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38章 雨花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21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园的院门前,忽然响起的声音让雪鸾顿时一脸的甜蜜笑意,连忙脆声应道,“知道了,本郡主这就去。” 那声音似是在蜜水中浸泡过一般,好像她说话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东黎沣。 良久,小花园中恢复了静寂似的,唯有脚步声轻轻,那修长的身影笼罩了自己。 “为何偏偏不小心些?” 宣三看着那倔强的面孔,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冽,只是机械的将那错位的下巴归了原位,手下没有半点柔情。 “小心?我就是一万个小心,她也不会放过我,宣三,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你带我走好不好?” 她......


    上二章提要:...眸,祁清眼角流出了一行清泪。只是那纤纤玉手却死命地去抠大理石的地面,生生折断了那长长的指甲。 放马扬鞭,雪鸾郡主手中的雪蚕丝狠狠抽在马腹上,恨不得那就是疏桐居中那女人的脸。 黎国王都云璃城因为雪鸾郡主的出现而一阵议论纷纷。 “这雪鸾郡主又发火了,不知道这次倒霉的会是谁呢?啧啧……” “唉,谁让她是大巫师的独女呢,况且又是神坛指示的下一任的大巫师,如今的圣女,杀人又算什么?” “小声点,万一被她听到了,你这小命还要不要?” 闻言,那人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好......


    上三章提要:...了叶墨丢过来的番茄,只是没想到自家主人那么狠心,小白整个身子被那力道一带,顿时滚了一圈才站稳。 与之同时,另一颗番茄被叶墨当做暗器直接往杨昱脸上扔去。 这等小伎俩杨昱自是不在意,只是看着手里的小红番茄怎么看怎么别扭,一旁案几上小白正抱着那番茄吃的正欢快。 杨昱犹豫再三却还是把那番茄放到了暗格里,他堂堂北汉洛王殿下,岂能和这小狗吃一样的食物,传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叶墨见状脸上扬起笑意,她就知道杨昱舍不下这张脸的,所以才不会是那人的。 一旁澈丹看着抱着番茄努力啃食,结......


    上四章提要:...么出来的?”神色里是十二分的惊诧,以及七分的动容和三分的狂喜…… 困玄阵?光听字面的意思,叶墨心中也不由一惊,九州大陆多是修习幻术,可是幻术之上还是星辰界的玄者的存在,而最高存在的则是大荒境的仙境! 只是那是多是梦想,九州大陆无数人的梦想而已。 “你说这是困玄阵?”叶墨丝毫不怀疑窦弗的话,可是却不能理解,为何自己却能走出这困玄阵! 顾名思义,这个阵法能够困住玄者,而叶墨如今不过是个区区三阶幻灵罢了。 “不错,二阶玄尊布下的困玄阵。” 九州大陆的最高存在不过是幻神而已,玄尊可谓是神话般的存在,如今见到了这困玄阵,怎能不让窦弗激动? 似乎明白了窦弗的心思,叶墨勾起唇角,“那你可有破解之法?” 缓缓摇了摇头,窦弗千年不变的寒冰脸闪过一丝苦笑和无奈,“书中有,我不会。” 书中提及的不过是凤毛麟角,对于困玄阵更是语焉不详,若不是因为窦弗在那次执......


    上五章提要:...丝笑意,叶雁,算你还识相。 “娘娘,虽然叶四小姐举止无状了些,可是冷宫……” “关婕妤菩萨心肠,不如先听听华妃妹妹是怎么说的,若是无理,本宫自然会另选方法,若是有理,那么不如就听她的意见,如何?” 看着那一身惨绿的宫装,皇后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不过是皇上府中老人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有什么身份吗? 叶墨把这一切纳入眼底,细长的眸中闪烁着笑意,坐在那里依旧岿然不动。 “娘娘,臣妾只是希望四妹能够迷途知返,所以不惜下狠药治顽疾,还望娘娘体察,四妹你不要怪姐姐心狠。只是,你若......


    上六章提要:...下去。 “就这些能耐吗?”身形犹如飞燕,穿梭在这羽林之中。这校场设置了禁制,幻术在此无济于事,若是修习了武道,反倒是沾了光。 而与自己并驾齐驱的那两人显然都修习了武道,纤纤玉手虚空一抓,下一刻那手中是五六枝箭弩。 “还给你们!” 声音中带着浅笑,只见她手腕翻转,那周中的箭弩纷纷向两侧飞去! 看台上杨昱倏忽站起身来,目不转睛的看着校场中的蓝衣翩跹。 那京畿卫看着飞来的几枝箭弩并不放在心里,毕竟这青铜盾可是…… “咔……砰……” 青铜盾竟是抵挡不住这小小的箭弩?被青铜盾牢牢防护着的京畿卫竟是被这力道带倒在地,好生狼狈! 接二连三的声音响起,倒地的京畿卫不能置信的看着叶墨,眼神中透着恐惧,这男人,到底什么身份,什么实力? “哗啦!” 那比磐石还要坚硬的青铜盾竟是碎裂了,四分五裂的狼狈不堪! 一眨眼的功夫,叶墨抓住这难得的时......


展开+

    异口同声,甚至于同时响起了筷子落桌的声音。

    上官嬛见状一笑,更是心领神会了几分,面上的黑纱轻轻浮动,露出了一片莹白的下巴。

    “小姐可真是捡了个宝,雨姬乖,若是小姐欺负你的话,可千万记得告诉我。”

    泠霜看着那浸水之后一片汪蓝的眼眸,不禁张大了嘴巴,“鲛人族的公主,小姐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什么狗屎运呀,说的那么难听!

    小白立马不满地跳到了泠霜肩头,一个顺溜滑到了她的胸前,很是享受久违了的温软舒适的窝。

    “泠霜姐姐,小白生气了的。”雨姬不好意思的错过了泠霜直勾勾的目光,无声的和小白交流着。

    “小白,狗屎运是什么?”主人说小白是狗狗,那么就是小白的便便咯?可是踩着它的便便走路会很有运气吗?

    满意地长吁了口气,某小白哪里半点生气模样,“她呀,就是脑子缺根筋的,不过她的胸睡着最舒服。”

    那么大,那么软,比主人的旺仔小馒头舒服多了。

    “是吗?”雨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泠霜的胸前,刚一触及却又收了回来,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回味着小白刚才的话。

    浑然不知一鲛一狗的对话的泠霜提起小白的耳朵瞧了又瞧,然后随手往外一扔,拍了拍手笑着道,“是吗,那就让它疼一下,疼的厉害了就不会生气了。”

    沉浸在温柔乡的小白浑然不知怎么一回事,只觉得身子一轻,然后自己就飘乎乎的没了飞在了云端似的。

    “啪叽”一声,小白四脚打滑似的软绵绵的趴在地上,浑身疼得要死要活,直在那里“呜汪”狂吠。

    “坏女人,泠霜是个坏女人……小白恨死你了!”

    学起了言情剧里的女主角,小白梨花带雨的哭道,只是声音却有些瘆人的慌。

    泠霜眼中闪过一丝狡诈,赶忙跑过去将小白抱到了胸前,很是温暖的伺候起来,“小白,刚才一不小心激动手滑了,你没事吧?”

    哼,小家伙竟然对着自己那么乱叫,不好好收拾收拾还真得以为自己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利马有胸就是娘,小白很是狗腿的窝在了温软的胸前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呜汪……斗智斗勇么,看谁胜谁败!

    顿时,青宁院里一片祥和,只是夏日的天气却变得很快,不知何时西边一阵乌云飘来,就那天空遮掩了个严实,“轰隆”一声响,瓢泼大雨顿时倾盆而下,昏暗的天空被一道道银光撕开了一道口子似的,异常的恐怖。

    “雨这么大,就不要回去了。”明明可以正大光明的回青宁院,为何却偏偏在那黎国的驿馆?

    窦弗眼中闪过一丝暗芒,左手紧握着伞柄,露出一根根关节泛青的指骨。

    “该我出现的时候我自会出现,今天多谢你了。”否则,真的不知道自己所谓的“闭关”的谎言能否骗得过杨昱。

    毕竟,刀下不留人,口中无不真,西夏一品堂的第一杀手窦弗,冷血无情,言出必真。

    “何必。”窦弗轻轻一句,飘散在夜雨之中,却是说不出的哀婉与荒凉。

    “你我之间,又何必如此生疏?”

    望着那消失在雨雾中的身影,窦弗撑着油纸伞缓步离开。

    四周都是雨的滴答声,溅在青石板的洛合城大街上是一片的一瞬即逝的雨花。

    不知走了多久,窦弗手中的油纸伞忽然被一阵风吹了去,竟是挣脱了他的手,在风雨中滚动了几下,才缓缓停了下来。

    “好久不见,窦弗。”

    深邃的眼眸中透着嗜血的杀意,眼中的冰凉似是那昆仑山最高处的冰雪,经年不化,身上的蓑衣滴答着雨水,却遮挡不住那弥漫着的杀意。

    “堂主。”

    窦弗一身白色的衣衫尽数湿去,墨一般的发丝贴在头皮上,却也没有半点狼狈。看着昔日这个操控着自己生死的高高在上的人,窦弗却没了往日里的敬畏。

    “花槿那丫头呢,难不成在家里为你洗衣做饭?”早知道没有女人能不受他美色的蛊惑,就连自己最是忠诚的属下竟也为了美色背叛了自己,真是可恶!

    “不见了。”当日,万葩楼因为扶风阁的事而大乱,结果那被废去了修为的花槿竟还是趁乱逃了出去。后来他也曾留意,却并没有发现她的踪迹,毕竟是一品堂的杀手出身,更是有堂主亲传,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你竟是飞了她的修为?”男子声音微微震惊,被压制了的窦弗如何能反抗花槿,除非有人……

    “哈哈哈哈……这九州之大,竟还有人敢收留于你。窦弗呀,窦弗,难道你忘了你的命还在我的手里吗?”

    忽如其来的雷雨忽然消失,残余的雨滴缓缓从空中落下,顺着那街道两旁的暗沟都流淌了出去。

    一时间夜空放晴,竟是群星闪烁,洒下了一片银辉。

    忽然,一声若有若有的笛声响起,窦弗闻声望去,不禁皱了皱眉头。

    “若是想活命,就别掺和进来。”男子将一身蓑衣褪去,只剩下黑色的紧身劲服,显得身形颀长。

    看着飞身离去的男子,窦弗眼中一丝犹疑,最后却还是朝着原本的方向走去。他,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与之相反的方向,叶墨恢复了原本样貌,看着那阻拦自己去路的几人,“强龙不压地头蛇,说吧,是何方小人挡路?”

    拦住叶墨去路的六人面面相觑,看着那浑似不在意的绝色女子,都点了点头向着叶墨飞身扑去。

    夜色下,叶墨看着一股脑的扑了过来的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三脚猫的功夫,要想拦着我?祁雪鸾可真是越发出息了。”

    说着,叶墨一个躲闪避开了那黑衣人朝着她面门的一拳,怪异的伸手竟是抓住了那黑衣人的肩。叶墨一个巧劲,将那黑衣人狠狠摔在了地上,顿时溅出一片雪白和血红。

    剩下的五哥黑衣人见状动作都是一滞,“这么狠,兄弟们围住她!”

    不知是谁一声,那五个黑衣人竟是梅花五瓣似的将叶墨围了起来,却也并不急着出手。

    叶墨唇角笑意荡漾开,却是不紧不慢的向着黎国驿站走去。

    “扑棱”一声,栖息在屋檐下的鸟儿忽然振翅高飞,让五个黑衣人愣了一下,只是这一瞬间的功夫,五人只觉得脖间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吻上了自己的脖颈,可是那一吻,却是带去了自己的性命。

    看着砰然倒地的五人,叶墨收起了手中的青藤,沾了血的青藤发出浅浅的耀眼的金光,让叶墨有片刻的失神。

    木灵根和金灵根本是相克的,为何自己幻化出来的青藤上竟是隐约有金灵根的属性?

    闪烁了一下的金光消失,叶墨摇了摇头,飞身向着驿站奔去。

    祁雪鸾费了这等心思阻拦自己,必是有所图的,而她最是在意的莫过于东黎沣,难道是和他有关吗?

    想到这里,叶墨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看着近在咫尺的黎国驿馆,竟是罕见的踌躇起来。

    “哎呀,叶姑娘,你怎么弄的一身是血?”

    驿馆前的黎国侍卫看到叶墨这副模样,连忙向着提着灯笼来到叶墨身前。

    “叶姑娘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太子殿下很是担心姑娘安危。”

    没事?只是,这样一来,祁雪鸾,我们之间可就是有了新账了。

    叶墨点了点头,接过了那侍卫递过来灯笼缓步离去。

    那侍卫长吁了一口气,刚放松了精神却被人拍了拍肩膀。

    “小……”眼前,忽然一道黑色的烟雾,竟是钻进了自己的鼻孔里……那侍卫伸手想要摆脱这烟雾,却发现自己竟是没了双手……

    “知道太多的人是不能活在世上的。”

    清冷的女声响起,毫无怜悯的看了眼地上的黄水,祁清迈步向驿馆内走去。不知何时,那驿馆门前又忽然出现两个侍卫,尽忠职守的站在驿馆前,眼神中却是一片迷蒙。

    “雨停了?”

    雪鸾紧紧捏住手里的信,四处张望着却没有看到来人。

    破庙里有些风雨凄凄的模样,让她不禁有些胆怯。

    “怎么,堂堂黎国的圣女竟也会害怕鬼神?”

    嘲笑声响起,雪鸾心神一惊,看着缓步迈进了破庙的男人,壮着胆子说道,“怎么,叶墨不敢来,所以派来了你这么个喽啰?”

    明明和她约好了是酉时三刻的,结果害得她等了大半个时辰不说,竟然还自己不敢来,派来这么个喽啰。

    男子一身黑色劲服,眼眸深邃,正是西夏一品堂堂主。

    “雪鸾郡主虽是黎国圣女,不过这心思上可是连叶墨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你以为她屑于和你争夺东黎沣吗?笑话。”

    男子一脸的鄙夷,让雪鸾心中大为光火,拧着眉头说道,“那她干嘛给我这封……”雪鸾捏着手里的信,扬了扬。

    忽然,那手停滞在半空中。

    一脸的不能置信,雪鸾看着男子惊讶道,“信,是你写的,为什么?”

    男子慢慢逼近了雪鸾,声音却是温和了许多,“因为我要你死!”

    死?

    当初叶墨也曾经想要自己死来着,结果太子哥哥救了自己,只是如今呢……雪鸾有些颓丧的低下了头,“现在连太子哥哥都救不了我了。”

    男子听到这话,不禁大笑起来,“祁玄亭英明一世,怎么会有你这么个脓包的女儿?”

    说着,便是赤手空拳向着雪鸾袭取。

    雪鸾见状,连忙躲开这鹰爪似的一击,她虽是资质出众,可是向来都疏于练习巫术,平日里更是有宣三保护左右……对,还有宣三,她怎么就忘记了。

    “宣三,宣三……”

    男子看雪鸾大声呼喊,脸上的嘲讽更浓,干脆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怎么,郡主忘了信上的话了么。”

    雪鸾闻言,不由确信这信的确是出于男子之手,因为看到这信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酉时三刻,城东破庙,单刀赴会,不见不散。”雪鸾怔了一下,却是一失神的功夫就被那男子擒住了。

    “你难道不知我是谁吗,要是杀了我,我爹爹定当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那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是如此的强悍有力,让雪鸾丝毫不怀疑自己真的会被这个男人杀死的。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38章 雨花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38章 雨花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突然到来的洛合府尹颔首示意。 “不知赵大人有何贵干?” 赵钱孙在外面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可谓是剑拔弩张之势,只是如今这沣太子竟是闭口不提,倒让他觉得一时间有些难办了。 且不说这杀人凶手到底是不是她,只看着沣太子的态度,倒是让赵钱孙有些不好开口了。攥了攥袖袍下的信纸,赵钱孙这才开口道。 “东城破庙发生一桩命案,本官调查之后前来羁押罪犯。” 似乎没有发现赵钱孙的异样,东黎沣挑眉问道,“哦?那倒是赵大人办案神速,不过是今晨才发生的命案,赵大人此时竟是已然知道了凶手......


    下二章预览:...服显得这人竟是与这肃杀的凌烟楼格格不入,可是那脸上的笑意却是十二分的温煦,浅浅的却是能深入每个人的心中。 叶墨看得有些直了,毕竟外界传言西夏太子西陵昊资质欠佳,不过是一副好皮囊而已,只是…… 忽然感觉到手上一阵痛意,叶墨转睛望去,却是杨昱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右手,皮笑肉不笑道,“怎么,墨儿竟是执着于这臭皮囊?为何偏要舍近求远呢,难道本王的美色竟是不能满足墨儿?” 叶墨闻言一笑,却让杨昱觉得自己这话竟是有些突兀了,可却已然覆水难收,“殿下此言差矣,我本就不迷恋这色相,又何来看破呢?......


    下三章预览:...了这一次拜访。 “崆峒左护法负责保护剑圣的安危以及九州武者的统招,而右护法则是历代预言师的弟子,负责保护预言师的安危。” 玄言斟酌了一番,才说出这句话,却也给自己留了几分余地,今天早晨风云轩里发生的事,他也有耳闻。 “也就是说泠霜舍弃了我这么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不去保护,却来保护你这么个糟老头子?大预言师,你觉得泠霜会选择哪一个呢?” 叶墨神色淡淡,却是十二分的嘲讽。若泠霜不是她母亲自幼培养与她的,怕是定会选择第二个,毕竟,习武之人谁不想要一窥这至高境界呢? 偏偏…......


    下四章预览:...历历在目,二阶剑尊的青叶对阵一阶剑尊的苏子恒,龙灵剑虽是祭出,却并未出鞘。 如今龙灵出鞘,那是否宝剑出鞘,血溅三尺呢? 擂台下杨昱依旧是懒洋洋的模样,只是眼神中却多了一丝凝重,“没想到你还真是下了本钱,只是这利息却也不知道能不能收的回呢?” 明明听到身旁的人在说话,可是声音却是这般模糊,泠霜不由提防的看了一眼杨昱,却对上了一双审视的眼眸,丹凤眼中满是从容,似乎无所畏惧。 “泠霜姐姐,主人,主人不会有事吧?” 雨姬有些害怕,虽然知道主人实力高强,可是这样凌厉的剑气,她只觉得皮肤似乎被割下了一片又一片似的,让她难受到了极点。 “放心,没事的。” 泠霜安慰道,却也不禁庆幸,若不是雨姬的打岔,自己能否在那审视下从容躲开呢,就像小姐一样。 难怪小姐从来不和洛王正面对上,果真是如传言所说的。 洛合无双,高深莫测呀。 雨姬依旧有些不放心,胸前......


    下五章预览:...人眼神期许,这家伙倒还不错,是个可塑造的人才,这张嘴倒是挺能说会道的。 “只是呀,可惜了洛王殿下有断袖之癖,虽然青叶公子不过是江湖之人,可是到底也是不世出的高手,郎才女貌,和洛王妃倒是搭配的很呢。” 听到下文,杨昱脸上的笑意一时间收不住了,这是哪里来的好事之徒?竟然妄加评论皇室子弟,他到底有几条命,竟然敢这般说自己? 将杨昱的神色纳入眼底,叶墨眼角玩味着一丝笑意,“殿下,臣妾可也是抢手的很,你说这该怎么好呢?” 杨昱闻言皮笑肉不笑,手中的折扇一开一合很是繁忙,“既是如此......


    下六章预览:...墨一眼,表示自己受宠的很。 “王爷,臣妾还是不要了吧,毕竟臣妾弄脏了王妃的罗裙,还没有赔给王妃呢。” 声音里是怯怯的,似乎很怕叶墨似的。 “那么就由殿下你来赔偿好了,这一批碧落青烟玉罗纱是臣妾花了一千五百金叶子买到的,再加上十个绣娘连夜赶工,好歹也是价值两千五百金叶子的。如今七夕宫宴在即,臣妾可平白无故找不出另一身一模一样的罗裙了,误工费加上精神损失费,殿下财大气粗的很,不如就赔偿臣妾五千金叶子如何?”二十个二百五! 五千金叶子? 她们三人一年也不过五千金叶子的月俸而已!柳如烟顿时横眉怒倒,“叶墨,你土匪呀你!” 不好意思,本人上辈子可不就是土匪一枚吗?叶墨神色淡淡的笑了笑,再度迎上了杨昱的目光。 “如烟,难道本王派去的嬷嬷是这么教你跟王妃说话的吗?” 丹凤眼中凝聚着怒意,杨昱狠狠甩开了柳如烟的手,一下子便将人推到了地上,刚巧不巧柳如烟右手......


    本章精要    异口同声,甚至于同时响起了筷子落桌的声音。

        上官嬛见状一笑,更是心领神会了几分,面上的黑纱轻轻浮动,露出了一片莹白的下巴。

        “小姐可真是捡了个宝,雨姬乖,若是小姐欺负你的话,可千万记得告诉我。”

        泠霜看着那浸水之后一片汪蓝的眼眸,不禁张大了嘴巴,“鲛人族的公主,小姐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什么狗屎运呀,说的那么难听!

        小白立马不满地跳到了泠霜肩头,一个顺溜滑到了她的胸前,很是享受久违了的温软舒适的窝。

        “泠霜姐姐,小白生气了的。”雨姬不好意思的错过了泠霜直勾勾的目光,无声的和小白交流着。

        “小白,狗屎运是什么?”主人说小白是狗狗,那么就是小白的便便咯?可是踩着它的便便走路会很有运气吗?

        满意地长吁了口气,某小白哪里半点生气模样,“她呀,就是脑子缺根筋的,不过她的胸睡着最舒服。”

        那么大,那么软,比主人的旺仔小馒头舒服多了。

        “是吗?”雨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泠霜的胸前,刚一触及却又收了回来,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回味着小白刚才的话。

        浑然不知一鲛一狗的对话的泠霜提起小白的耳朵瞧了又瞧,然后随手往外一扔,拍了拍手笑着道,“是吗,那就让它疼一下,疼的厉害了就不会生气了。”

        沉浸在温柔乡的小白浑然不知怎么一回事,只觉得身子一轻,然后自己就飘乎乎的没了飞在了云端似的。

        “啪叽”一声,小白四脚打滑似的软绵绵的趴在地上,浑身疼得要死要活,直在那里“呜汪”狂吠。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38章 雨花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至尊儒圣

    至尊儒圣最新章节

        玄幻,至尊,魔兽,恶魔

  • 【因与聿】传说

    【因与聿】传说最新章节

        从前,有个血腥传说
        现在,这个充满暴力的传说
        在现实世界出现
        新闻的大学生绑架案和这个传说有什麽关系?
        阿因就竟遇到了什麽事?
        他们会顺利的破案吗?

  • 龙珠之最强神话

    龙珠之最强神话最新章节

        夏亚,重生到龙珠世界成为了一名赛亚人,并且是在贝吉塔星被毁灭的12年前。    且看他从零开始,铸就一段龙珠世界的最强神话。    ps:已完结《龙珠之绫叶传奇》js330

  • 致命囚宠:帝少的天价骄妻

    致命囚宠:帝少的天价骄妻最新章节

        ????初识,她为了完成任务设计他,他说:“女人,我不管你是哪来的,来干嘛的,你只要取悦我就够了,我对你的兴趣久一点,你就能活得久一点。”后来,她多番逃跑反抗,他说:“财富,地位,权利,宠爱,你特么还想要什么?”结果,他不知不觉沦陷,她却始...

  • 荒火战争

    荒火战争最新章节

        这是被诺亚实行了“大破坏”后的未来世界,人类没有了安稳生存的家园。怪物、战车、炮火、赏金、猎人。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看懦弱的少年如何从平凡成为了世界闻名的赏金猎人,看他如何与怪物、冷血党、诺亚展开战斗。在拂晓的地平线上铭刻下胜利吧,赏金猎人们!

  • 闪婚娇妻:权少难伺候

    闪婚娇妻:权少难伺候最新章节

        他是A市最神秘莫测的帝王,她是刚出校门的无害小绵羊,第一次见面,他拉着她,说:“恭喜你即将嫁给我。”她反抗无能,由此,她多了一本红色的小本本,并且还多了一个把她吃干抹净的老公。某女:“我觉得我们应该很严肃地探讨一下关于人权的问题。”某男邪魅一笑,“乖,你智商不够,我们还是做点有意思的事情。”某女气急,“不是说签了约就睡觉的嘛!”某男倾身而下,“就是‘睡’呀!”

  • 都市之科技大爆炸

    都市之科技大爆炸最新章节

        大四学生许墨,偶然获得进入观察者文明图书馆的权限,由脑机接口技术起步,开启黑科技制霸全球模式,碾压全球科技巨头,颠覆一个又一个行业,引领地球文明发展,将我们所想象的一切科技,都变为现实!

  • 百鬼都市

    百鬼都市最新章节

        地府崩坏,妖鬼横行。这背后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且看杀手裴子幸带我们走近真相。哦……他没什么兴趣。emmm……没关系,我才是作者。要不然让他被追杀?要不然让他被萝莉缠身?要不然让他恋上一个骷髅?女装么,就算了……毕竟是主角,咱也不能往死里玩。这是青蛙第二本书,有完本书籍《百鬼众魅图》可食,好吃不贵,欢迎观看。

  • 最多阅读:混沌八皇全文阅读寨主嫁到全文阅读诸天万界大穿越全文阅读重生之神帝归来全文阅读冰魂王座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