!这里有变态!”某女穿着圆领衫和牛仔小热裤,蹲坐在九五之尊的摄政王身上吃点心,堂堂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竟然沦落给一个位高权重,心里变态的摄政王当宠物。口胡!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什么叫做她魂淡她就不能魂穿?老天你给她出来解释一番!不过宠物...

  • 真武

    真武最新章节

        鲤鱼县龙门学院的一个落魄少年,不惜偷学激发潜力的禁忌武技,导致时常咳血,几乎寿元耗尽。然而,资质太废,终于面临学院逼其退学,被其他学员嘲笑看不起,走投无路之下,绝望的挖了个坑打算把自己埋了,为自己留下最后一丝尊严……

  • 狂狼兵王

    狂狼兵王最新章节

        当过兵、坐过牢、杀过人、流过血、泡靓妞、睡辣妹!
        他是“军中之王,国之栋梁”。
        身怀狼神血脉,主宰芸芸众生!
        牛逼的人生无须解释,嚣张的故事精彩纷呈!

  • 首席老公,太闷骚!

    首席老公,太闷骚!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她惹上一腹黑狠辣大人物,逮她回家,硬要宠她。“报告爵爷,渣男来找夫人求复合了。”“直接活埋。”“报告爵爷,渣女嫉妒夫人是医学大赛第一名,打了夫人一巴掌。”“把渣女脸打烂,送进人间地狱生不如死。”“报告爵爷,夫人……跑了!”某男人眸...

  • 英雄狂歌

    英雄狂歌最新章节

        长啸激清风,志若无天下。 铅刀贵一割,梦想骋良图。
        这是一介凡人成为英雄的故事。

  • 曜日

    曜日最新章节

        双日凌空之时,正在冲击任督二脉的许丰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而当他醒来之时,却变成了已经陨落的第一杀手,徐枫!这一刻,他从泥土中爬出,身携日月双曜,突破七曜决!他的身份怀有太多秘密,巨大阴谋正笼罩而来,然而,七曜神功已成,等待敌人的将是一场疯狂屠戮!

  • 芒刃

    芒刃最新章节

        千年一遇的天乱之相,所处之世国破家亡。眼见盛世凋敝,乱世降临。是机遇还是灾难。帝国破灭,诸侯割据,匈奴南下,南蛮北犯,鲜卑乱华。内忧外患,困难重重。我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命运要选中我来改变这世界!步步崛起,脚下是尺寸薄冰,头顶是高悬利刃。残酷的世道磨灭淳朴的心性,运用权谋来达成目的,哪怕不择手段......

  • 最多阅读:冥夫出棺全文阅读医品狂妃:妖孽王爷嗜宠妻全文阅读道君全文阅读都市最强弃少全文阅读杀手医生都市行全文阅读暴力兵王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