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44章 金疮药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27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还是抵不住来自杨昱的那森冷的气息。 “四哥说笑了,嘉音向来不注意这些邪门歪道的,若是冒犯了四哥,小弟改日亲自向四哥赔罪。” 燕王一句话却也暗暗骂了杨昱的旁门左道,让沈嘉音不禁觉得自己挑选的这个夫婿最是体贴,更是感动了几分。 “那姐姐就先恭喜四妹了,只是就算四妹喜欢沣太子,却也不能为此就残杀雪鸾郡主呀,四妹你好生糊涂!” 华妃一句话惊起了千层波浪,月秀殿内的气氛更是怪异! 叶墨转身看了华妃一眼,却是对上了一双恨其不争的眼眸,似乎正在叹息她的“糊涂”。 高坐在凤......


    上二章提要:...,带着小女儿家的俏皮模样,脸上浅浅的梨涡让人舍不得责备。 杨昱见状淡淡一笑,“雪鸾郡主倒是可爱,不过那叶姑娘……” 杨昱回头看了一眼,越发确信那人就是叶墨无疑。 只是,新颜总把旧容换,倒是让他都有些吃惊。 再遇却是倾城色…… “她呀,爱去哪去哪儿。”雪鸾看东黎沣关心模样,心里大是恼火,“太子哥哥,若是让北汉皇帝等久了就不好了。” 哼,那狐媚子离开最好,走得远远的才好呢,省得到时候自己看见她就想毁了她的容! 黎国使团一行浩浩荡荡前往了驿馆,而叶墨却中途悄......


    上三章提要:...还这么闷闷不乐呢?” 自从玉华宫意外坍塌,华妃就搬到了采薇宫中。只是采薇宫地处偏僻,而桓帝向来对后宫宠幸不多,倒是方便了这两人幽会。 “难道王爷觉得那臭丫头还能在茫茫东海捡一条性命吗?”华妃眼中闪过一丝怀疑,她不相信那丫头还能这么好运,断肠谷没能杀了她也就罢了,这东海恶蛟自爆还能炸不死她? 那臭丫头从来都是要被自己欺侮的,这次一定死定了的,一定! “雁儿你说的倒也是。”对于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燕王笑了笑,蛇蝎尤物,倒是比家里那妒妇有趣多了。 燕王的大手微微用力,惹......


    上四章提要:...弄了自己一身鲜红淋漓的小白,瞪着一双眼睛滚圆滚圆的。 “女菩萨,这是你的幻兽?”好可爱呀,师父一直不让自己养幻兽,呜呜,好可怜呀! 叶墨看着小白那狼狈的吃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扶不上墙的小白,唉,这吃相怎么也高贵不了呀。 “怎么了,你想要?” 叶墨看着那清澈的眼神中满满都是喜欢的神色,脸色也柔和了许多。 澈丹伸手想要去抚摸那可爱的小狗头,可是却没想到小白打了个饱嗝后竟又是低头继续啃食那番茄,以致于自己落了个空,一下子跌倒了杨昱的怀里。 “没想到殿下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也就罢了,可是就连这小和尚都不放过,这口味可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呢。” 叶墨看着羞红了脸的澈丹和寒着一张脸的杨昱,很是不怀好意的调戏道。 “女菩萨误会了,贫僧可没有可没有这断袖之癖,没有的。”澈丹连忙坐起身来,却不料驾车的宁则不知为何突然间没控制住马,车子一晃竟是把澈丹又甩到了杨昱怀中......


    上五章提要:...,就好像当初我不知道怎么就差点死去一样,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仇人到底是谁。” 冰凉的语调在静默里传荡开来,加大了几分凄凉。饶是铁石心肠,也不禁为之心酸了两分。 从万葩楼最初的相识,身侧的女子行事乖张恣意,或是冷冽无情,或是语出惊人嬉笑玩闹,似乎从来没有什么顾忌,原本以为是和自己一样铁石心肠,却不想……她竟是有这么一段过往呢? “其实,当初我利用了你。”话一出口,再也收不回去了,余光瞥到身侧的平静,窦弗才淡淡说了下去,似乎讲述的不是自己。 “两年前,我奉命执行任务,却失败......


    上六章提要:...,叶墨看着那消失在御花园的两人,这才悄悄走出来。 明枪暗箭,尔虞我诈,杨昱和燕王都不是省事的主儿,这汉宫看来热闹得很。不过她的当务之急却是去找她家那个小萌兽,似乎刚才她又听到了那清脆的声音。 “喵呜……” 肥硕的身躯气势汹汹,盯着那白色的团子,步步紧逼! “呜汪!” 不甘心地反击,奈何自己身材娇小,对上这么一个好吃懒做又争强好胜的肥猫,自己是在没有反抗之力呀! 主人,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呀! 乌油油的小眼睛里闪过一点亮泽,可是听到那嘲讽的猫叫声却又顽强地抬起它的小狗头来! “好狗不跟恶猫斗!打不过你,我逃……” 小白很没出息的撒开小短腿就往里面跑,尽管感知到熟悉的气息,可是却被越来越浓郁的危机感遮掩下来…… 肥硕的黄影气喘吁吁地追了上去,身上的皮毛哪里还有以往的顺滑,都是那个小不点儿惹的祸! 竟然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发毛的猫......


展开+

    门外不知何时,澜衣竟是站在门口,眼里酝酿着湿润,只是看模样却是微微愠怒。宁则见状不由眼角一跳,歪了歪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去。

    “主子他都这样了,你,公子你何苦和主子争吵?”

    澜衣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想要踹宁则一脚似的,却扑了个空。

    杨昱见状,不由笑了笑,却牵动了股屁上的伤,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自作孽不可活!”澜衣掀起了那单薄的中衣,入目却是一片红肿和溃烂,皮肉翻滚在外,让他不忍心再多看一眼。

    人虽是抱怨,可是上药的时候却放轻了手劲儿,很是谨慎小心的模样。

    “太后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你干嘛还望刀尖上撞?自己又不是猫,你还真以为你有九条命呀?”

    看着那伤痕,澜衣不禁脸色一冷,“莫不是殿下真的动心了?”

    这一问,连带着澜衣的手劲儿都不禁加大了,杨昱不禁皱了皱眉,“动心?老妖婆一个坑一个坑的挖了让我跳,我要是一个当都不上,她岂能容我?”

    只是,按道理她也不会要了叶墨的命的,为何偏偏却要一百大板呢?

    澜衣闻言若有所思,只是旋即却脸色一变,“殿下,你又何苦骗我呢,澜衣虽是身份低贱,却也是容不得谎言的,您难道忘了当初对澜衣说过的话吗?”

    手中的瓷瓶应声落下,散落了一地的齑粉,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你明明说过这府中饶是千红百媚却也抵不过我的浅笑如斯,为何你前日偏偏就生生受了这一百大板?若说要忤逆太后,言语上惹她不满意就是了,为何却还要自己受苦受累?莫不是你真的喜欢上了那叶墨?”

    指着杨昱的手微微颤抖,澜衣看杨昱并不否认,声音不禁尖锐了几分,“你可别忘了,她可是皇上的女人,是待选入宫的秀女!”

    汉宫里的事真相如何洛合城里早已经是千八百个版本了,只是最后却有一点不容否认,那边是洛王殿下英雄救美替身受过。

    澜衣想起那平庸之极的容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不过就是个平庸之极的女人罢了,殿下到底相中了她什么,竟是这般奋不顾身?英雄救美,我看她可是当不起!”

    眼底酝酿着一片腥风血雨,忽然间那枕头边的磁碟被一阵袖风带动,齐齐挥到了地上,发出“哗啦”的响声。

    澜衣见状不由一跳脚,只是看着杨昱却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眸中却是说不出的委屈。

    “澜衣,别仗着本王宠你就为所欲为了,滚!”

    澜衣何尝被这么说过?闻言那眼泪刷的就流了出来,只是看着杨昱那铁寒的神色,却也不敢说什么了,转身就要离开。

    “哟,气大伤身,看来殿下的伤好了七八分了呢,这么中气十足的。”

    叶墨看澜衣那气恼的模样,不由笑了笑,“公子说叶墨不美吗?我倒是觉得这张脸还算是倾国倾城的姿色。”

    澜衣闻言不由望去,不施脂粉的脸似乎吹弹可破,就连那乌黑的青丝都是简单的挽了个发髻,除了一枚古朴的玉簪没有其他任何饰品。

    秋水为骨,娇花为貌,就连那细长的眉眼都似乎闪烁着动人的色泽,让澜衣不禁呼吸一滞。

    这样的人,怎么能不算是美人呢?

    “你是叶墨?”

    洛合城里有一个流言,便是这原本中人之姿的叶四小姐如今是仙女下凡,倾国倾城的姿色。澜衣原本以为只是传言而已,可是却看到那细长的眉眼里的一丝嘲笑,却是不由的确定了这个答案。

    瞬间,澜衣的脸色就彻底黑了下来,“既然殿下抱得美人归,那么澜衣还有何用处?告辞!”

    说着澜衣就要离开,叶墨见状却是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澜衣公子何必作恼呢,殿下心里可是从来把公子放在心上的。”

    澜衣闻言不由皱了皱眉,一张脸上写着明显的恼怒,“叶墨你别欺人太甚,既然今天他能始乱终弃与我,你觉得你又会得他几时恩宠?”

    指着自己的脸,澜衣失声笑道,“你以为你这张脸能够永远的青春常驻吗?别妄想了,一旦你人老珠黄,却也不过是色衰爱弛的结果而已。”

    “是吗?”叶墨挑了挑眉,看向卧在榻上的杨昱,脸上是明媚的笑意,“殿下,我倒是觉得澜衣公子这张脸倒是挺年轻的,还是能伺候你一段时间的。”

    伸手摸了一把澜衣的脸,叶墨黛眉一挑,“何况,若是澜衣公子遇人不淑,那岂不是我叶墨的过错了,不如殿下把他赏与我如何?我有我的面首三千,殿下有殿下的龙阳之乐,井水不犯河水,岂不是妙极?”

    这,这……他一个七尺男儿竟是被这么个女人调戏了?澜衣反应过来一张俊颜不由通红,指着叶墨道,“殿下,你喜欢的就是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澜衣话音刚落,却觉得一个黑影向自己飞了过来,他躲闪不及,竟是被砸了个正着。

    “本王的事岂容你多嘴,澜衣,滚,别再出现在本王面前!”

    杨昱怒气未消,撑着身子看着澜衣,眼中却是一片通红。

    “好,既然我滚了,殿下可就别再来找我!”澜衣脸上泪水纵横,哭着便跑了出去。

    宁则刚从外面走到寝殿,却不提防竟是和人当头撞到了一起,看到来人,他心里不由诧异,刚要去问,却见澜衣朝着自己委屈一笑,便又是离开了。

    “殿下当真舍得?赶走了这么一位美人,殿下可是损失不小呢。”

    宁则听到寝殿里传出来的声音,不由摇了摇头,却是向外走去。他可不想看自家主子那张黑脸,生生破坏了主子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看着那娇艳,杨昱心情忽然勾唇一笑,“怎么,墨儿你想赖账?本王可是记得有人说过我活着就嫁与我,我死了,就守着我呢。”

    皱眉,叶墨想了想,忽然笑道,“倒也是,不过若是我此刻杀了殿下,倒是省得嫁与你了,不是吗?”

    “墨儿你这是要杀夫?好歹看在为夫救了你一命的份上,也该好生照料为夫吧?”早就看到了叶墨适才进来的时候端着的汤药,虽是他最为讨厌的苦涩,可是心里却没有之前的那种抵触了。

    明明是那么的痛,可是这男人却还是不知道疼似的笑着,好像那累累伤痕不在他身上似的。“对,这就是毒药,还不赶紧喝掉?”

    看到这药盏,叶墨不禁想起了前日自己抱他回来的时候,因为一百大板后杨昱已然昏厥,叶墨生怕再颠着了他,便一路抱着某人,可是不知是怎的,明明是昏迷了的人,却一个劲儿往她胸前凑,活像是小白附身了。

    后来太医嘱咐将那汤药喂服,结果某人死活都不肯咽下去,宁则忙着去送太医,她最后实在无奈只能亲口喂他服用,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喂服”!

    以至于今天再看到这药盏,叶墨也不禁微微脸红。

    “怎么,天气太热了吗,还是墨儿看到本王这玉树临风不由动了情?”看到那泛着粉泽的唇,杨昱恍然间有些错觉,似乎混杂着粉唇的清新和那汤药的苦涩,说不出的滋味,只是却记不清楚了。

    “动你个大头鬼,喝药!”

    叶墨被说了个正着,不由恼羞成怒,这妖孽哪里有半点仙人模样?

    看到叶墨生气,杨昱心情大好,只是伸手去够药盏,却不小心牵连到了臀部的伤口,顿时额上是豆大的汗珠,一个个的滚落了下来。

    叶墨听到了这一声闷哼,本也没放在心上,可是久久没听到汤匙碰到药盏的声音,她也不由诧异的回了头,却看到杨昱竟是直直趴在榻上,中衣上是一片红色的血痕。

    “喂,你怎么了?”就算真的挨了杖刑,可是他可是实力高深不可测的洛王杨昱,难道还真的……

    “帮我把宁则唤进来,换药。”适才澜衣只是换了金疮药,却还差那去肌粉和止痛散没有上,以至于此刻他伤口崩裂,那疼痛牵动着四肢经脉,不啻于受刑时的痛!

    自己在的时候宁则从来都是躲的远远的,看他那痛苦难耐的样,叶墨深深吸了一口气,端起那药盏一口吞下了那苦涩的药,然后掰着杨昱的脑袋,樱唇对上了那因为疼痛失了血色的薄唇。

    口中是汤药熟悉的苦涩的味道,还有那恍惚间的淡淡的清香,杨昱蓦然睁大了眼睛,看着鼻息间的夭夭容颜,舌竟是顺着那齿缝溜了进去。

    甘甜若怡,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那向来写满了嘲讽的细长的眼眸如今紧紧闭着,睫羽犹如细密的小蒲扇似的颤颤巍巍。

    杨昱薄唇微阖,那苦涩的汤药便顺着唇角落了下来,而他却很快就撤了兵。

    该死,竟然占她便宜?

    叶墨微微恼怒,却似被杨昱察觉了一般,那丹凤眼眸忽然睁开,四目相对,一双深情许许,两眸气愤难当。

    “嘶……”

    杨昱倒吸了一口气,只是瞬间的功夫,薄唇微启,叶墨便要抽身离开,却不提防杨昱竟是揽住了自己的腰肢,一个力道不稳,两人竟是齐齐摔下了榻。

    “砰嗵!”

    原本一个转身就可以拿这男人做肉垫的,可是思及他身上的伤,叶墨不由一犹豫,结果自己却是被他压在了身下。

    “主子,你……”刚才隐约听到了呼喊声,宁则连忙跑到了寝殿,原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却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吓得他连忙推门而入,结果却看到……

    孤男寡女,一上一下,锦被被拖延到地上,男子衣衫不整,女子气息喘喘,饶是没有吃过猪肉,也知道这猪是怎么跑的……

    “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说着宁则就退了出去,刚要掩上寝殿的门扉却又迈了进来,“主子,身上有伤,您悠着点。”

    听到那掩门的声音,杨昱低头,丹凤眼中勾勒出万千风情,“墨儿,你说本王该拿你怎么办好呢?”

    语气里是一片风轻云淡,可是那额上的豆大的汗珠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情况。

    “啪”的一声,伴随着男人微微粗了的气息,汗珠落在了叶墨的脸上,顺着那脸颊落了下去。

    “死要面子活受罪。”叶墨低声咒骂了一句,刚要起身,却听到一声低吼,“别动。”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44章 金疮药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44章 金疮药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来,看着这天子的近臣,唇角勾勒出笑意,“多谢皇上赏赐,劳累梁总管了。” 梁久功看到这笑意,只觉得心头一冷,连忙谦道,“洛王妃言重了,奴才不过是偷个清闲,还是亏了王妃的福气呢。” “王妃?泠霜姐姐,王妃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雨姬睁大了无辜的眼睛,不解的看着泠霜。 泠霜还没来得及回答,却听到一阵咳嗽,梁久功一张老脸通红,咳声不断。 “王妃的侍女还真是可爱的很,宫里还有事,老奴就先告退了。” 看着梁久功匆忙逃离的身影,叶墨皱了皱眉,自己又不是洪水猛兽,有那么可怕......


    下二章预览:...法子收拾叶墨,这上门的机会可是珍惜的很。脸上也是轻盈盈的笑意,分明是幸灾乐祸。 “御史台那几位可都是清高狷介的很,倒也不是六弟妹说的老顽固,这败坏别人名声的话六弟妹还是少说的好,省得到时候有人参你一本,让燕王府和沈国公面子上过不去。” 却是原封不动把话噎了回去,让沈嘉音一时间恼极,气得俏脸通红。 “倒不知洛王妃为何会对孟……先生如此评价?” 西陵廷声音低沉沉的,却是说不出的稳重,只是偏偏那声音中却又带着兵戈的肃杀气息,让叶墨不由皱了皱眉。这人杀伐气息竟是如此浓厚?难怪西......


    下三章预览:... “那你可别让我失望。” 叶墨缓缓笑道,手中枝蔓幻化成的利剑飞驰向青叶,人,紧随其后,快如闪电。青叶只觉得眼前似乎闪过一抹白影,竟是和那天的感觉相似,让他不由片刻的迟疑,回过神来却发现叶墨竟是持剑距离自己不过五尺之遥,而那剑尖距离自己不过一尺而已。 青叶一步后退避开了那剑锋所在,手中龙灵剑瞬间出鞘,发出一阵龙吟似的声音,惹得擂台下的人又是震惊起来。 “天呐,龙灵剑竟然出鞘了!” “是呀,就算是对阵苏子恒,龙灵剑也不曾出鞘,如今宝剑出鞘……” 昨日的比试似乎依......


    下四章预览:...墨感觉到了这凌音阁内的气息中充满了杀意,就好像自己和他初次见面的时候一般。 只是那时自己还曾遇到一个更为没皮没脸的人,尘封了的记忆忽然涌上了脑头,让叶墨有片刻间的失神,结果没能听清楚窦弗究竟说了什么话。 “你说什么?” 看到那明媚无双的倾城容颜,窦弗有一瞬间想把自己之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可是那双眼眸却告诉自己,真的说了,也许连朋友都不是。 “没什么,你无聊。” 还是老样子,叶墨放下心来,颇是不屑的“切”了一声,“本阁主可是大忙人,有聊的很。不过这西陵廷还真是小强体质呀,那九天惊雷都没把他劈死,真是可惜。” “小强?” 言简意赅,提问时眉毛微微一挑……很好,符合自己全部的猜想,不,是预测。叶墨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那是一种传说中的小动物,百折不挠的打不死的,也许你曾经也见到过的。” 见到过? 百折不挠? 打不死? 小动物......


    下五章预览:...色一黑,只是瞬间却还是恢复了常色,“雨姬,你眼睛变蓝了。” “啊?哪里,哪里?”雨姬闻言连忙跑出去找水,泠霜见她捂着脸就往外跑,很是不放心的追了上去。 “殿下可真是智商着急的很,也就是能骗骗雨姬而已。” 杨昱诧异的低头,却看到自己爱怜的抚摸的竟是小白,顿时俊颜又变了颜色,更该死的是某只不知死活的小白竟然还一脸的享受。 隔着衣服竟是没了手感?杨昱大是尴尬,拎着小白便随手丢了出去。 “墨儿不也是嘴皮子厉害得很,不过也只是能和本王过过招而已,不是吗?” 叶墨刚想要......


    下六章预览:...手去描绘那眉眼的形状,从来不知道杨昱除了一双丹凤眼外,那睫羽竟然也是这般的密集,浓厚犹如一把小扇子,精致的面容给她一种芭比娃娃的错觉。 没有了冷意,叶墨缓缓的阖上了双眸,却没有发觉闭眼的瞬间那薄唇上勾勒出的笑意。 “小,小姐……”翠儿一脸惶恐,看着自己不小心摔在地上的茶盏,看着陈悦容的目光在躲闪着什么。 “翠儿,是不是害怕了,觉得我害了王妃,所以害怕她到了阴曹地府还不肯放过我?”陈悦容笑得森然,让翠儿觉得似乎对影院中的主人已经死了似的。 “小姐,我……我害怕。” 害怕真的是小姐出手下毒毒害了王妃的,害怕王妃真的死了,害怕王爷会把她们都杀了。她真的害怕,害怕呀…… “没用的东西,谁的手上会是干干净净的?”陈悦容觉得哪怕是鄙视对自己的贴身丫头也是没用的,倒是笑容中带着从容。 翠儿只觉得这个小姐是自己不认识的,她从小便跟在了小姐身边,十多年来最是清楚小......


    本章精要    门外不知何时,澜衣竟是站在门口,眼里酝酿着湿润,只是看模样却是微微愠怒。宁则见状不由眼角一跳,歪了歪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去。

        “主子他都这样了,你,公子你何苦和主子争吵?”

        澜衣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想要踹宁则一脚似的,却扑了个空。

        杨昱见状,不由笑了笑,却牵动了股屁上的伤,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自作孽不可活!”澜衣掀起了那单薄的中衣,入目却是一片红肿和溃烂,皮肉翻滚在外,让他不忍心再多看一眼。

        人虽是抱怨,可是上药的时候却放轻了手劲儿,很是谨慎小心的模样。

        “太后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你干嘛还望刀尖上撞?自己又不是猫,你还真以为你有九条命呀?”

        看着那伤痕,澜衣不禁脸色一冷,“莫不是殿下真的动心了?”

        这一问,连带着澜衣的手劲儿都不禁加大了,杨昱不禁皱了皱眉,“动心?老妖婆一个坑一个坑的挖了让我跳,我要是一个当都不上,她岂能容我?”

        只是,按道理她也不会要了叶墨的命的,为何偏偏却要一百大板呢?

        澜衣闻言若有所思,只是旋即却脸色一变,“殿下,你又何苦骗我呢,澜衣虽是身份低贱,却也是容不得谎言的,您难道忘了当初对澜衣说过的话吗?”

        手中的瓷瓶应声落下,散落了一地的齑粉,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你明明说过这府中饶是千红百媚却也抵不过我的浅笑如斯,为何你前日偏偏就生生受了这一百大板?若说要忤逆太后,言语上惹她不满意就是了,为何却还要自己受苦受累?莫不是你真的喜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44章 金疮药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天才道士

    天才道士最新章节

        看脸看胸看身材,相天相地相红颜,横批:只算因缘!喂,这位女施主,看姻缘不用脱衣服的!本想一心修道,谁料三千红尘,扰乱清修。

  • 错嫁替婚总裁

    错嫁替婚总裁最新章节

        为了支付哥哥的治疗费,沈柒不得不代替自己的妹妹嫁入豪门贺家。她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贺家长子,却不知道自己名义上的丈夫是次子贺逸宁。贺逸宁,贺家真正的继承人,叱咤风云的商业帝王,冷酷无情的职场暴君,她妹妹的做梦都想嫁的人。当这个商业帝王压着自己...

  • 荒域至尊

    荒域至尊最新章节

        牧家牧云,天生血瞳,命途多舛,肩负重任却被人言非天命所归,时也?命也?那又如何!只道一颗按不下的高傲头颅,遇水屠龙浴火涅槃,终有一日将抟扶而上惊天而起,横扫宇内荡彻九霄!js330

  • 玄尊

    玄尊最新章节

        一朝旧友叛,根断旧人散。
        漫漫飘荡途,红颜同相濡。
        遇得高人助,重生浴火燃。
        神火手中握,道心心中留。
        海到尽头天做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再让过去之事再度发生。
        定让负我之人,血债血偿!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最新章节

        华夏第一本关于幻术的专着是明代的《神仙戏术》,记载古代幻术二十多种,可惜此书已失传。真正集中国幻术大成者,是清末唐再丰所着的《鹅幻奇书》。    一个少年带着《鹅幻奇书》来到了火影世界,只为争夺最强幻术的荣耀!    月读、别天神、操控五感、伊邪那支、伊邪那美......    九龙取水、白鹤升空、芝麻变鱼、口吐四花、使鬼打门......    鞍马明镜微微一笑:“嚯嚯,真正的幻术又岂是这般肤浅?”js330

  • 末世小馆

    末世小馆最新章节

        我叫林愁,
        我在末世里有个小饭馆,
        我为...
        书名都这么中二了,
        还要啥简介!
        书友群:151012612

  • 穿越之最强武松

    穿越之最强武松最新章节

        大一新生田小七,穿越到北宋,忽然成了武松。  潘金莲:“叔叔...........”  武松:“金莲嫂嫂,你还是叫我哥哥吧!”  潘金莲:“你…你这个登徒浪子!”  武松:“嫂嫂啊,哥哥像登徒浪子么,我平日里提的是大棒,啊呸,什么大棒,你的样子真好看!”  鲁智深:“义弟,你说我们要上梁山么?”  武松:“当然,我想让你喝花酒,还想顺便让你这个花和尚当皇帝哩!”  宋江:“贤弟,你是来辅佐我的吗?”  武松:“宋黑…老哥,你想多了,俺是来搞破坏滴,顺便撂翻你!”  不一样的江湖,且看武松如何来捣乱,渐渐步入人生巅峰!

  • 逍遥江山

    逍遥江山最新章节

        永乐二十二年,明成祖朱棣在北征返京的途中病逝,英国公张辅、阁臣杨荣为了避免朱高煦、朱高燧趁机作乱,秘密迎朱高炽登基为帝,视为明仁宗。 就在这一年,一家中等公司的销售会计师在游览泰山之时, 被人算计从泰山推下,来到了大明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

  • 三国如烟

    三国如烟最新章节

        一只蝴蝶轻轻地扇动一下翅膀,就可能在某个地方引发一场风暴。
        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本书讲述了无数角色私欲、梦想交织在一起的故事。以季书穿越到三国时代为契机,季书从游戏人生到历经绝望,再到挣扎求活,最后努力改变,使历史随之改写。
        ...

  •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新章节

        前世倾尽所有,却换来自己一夜被废,骨肉横死,亲族皆斩!再睁眼,她冷然应对,清宅院、踩庶妹、斗渣男、破危局,九龙夺嫡,纤纤素手翻天覆地!
        痴情皇子天下为聘,冷面神医倾城求娶,江湖第一派等她继承,可她却早就预定夫君!
        六岁时对他说:师兄将来娶我可好?
        十岁时借酒壁咚:师兄嘴巴好甜。
        及笄时他反压而上,她阵阵低呼。
        “师兄,你的手!”
        “师兄,这里不行!”
        “师兄,你抱我去哪里?!”
        他冷面回答:“这里不行,那就回房!”
        一进房,纯情绵羊却变身灰狼!
        她笑得娇媚,将他扑倒。
        “将军,不好意思,是我潜你!”
        他不知道,这一世,她除了复仇,就是等他!

  • 祖师保佑

    祖师保佑最新章节

        三百六十行,无祖不立。林易成为百行祖师的凡间代理人,当然要成就各种行业巅峰……  “多谢易牙祖师保佑我的饭店生意兴隆。”  “多谢诸葛亮祖师保佑我的糕点连锁店开遍全国。”  “鲁班祖师,我的房地产公司什么时候能上市啊?”  “扁鹊、华佗,你俩别抢了,你们都是中医祖师爷,行了吧?”  “话说我想进军互联网,应该拜谁当祖师呢?”

  • 风云逆局

    风云逆局最新章节

        风云之下,九天之上,雷光一绽,谁与争锋!出自剑樱村的少年,继承诺,练双剑,在修炼成王的道路上,与同伴们一起并肩前行,展开冒险之旅,只为成盖世王者。可在这前尘今朝的历史轮回长河里,何谓正邪善恶、虚实真假、生死宿命?各方势力涌动,一环紧扣一环的局,百转千回,秘密揭开,记忆重现,什么才是真相?但花开堇色之际,有些真相,却并非少年想看到的……当一切尽晓时,逆局已定,少年究竟是选择与同伴们继续踏上巅峰之途,还是决定从此孤身一人堕落成魔?

  • 最多阅读: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全文阅读神医无敌全文阅读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全文阅读断刃江湖全文阅读不负余生负情深全文阅读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