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凤翔九天万万册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26章 冷冷的笑意

类型:玄幻魔法 作品:凤翔九天 作者:水木清华 字数:1352314 编号:754709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出来,所以这恶蛟腹内的臭味叶墨能够忍受,而小白则是叫苦不迭。 “什么东西,竟然在我腹中?”恶蛟正追逐着杨昱,忽然察觉到体内异样,不由大声吼道。 这一吼不要紧,那食道上粘附的黑色颗粒都晃了几下,摇摇欲坠模样吓得小白连忙又躲了起来。 “你才不是东西你,你全家都不是东西!”小白憋在叶墨胸前大吼道,只是觉得自己这样似乎太没气势了,干脆把自己扒拉出来。 “小家伙,竟然学我?”叶墨低声一笑,而且声音竟是乱真了,她家的小白到底有多少潜质,改天她可要好好开发开发。 恶蛟没想清楚自......


    上二章提要:...心神俱碎,魂飞魄散! “我来。” 阻拦了正要弯腰的叶墨,窦弗上前一步,再度用神识去勘查,却还是遇到一片朦胧模糊。 “不用白费气力了,这里既然布下了困玄阵,怕是除非你是大荒境的人才能够用神识探测。” 被一语道出了心思,窦弗也不觉尴尬,刚要去看这一堆破铜烂铁中有什么宝贝时,却感觉到这密室之中竟是有异样的气息波动。 “什么人!” 两人异口同声,不约而同转头看向那堆骷髅头,心里都警铃大作。 之前,她(他)竟是没察觉到那里的异样! “哈哈哈哈……”猖狂的笑......


    上三章提要:...头上掉下来的“艳福”,众人可谓是羡慕嫉妒恨呀! 谁不知道棠院的白玉棠白公子是何等的心高气傲之人,这九州大陆慕名前来的不计其数,可是能踏足棠院的却仅仅五人而已。 今日,这夜华姑娘成了这第六人,不禁让人遐想纷纷。 “就是你,爱去不去!” 花槿看着这样貌普通的女人,眼神里闪过一丝杀意,竟然破坏了他的琴曲,这丑女人,当真可恶的很。 “花槿,不可无礼。”温声似水,响彻在这万葩楼,静谧的力量似乎阻挡了所有的喧嚣。 可恨!花槿看了一眼二楼的棠院方向,眼睛里闪过一丝愤恨以及......


    上四章提要:...紧护着叶四小姐,而与泠霜对战的两个黑衣人显然武艺高强,泠霜应付地很是费力。 叶墨伸手想去帮忙,手臂空荡荡地支楞在那里,愣在了那里。 还真是庸人自扰…… 苦笑一声,笑意还蔓延在唇角,却看到有人破窗而入。 “就算有人帮你,可是小姐,你今天非死不可!” 叶墨望去,看那黑衣人身形颀长,虽是看不到黑布遮掩下的模样,却也知道这人十分嚣张,让她十分不爽! 梦汐护着叶四小姐,往右退了两步,只是这黑衣人竟是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她不过是幻师身份,面对这召唤出了剑灵的剑客,多少有点怵得慌。 一旁打斗中的泠霜见状不由心急,被那两个黑衣人逮着机会,左臂中了两招,顿时鲜血淋漓。 叶墨看着这厢泠霜处于下风,那边叶四小姐和梦汐被那黑衣人逼到了窗边。 不知何时,窗外的雨势减弱,刺骨的春风从外面吹了进来,带动着衣衫飞舞。似乎下一刻这两个弱质女子就会被这春风带去,羽化飞升…......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展开+

    眼前是一片黑暗,纯粹的夜色也不过如此,只是夜色下终有星辰点缀,而自己的视野里却只是一片黑暗,黑暗而已。

    “姑娘不必介怀,你只是中了冥魂散而已,待我找到解药就能医治好的。”

    冥魂散,那可是南唐的苗疆最善用的毒药,向来是月夷宫的不密之穿,为何却被用在了这弱质女子身上?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只是我的伙伴不知现在身体如何?”

    记得雨姬的鱼尾似乎消失了,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墨对于自己的失明并没有什么好介意的,毕竟能从这茫茫东海逃生捡回一条性命,她已经很是满足了。

    “那位姑娘身体有些虚弱,倒是醒来了几次,如今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昏睡着,姑娘不必担心,我已经为她诊治过了,并无大碍的。”男子声音响起,宛如那琴声飘渺,泠泠琴音足以安抚所有躁动的心情。

    “没事就好,叶墨多……”

    “太子殿下,药已经煎好了。”温柔的声音打断了叶墨的话,却让叶墨一下子就明了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太子殿下,年轻的男子,这九州大陆除了黎国太子东黎沣和西夏太子西陵昊,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而西夏太子此时应该还在王都天水城,那么于东海救了自己的就只能是这海上黎国的太子,与苏程、蔡斌同为文坛魁首的东黎沣了。

    誉满天下东黎血,九州无不慕沣郎。声名之响,也唯独洛合双璧的杨昱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叶姑娘,难道知道了我的身份,害怕我对你不利吗?”

    声音中带着戏谑,东黎沣看着青瓷碗中黄褐色的药汤不由笑了笑。这药的确苦的很,可是……

    “怕苦不行吗?”叶墨皱了皱眉,浑然不知自己这副模样活脱脱的小女儿姿态。

    她最是讨厌的就是吃药了,无论是当初的药片还是如今的汤药,都讨厌的要死。

    东黎沣无奈摇了摇头,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苦笑,他怎么就忘了,就算是这几日来这人一直在昏睡,可是为了灌下这汤药可是毁了他三四件锦袍了。

    “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中了冥魂散却还能活下来吗?”

    趁着叶墨一愣神的功夫,一勺汤药已经灌到了她嘴里。

    若是以往,他又岂能得逞?可如今的叶墨可谓是任他欺压,毫无反抗能力了。

    毕竟,冥魂散可是比回还草、燕云丹更为霸道的毒药!

    “我可不觉得你会是把药吐了的人哟。”东黎沣脸上闪过一丝狡邪,竟是有他都不知道的生动。

    叶墨又是一愣,东黎沣何等样人她可是听了不少的传闻,为何自己今日听闻的却是大相径庭?

    趁着叶墨愣神的功夫东黎沣又是送进了一勺汤药,脸上是奸计得逞的狡邪,“其实你该感谢的倒是手上的那串佛珠,若不是它,怕是就算我找到了你们,也不过是几具尸体而已。”

    小白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东黎沣的束缚跳到了叶墨胸前,很是怀恋地蹭了起来。呜汪,果然还是主人的胸舒服。

    叶墨手心一紧,摸了摸那手腕上的佛珠不由想起了澈丹那个酒肉小和尚。

    “是吗?”

    东黎沣看她神色惨淡,也不便多问只是摇头叹息了一句,“佛法加持,自是能护人平安。”声音里有淡淡的失落,似乎勾起了什么伤心事似的。

    “那她岂不是死定了?”

    声音里透着莫名的喜悦,华妃忽然间揽住了燕王的脖颈,“既然她都死了,为何王爷还这么闷闷不乐呢?”

    自从玉华宫意外坍塌,华妃就搬到了采薇宫中。只是采薇宫地处偏僻,而桓帝向来对后宫宠幸不多,倒是方便了这两人幽会。

    “难道王爷觉得那臭丫头还能在茫茫东海捡一条性命吗?”华妃眼中闪过一丝怀疑,她不相信那丫头还能这么好运,断肠谷没能杀了她也就罢了,这东海恶蛟自爆还能炸不死她?

    那臭丫头从来都是要被自己欺侮的,这次一定死定了的,一定!

    “雁儿你说的倒也是。”对于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燕王笑了笑,蛇蝎尤物,倒是比家里那妒妇有趣多了。

    燕王的大手微微用力,惹得华妃不由一声娇呼,连连求饶道,“王爷,奴家错了,你就饶了奴吧。”

    燕王却是笑了起来,“小妖精,你还真是够滋味!”

    比那万葩楼的红娘都知道如何引勾男人的心,只可惜自己的皇兄不知道怜香惜玉,把这么一个美人留给了自己。

    “王爷,雁儿可是爱慕王爷,这才……”

    甜腻的声音忽然被那裂帛声撕裂,华妃朱唇流连在燕王胸膛前,脸上却是一丝冷冷的笑意。

    男人,想要的不过是她的身体而已。

    一阵戏弄,燕王正是兴致勃发之时,却听到外面一阵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

    顿时,沉迷在寝殿的两人一身冷汗清醒了过来。

    “他怎么来了?”

    异口同声,燕王连忙收拾了自己的衣袍,却也不禁瞪了华妃一眼。

    他现在可是谷欠火焚身,却偏偏……

    却不知华妃更是窘迫,刚要找衣衫穿上,却听到燕王一阵低吼,“快去浴桶里。”

    说着,自己已是抢先躲在了浴桶中。

    华妃不是笨人,顿时明白了自己如今衣衫凌乱不说,就连发髻都散乱不已,若是被桓帝逮住了,那可就是……

    “啊……还不来人把那笨猫给本宫抓住,竟然撕坏了本宫的衣服,当真是可……啊,皇上,臣妾失仪,还望皇上见谅!”

    看着那花容失色,连忙用浴巾挡着胸前风光的人,桓帝神色间闪过一丝诧异,“怎么自个儿在这沐浴,也不说让宫人伺候着。”

    华妃看暂时瞒住了桓帝,心里安稳了些许,这才不缓不忙道,“臣妾只是觉得忽然间有些闷热,这才无聊在寝殿沐浴,御前失仪,还望皇上恕罪。”

    若是没有身下这人,如今时刻能把桓帝拐上自己的床榻可谓是再好不过,只是……华妃心中千思百转,却还是没有站起身来。

    “这样呀,下次记得让宫人伺候着,对了,洛王说叶墨在东海失踪,朕想你们姐妹情深,若是瞒着你倒也不……”

    “什么?”华妃突然站起身来,一脸的惊讶,恍若自己当真与叶墨姐妹情深一般。

    “皇上,墨儿她……”眼角忽然挂着泪水,顺着那脸颊流了下来,一副梨花带雨模样让人好生怜惜。

    可桓帝看着那玲珑身姿却是无动于衷,只是扯了扯唇角,“洛王说虽是失去了踪迹,倒也不无生还的可能,爱妃你且宽心。朕还有要务要处理,你好生休息一下。”

    华妃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浴桶里,似乎连桓帝的离开都没曾察觉一般。

    良久,燕王忽然将那身躯揽在了自己怀中,低声桀桀笑道,“没想到雁儿你演技倒是越来越好了,这般姐妹情深,就连本王都险些被你骗了过去。”

    华妃埋首在燕王胸前,手指勾勒出一个个简单的花纹,“是吗?王爷骗雁儿玩呢。”

    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为什么自己竟是吸引不住他的目光,明明燕王对自己的身体根本无从抵抗的!而且,他来看自己竟是因为那臭丫头的死讯,自己就真的那么不值得回眸一顾吗?

    燕王被这声音拨撩的心肝一颤,只觉得胯下一热,已是抵住了华妃的玉腿。

    “那我们今天水中嬉戏,可好?”

    寝殿外已是初夏节气,梁久功拿着那一幅被撕裂了的罗衣跟随在桓帝身后,眼中闪过一丝惋惜。

    皇上,他太苦了。

    “去把这调查清楚,这两日太后也该回宫了,记得吩咐宫人把月秀宫打理好,还有去青宁院告诉叶墨的那个丫头这消息,把她情绪安顿好。”

    桓帝声音依旧是稳稳的,似乎刚才自己在那白玉般的胸前什么瘀痕都没看到似的。

    “是,只是听说洛王殿下似乎情绪暴躁的很,皇上是不是去王府看望殿下一番?”

    梁久功犹豫一下还是低声说了一句,毕竟皇上最是疼爱这个兄弟了。

    忽然,桓帝停下了脚步,盯着梁久功良久,才缓缓说道,“有些事,说破了就不好了。”

    意有所指,让梁久功在这初夏的闷热里不由一身冷汗。

    “主人,雨姬已经好多了,只是雨姬自作主张,还请主人责罚!”

    跪倒在地的雨姬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毕竟这泣泪成珠若被别人瞧见了,对主人而言有害无益。

    “傻丫头,难道是怕我保护不了你吗?”虽然如今自己的确很是虚弱,但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就算是有人要对自己不利,那也要付出代价,血的,甚至性命!

    雨姬连忙抓住了叶墨的手,生怕她摔倒似的搀扶着。

    “化尾为足,痛吗?”感受到周遭的静谧,叶墨低声问道。

    美人鱼为了能成全自己最后的绮念,硬是舍弃了她最是美丽的尾,每一个旋转漂亮的舞步都是走在刀尖上的疼痛。当初自己还讥笑美人鱼的不值得,却不想今时今日,有人为自己忍受着这痛楚。

    “不痛的。”雨姬脸色依旧有些惨白,笑容都带着虚弱。

    怎么会不痛呢?可是只有这样才能隐瞒自己的身份呀,比其性命来,这点痛真的不算什么的。

    知道她欺负自己看不见,叶墨摇了摇头,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抓着雨姬的手问道,“东黎沣,他的眼眸是不是,蓝色的?”

    断肠谷底,就曾经是那么一抹湛蓝救了自己的性命。

    记得东海上最后的印象便是那两点蓝色的眸子,在自己那昏暗的世界里,却是那么的闪亮夺目。

    可是,如今叶墨却有些不能确定。

    世人传言黎国太子东黎沣风华绝世,红衣倾城。

    世人传言黎国太子东黎沣文质彬彬,斐然君子。

    世人传言黎国太子东黎沣清心寡欲,不近女色。

    可是她所认知的东黎沣却那么狡猾,哪里有世人所说的半点君子如玉,温文端庄?

    “怎么出来了?”

    声音里有微微的指责,叶墨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感觉到那陌生气息的靠近,以及浓烈的苦涩的汤药味道。

    “怎么又是这么苦的汤药?”

当你看到这部巨作小说【《凤翔九天》】之 第26章 冷冷的笑意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水木清华】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花费很长的时间创作此书喜欢此书一定要支持正版购买喔 【万万册小说网】的这一本【《凤翔九天》】之 第26章 冷冷的笑意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的作品!





    下一章预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我是整日里偷窥主人的萌兽小白的说——“郡主,太子殿下虽然对那女人很好,可是郡主你才是未来的太子妃,不必把她放在心上的。”祁清看着黛眉紧皱的雪鸾,低声安慰道。 静立一侧的宣三闻言不禁眼中精光一闪,冲着祁清狠狠撇过去了一眼,警告意味分明。 可是看着雪鸾因为祁清一句话就露出了笑意,宣三不禁拳头紧握。 是呀,他怎么就忘了黎国的圣女向来都是要嫁入皇室的。雪鸾她作为圣女,自然也不无例外! “那是,爹爹说过我到了十八岁才能嫁入太子府,只是那女人明......


    下二章预览:...势不在,若是这三连弩能为朝廷所用,那么…… “莫将军倒是算盘打得精,今个儿就卖了将军这个面子,来日我这三连弩营造之法出售之日,定会有北汉的一席之地的。” 莫虎原本闻言一笑,可是听着听着却发现这夜华竟是什么也没有给承诺,他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见那蓝色的衣衫翩跹,竟是飘然离去了,身后是上官嬛那一身漆然的黑色,却是说不出的高贵,就算是粗衣烂布在她两人身上,也遮挡不住那耀眼的光华。 “真可惜,那么本王也告辞了。” 东黎沣收到那刺眼的笑意,唇角微微勾勒,洛合无双,北汉洛王果真是名不......


    下三章预览:...丝嘲笑,却是不由的确定了这个答案。 瞬间,澜衣的脸色就彻底黑了下来,“既然殿下抱得美人归,那么澜衣还有何用处?告辞!” 说着澜衣就要离开,叶墨见状却是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澜衣公子何必作恼呢,殿下心里可是从来把公子放在心上的。” 澜衣闻言不由皱了皱眉,一张脸上写着明显的恼怒,“叶墨你别欺人太甚,既然今天他能始乱终弃与我,你觉得你又会得他几时恩宠?” 指着自己的脸,澜衣失声笑道,“你以为你这张脸能够永远的青春常驻吗?别妄想了,一旦你人老珠黄,却也不过是色衰爱弛的结果而已。......


    下四章预览:...为何竟是不见了踪迹呢?”以致于,竟是左护法和另一位武道高手参与,饶是杨昱智计百出,却也看不透玄言下的这局棋究竟是何意思,而崆峒剑圣——夜华,如今她又身在何方? 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光亮,只是再去捕捉时却已经晚了。 “殿下,听说那崆峒剑圣可是个厉害的角色,小心碰到她,你就要另辟蹊径,练习那葵花宝典了。” 叶墨咯咯笑道,那倾城容颜上更是说不尽的万千风情。 “葵花宝典?”杨昱琢磨了片刻,不自觉的呢喃出声,似乎他并没有听说过这宝典什么的,难道是…… 深邃的目光投射到叶墨脸上叶墨却罗帕轻掩唇角,声音很是低迷,“殿下可知,这葵花宝典的修炼要诀?”说着,不待杨昱反应,叶墨接着说道,“正是‘欲练此功,挥刀自宫’呢,殿下若是修炼这等神功,怕是最最恰当不过了。” 想到洛合城乃至整个北汉,甚至于九州大陆的传言,叶墨脸上明媚的笑意更是多了几分。 杨昱玉白的牙齿狠狠敲打在一......


    下五章预览:...讨厌死了…… “怎么,对本妃不满?”沈嘉音看到身侧这貌美纯真的侍女不禁心头微微怒火,如今不光是叶墨那贱人比自己年轻貌美,就连身边的侍女都这么的绝色,还真是恼人的很! “雨姬不敢。” 雨姬声音闷闷的,很是不愿意搭理沈嘉音。 主人也是王妃呀,就没有这么嚣张跋扈,让人讨厌。 “不敢,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本妃说话!” 平常这些丫环侍女的看到自己,哪个不是低眉顺眼的,就算是汉宫里的却也没这么嚣张!眼前这个长了副狐媚样子不说,还这般对自己无礼......


    下六章预览:...金嬷嬷可是教导了的,只是殿下难道忘了,臣妾如今可是还没嫁到洛王府哟。所以嘛,咱们俩自然都是婚前自由的,不是吗?” 婚前自由?杨昱闻言一笑,却是低头偷了个香,“那也要看看你这个小野猫能不能逃出本王的手掌心呢?” 看着潇洒离去的杨昱,叶墨黛眉一挑,“滚你丫的小野猫,你全家都是小野猫。” 只是心情却也是明朗了许多,自由,从来不是依靠别人的给与,自己挣来的才是自己的,不是吗? 这一点,她早就该明白了,早就明白了。 ——我是呜汪嚎叫着希望出场的小白的说——“倒是不知沣太子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东黎沣看着那如妖似仙的俊颜上一闪而逝的喜悦和那唇角的淡淡的色泽,原本略有些焦急的神色却是一松,本就不是自己的,难道真的能求得来吗? “是本宫冒昧打扰,不知叶墨她伤势如何,可有大碍?” 本打算一听到消息就来看望的,只是宣三的比试却是接踵而至,他根......


    本章精要    眼前是一片黑暗,纯粹的夜色也不过如此,只是夜色下终有星辰点缀,而自己的视野里却只是一片黑暗,黑暗而已。

        “姑娘不必介怀,你只是中了冥魂散而已,待我找到解药就能医治好的。”

        冥魂散,那可是南唐的苗疆最善用的毒药,向来是月夷宫的不密之穿,为何却被用在了这弱质女子身上?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只是我的伙伴不知现在身体如何?”

        记得雨姬的鱼尾似乎消失了,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墨对于自己的失明并没有什么好介意的,毕竟能从这茫茫东海逃生捡回一条性命,她已经很是满足了。

        “那位姑娘身体有些虚弱,倒是醒来了几次,如今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昏睡着,姑娘不必担心,我已经为她诊治过了,并无大碍的。”男子声音响起,宛如那琴声飘渺,泠泠琴音足以安抚所有躁动的心情。

        “没事就好,叶墨多……”

        “太子殿下,药已经煎好了。”温柔的声音打断了叶墨的话,却让叶墨一下子就明了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太子殿下,年轻的男子,这九州大陆除了黎国太子东黎沣和西夏太子西陵昊,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而西夏太子此时应该还在王都天水城,那么于东海救了自己的就只能是这海上黎国的太子,与苏程、蔡斌同为文坛魁首的东黎沣了。

        誉满天下东黎血,九州无不慕沣郎。声名之响,也唯独洛合双璧的杨昱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叶姑娘,难道知道了我的身份,害怕我对你不利吗?”

        声音中带着戏谑,东黎沣看着青瓷碗中黄褐色的药汤不由笑了笑。这药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凤翔九天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26章 冷冷的笑意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

    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最新章节

        换了新工作,谁料新任的顶头上司竟然是她睡过的“男公关”?!
        她逃,他追,原以为不过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谁知道——
        “混蛋!为什么不戴套!我怀孕了!”
        “……不是我的。”
        “混蛋!你竟然敢不认账!我什么第一次都给你了!你个混蛋!”...

  • 凌天剑神

    凌天剑神最新章节

        武林第一天才凌尘,因宗门遭逢大变而修为尽废,武功全失。在命悬一线之际,凌尘偶得武林神功《凌天剑经》,废脉重修,从此通剑道,凝剑心,悟剑意,终成一代剑神!已有长篇完本作品《剑之帝皇》、《天界至尊》,人品有保证!js330

  • 豪门隐婚:国民女神带回家

    豪门隐婚:国民女神带回家最新章节

        一纸契约,将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人牵扯在了一起。
        他是帝神太子爷,权倾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世人皆传他心狠手辣、无心无情。
        却唯独爱她深入骨髓、宠她入骨......
        她是他一生的执念,亦是他...

  • 一念情深如许

    一念情深如许最新章节

        婚前,首长大人说了,他是军人,没时间谈情说爱。
        首长大人还说了,跟他结婚要耐得住寂寞,军婚不能离婚。
        余念答应他,反正她嫁人是无奈之举,首长大人忙就忙,她乐得清闲。
        婚后,首长大人会不会太清闲了一点?
        余念不淡定了:“你不是很忙吗?...

  • 田园小福妻

    田园小福妻最新章节

        方灿灿穿越成了乡下的小寡妇,还有了一个便宜儿子,相公上了战场从此便没有丝毫音讯。
        被婆家给扫地出门,栖身破庙五年。
        看着可爱的儿子她欲哭无泪,从此咱们娘俩相依为命了。
        扮猪吃老虎让想要欺负他们母子的人自食恶果,做点儿小生意,养好小包子...

  • 崇祯聊天群

    崇祯聊天群最新章节

        崇祯二年末,只能和当下人聊天的系统,向魂穿崇祯皇帝的胡广下达了第一个任务:给京师城外十万建虏大军一个教训!
        胡广:你这垃圾系统,只能聊天,就让朕给城外的十万建虏大军一个教训,这实力差距,你疯了么?

  • 虚拟世界入侵现实

    虚拟世界入侵现实最新章节

        请大家支持新书《我有一只旅行青蛙》
        吕布:凌云,你已知晓入侵规则,天涯海角,我要取你项上人头!
        凌云默默地将刚买的天涯海角景区的门票收了起来。
        潘金莲:哥哥要是有心,便请饮了这杯残酒。
        凌云:不许开车,这属于酒驾!
        孙悟空:凌云,...

  • 绝色总裁的近身杀手

    绝色总裁的近身杀手最新章节

        国际一流杀手,天榜红人,却遭好友背叛,无奈回归华夏,隐姓埋名。本想安安分分的卖个盗版光碟,谁知道却受到了各种美女的追求。我是真的想要低调,可惜一个个美女却不允许。当他开始装逼的时候,恶少臣服,美女迷醉,这个世界开始变得不平静。

  • 海贼之金色狮鹫

    海贼之金色狮鹫最新章节

        为了复仇,艾伦加入了堂吉诃德家族,成为了一名海贼!

  • 最多阅读:都市最强战兵全文阅读重生毒妃:腹黑嫡女邪魅王爷全文阅读三国超神升级系统全文阅读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全文阅读废土国度全文阅读 好看的玄幻魔法排行榜完本推荐